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1. 迪文小说网 > 都市青春 > 俗世地仙 > 719章 甩手掌柜不甩手
          蜀川的白天似乎刚刚入秋,但在京城,天气稍稍阴沉些,便会有深秋的寒凉。

          上午九点多钟。

          温朔从学?#35946;?#19978;完一节课出来,又到杨景斌教授的办公室里,讨论了一番杨景斌老师最近的研究成果。无非是一些出土文物上的符文、铭文,其具体代表的含义,从而结合其它相关方面的资料,推导出那个历史时期的文化、信仰等等知识,如果能将一些历史时期的断层,重大事件、人物的空缺补齐,无疑是最大?#30446;?#21476;和历史研究的成果。

          借助于互联网的飞速发展,这类讨论其实完全可以通过邮件来完成。

          但杨景斌还是更倾向于当面谈论。

          而温朔,很多时候因为太忙所?#38405;?#20813;对此心生厌烦,不过,他每每都会告诫自己,和杨景斌当面交谈,只有益处没有丝毫的坏处。

          更何况,又有人情所在,杨景斌老师是真心为他好。

          从杨老师的办公?#39029;?#26469;时,已经快十一点钟了。温朔和张坚打去电话,让他开摩托车过来接,赶往朔远网络?#38469;?#22521;训学校的新校区。

          虽然黄芩芷、彦云从没有因为他当甩手掌柜的行为而有过任何的不满,但温朔可不想尽情地挥霍他人对自己的迁就,不论是谁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绝对的无?#21073;?#27599;个人对另一个?#35828;那?#23601;都不可能是无止境的。

          说你胖你就喘,夸你高你还垫脚……

          那么你就是个蠢货,而且是极度没有人情味儿,自私狭隘情商极低的蠢货。

          所以胖子在生活?#26657;?#23613;管总会刻意地把自己表现出想要做甩手展柜的懒散模样,可事实上事无巨细无不了解,从而让他的朋友、合作者、下属,都乐意与他共事。

          另外,向来谨慎小翼的他,也不?#24066;?#33258;己对公司的事务不了解。

          因为那会让他不安,让他感觉?#34892;?#20107;情会失去掌控。

          忙过这几天,还得再去趟中海?#25512;?#20964;山不是公干,而是私事。

          他要找荆白和巩一卦,讨论关于血咒婚约中诸多的疑点。

          这很重要。

          不搞明白的话,温朔心里会一直惦念着、纠结着、琢磨着……

          新校区大体的装修已经完成,剩下的就是布线、采购设备仪器安装,以及教室、学生宿舍、教师宿舍的床铺、桌椅等的采?#28023;?#27700;暖安装等等。

          西北角原先那片大概不到两百平米的地?#21073;?#27491;在快马加鞭地建造一幢?#35838;蕁?br />
          ?#35838;?#24314;筑材料选用了质量最好的彩钢瓦。

          比之普通的砖混结构肯定是要昂贵些,但好处是施工方便快捷,而且价钱到位,整体选择质量最好的彩钢瓦,?#26159;帷?#39640;强、抗震、防火、防雨、寿命长、免维护、卫生,而且色泽可供挑选,一?#28201;?#25104;后基本不需要再进行墙面涂层。

          与此同时,内部?#32771;?#30340;布局设计、建造也都方便得多。

          曾经的东云警局?#26412;?#38271;徐从军,此刻穿着迷?#19990;?#20445;服,撸起袖子搬砖和泥当小工虽然建房他搭不上手,但詹东亲自过来建造?#23616;?#28903;饼的吊炉,他就帮得上忙了。

          那家生意不怎?#26149;?#30340;小卖店,已经连货带店全部?#35848;?#20102;隔壁的蔬菜水果店。

          干了俩月,赔了四万多……

          其实也难怪,当初?#35009;?#37117;不懂的徐从军高价把小店盘到手,结果生意不好再想盘出去,也只有那家蔬菜水果店的老板接手,人家当初本就打算低价入手,正如温朔曾经分析的那样,蔬菜水果加上日常生活用品的小超市,在那样的地理位置下,才能把生意做起来,谁曾想被徐从军横插了一杠子?

          得,徐大?#26412;?#38271;这次赔钱还被人看了笑话,也算是学了个昂贵的教训吧。

          好在徐从军的性格使然,赔钱了认!

