<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1. 迪文小說網 > 都市青春 > 都市之我為宗師 > 第六百五十四章 龍王,龍遁!
          大雪下,王青簾正視孫長寧。

          “如果你答應了,那么我就真正傳你奇門遁法!”

          “龍虎風地鬼!”

          王青簾開口:“道門九宮,本來保留九法,正是奇門九遁,可如今還有幾宮留存,又有幾宮尚在?”

          “純陽宮塌,重陽宮爛,閣皂宮凋,就算是茅山也換了三番,多少年浩劫,它們保留的遁法自然消失,奇門遁甲,由奇、門、遁、甲四大道宗組成,所謂奇者,乃指三奇,所謂門者,喚作八門,所謂遁者,正是九遁,所謂甲者,則是六甲之術!”

          “如今九遁之法,龍虎山天師府掌天遁道,崆峒山軒轅宮握人遁道,青城山常道宮執神遁道,華山鎮岳宮存云遁道,剩余五道遁法失傳,但如今盡在我手!”

          孫長寧聽著王青簾的話,問道:“道門九宮保留九遁之法,自兩千五百年前老聃大圣西行,后張道陵天師創立道教,九法已輾轉多年?”

          “純陽宮,重陽宮,閣皂宮,茅山,常道宮,軒轅宮,天師府,鎮岳宮.....還有一處,是峨眉山?”

          王青簾望向孫長寧:“峨眉山虛陵宮......如今亦有許多說法,我就不一一而言了,畢竟都已隨風而去,成為遺址破落之處。”

          孫長寧問:“九宮之中,沒有武當山?”

          “本是有的,但如今的武當,并非千年前的武當,重陽宮中本留存的風遁道,就是武當山保存的。”

          “唐代貞觀,公元67年至649年,為祈雨,唐太宗李世民喚武當節度使姚簡應詔,立五龍祠,乾寧年間,武當山列七十二福地第九位。”

          “但后來的武當,由于一些變故,轉移了遁道,原因之根,正與宋代王重陽先師所立的重陽宮有些關系。”

          王青簾開口:“如今武當仍舊執天下道門牛耳,幾與龍虎山平起平坐,雖沒有遁道在其中,但有六甲之秘放置,亦是我道門重地,況且武當張三豐先師有再造峨眉之恩,凡我峨眉殘留弟子,皆不敢忘記。”

          孫長寧:“再造峨眉?”

          王青簾:“洪武年間,張三豐先師來到峨眉山,當時峨眉道家式微,佛門鼎盛,先師yù扶道而起,甚至一人闖入佛門伏虎寺,在其廟堂之上題下唐宋狂詩,以斥佛門侵占之事。”

          “先師所言,三教同源同法,儒者行道濟世,佛者悟道覺世,道者明道度世,此言記于《大道論》中。”

          “永樂之年,先師喚數位仙山道客來至峨眉重新傳道,雖然不曾振興古宮天闕,但亦是不曾讓佛門徹底毀去道門,如今還有道觀留存峨眉之山,全靠張三豐之恩。”

          王青簾笑了起來,但當中卻有怒意。

          “白云禪師立伏虎寺,本意是濟世度人,但他那一派后徒收的都是什么貨sè!峨眉金頂摘了,如今換了主人,世人只稱菩薩,誰還記得當年的仙家!”

          “伏虎寺啊,伏虎寺!伏虎伏虎,這虎,到底說的......是誰啊!”

          孫長寧一下子就明白了,原來是這么回事,難怪當初水龍會時,武當老道士賀有名聽說自己是道派武人,立刻便陣營傾斜,后來知道是峨眉山客,更是暗中頗有照顧,包括大龍爺也是如此,原來貓膩是在這里。

          張三豐,在歷史中是隱仙派的人物,這一脈是老聃嫡傳,講究無為不爭,而張三豐在隱仙派的地位可謂崇高無比!

          老聃為隱仙初祖,尹喜為二祖,三祖是麻衣子李和,四祖則是大名鼎鼎的陳摶老祖。

          五祖為陳摶老祖弟子火龍真人賈得升,而六祖,就是張三豐。

          從頭至尾,張三豐都是道家人物,根本不是某本小說中所說的,是佛門少林寺的挑水弟子,事實上,張三豐一生有沒有去過少林寺都是兩說,而峨眉山伏虎寺,他是真的去砸過場子的。

          孫長寧對這些不甚了解,此時聽王青簾講完,沒有半點遲疑,直接道:“我愿意跟隨師傅修行。”

          王青簾看著孫長寧:“兄弟!你可想好了,一入道門,終身道人!”

          孫長寧笑:“又不是不能娶妻生子,再說了,師傅身為道人,不也常年在外,我權當是為了復興一處武館,師傅之恩,不敢不報,當年引路之人,如今我總要為你做點什么的。”

          王青簾微微動容:“做點什么....么。”

          孫長寧:“敢叫天地換新顏,我在這里,我所見到,我能做到。”

          王青簾嘆息:“古時候師傅恩情重,如今不過是教導一些把式罷了,我當初也沒有交給你多少厲害的拳法,那白猿接箭還是我師兄傳給你的。”

          “不成我門,不得我道,歷來規矩就是如此,可如今你這么說,我卻覺得受之有愧。”

          孫長寧笑了:“投桃報李的道理我還是知道的,師傅,我可是紫華的大學生,文化水平可是很高的。”

          “哪怕是做生意,你在我迷茫時給予我一點方向,那就如迷霧之海中的光芒,如果沒有拳法,我未必能走到今天,說實話,大學也是拳法給我帶的路子,真的是......很巧合。”

          “我適合這一條路,再換句話說,哪怕是我不想干了,等我從武林離開,有道門這顆大樹,也沒有人敢動我不是么?以前我遇到的那個老道說的好,一樹生得萬朵花,天下道門是一家。”

          王青簾聽完,哈哈大笑起來。

          “投桃報李,投桃報李.......投我以桃,報之以李。”

          “有心栽花花不活,無心插柳柳成蔭!”

          他猛然看向孫長寧,似乎是又下了什么決心。

          雙手突然攤開,隨后握在身前,那居然躬下身子,對孫長寧行了一禮。

          “師傅,當不起!”

          孫長寧頓時一驚,而王青簾此時直起身子,道:“還是我膚淺了,妄圖用師徒這種關系拉你踏入我的戰車上,曾經我可以與你談笑風生,但如今,不行了。”

          “你終究也已經是一位大宗師,境界雖不如我,但地位已近似平起平坐。”

          “道友,我該如此稱呼你。”

          王青簾笑了起來,而后深呼吸一口氣,猛然開眼!

          一股震動光與影的力量升騰起來,他腳下的雪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融化,直接蔓延到半條街道之上!

          何等灼熱與澎湃,簡直如同一尊太陽!

          “你已為人世宗師,早非曾經少年,我愿贈你一遁!”

          王青簾直視孫長寧:“既為龍王,為何不修龍遁之道!”(未完待續)
      88赛马玩法

      <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