          干脆利落不拖泥带水,也不会为此就闷闷不乐整天憋屈,哪怕这四万多块钱,等同于他以往一年的工资收入。哪怕是,这四万多几乎干掉了他一半的积蓄。

          当初老?#25490;?#20799;被害,法院本可以判决白家给予一定的经?#38376;?#20607;,但由于在这之前白红升被抓,几乎所有的财产都被罚没抄收,法院又不能?#24656;?#26089;已自立户头的白?#39029;?#23376;赔偿,至于白家的二儿子,更没有?#35009;?#23384;款和稳定收入。

          若非最终处于各方面的综合考虑,东云官方给予了各种?#35838;省?#34917;贴、报销,徐从军现在别说存款了,还得背一屁股沉重的外债。

          如今时来?#20439;?#24453;新店开业……

          肯定能赚到钱的!

          徐从军再傻,也知道这是温朔?#36879;?#20182;的大礼不需要承租的费用,管理运营快餐店还能挣工资,顺便再经营着小卖店,赚了钱都是自己的!

          稳赚不赔的生意,上哪儿找去?!

          “詹厂长。”徐从军笑呵呵地说道:“回头你再教我怎么做吊炉烧饼吧。”

          “可不敢这么说。”詹东骇了一跳,抬起沾满泥巴的手在额头上抹?#22235;ǎ?#25000;憨地尴尬笑道:“您能在这儿搬砖和泥帮两天工,我都已经觉得很对不住了,咋还?#21307;?#24744;做吊炉烧饼啊,那不是屈才嘛……?#38498;螅院?#24744;是要管理这家店的,不是干这些?#21482;?#20799;的,而且,而且您还是超市的老板。”

          徐从军哭笑不得,道:“管理这家店,也是给詹厂长你打工嘛,你可是朔远快餐的大股东,副总经理,朔远调味品加工厂的厂长,我学会?#20439;?#21514;炉烧饼,可以省一个?#35828;墓ぷ事鎩!?br />
          詹东愈发紧张了,忙不迭摇头道:“不行不行,坚决不?#23567;!?br />
          “詹厂长……”

          “徐局长,您就别叫?#39029;?#38271;了,您叫我詹东?#25176;小!?#35449;东继续用沾满泥巴的手抹脸上的汗。

          站在门外的温朔看到这一幕,忍俊不禁地笑着打断了两?#35828;?#23545;话,道:“徐叔,您就别为难詹厂长了,我们股东早就开会讨论过,快餐店里?#27490;?#35201;明?#32602;?#21508;司其职,一个?#20439;?#20004;份工作想法是好的,但落到实际工作当?#26657;?#21453;而会影响快餐店的经营,您呐,别想着做烧饼,我们会培训专业的员工来做这份工作。”

          “就是就是。”詹东松了口气,赶紧转过身去不再看徐从军,转专心致志干他的活儿。

          尽管徐从军已经退休,可到底是当过警局?#26412;?#38271;的人物……

          对于詹东这种老实巴交的人来讲,那就相当于是一个杀星般的存在,不说可怕,但至少……很厉害!

          徐从军点点?#32602;?#36947;:“今儿怎么有空来了?#20426;?br />
          “哦,校区要开始进购安装设备仪器、电脑了,我过来看看,顺便安排几个人,负责每天巡查看护着校区。”温朔随口说道,一边往外?#25784;?#19968;边说道:“徐叔,房子建筑装修这边儿交给施工队做,你不用时时刻刻盯着,接下来这段时间,经常到校区里面溜达溜达,看看哪里的防盗、防护措施不到位,给指出来……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没问题。”徐从军点点?#32602;骸?#25105;一定尽全力,?#38498;?#26202;上就住校区了。”

          “那倒不用。”温朔笑道,一边给徐从军介绍:“徐叔,这是张坚,以前朔远网吧的副总经理,手底下有一帮兄弟,以前都是在我的网吧干,现在全都辞职不干,有一部分人回了家,还有七八个兄弟暂时还?#36824;?#20316;,能帮的,就尽量帮一把……喏,我让他先安排四个兄弟过来,负责学校的安保巡逻。”

          “徐叔您好。”张坚恭恭敬敬地伸出右手。

          徐从军与他握了握手,却是职业病般眯起眼睛打量了一下张坚,点点头。

          他一眼就看出来,此人不是?#35009;?#21892;类!

          而张坚,被徐从军的眼神盯住,下意识地紧张?#20284;?#26469;这种眼神,似乎能看透他的内心,仅次于温朔?#32423;?#20005;肃时,那种眼神的慑人心魄。

          张坚露出了讪讪的笑容,低下头避开了徐从军的目光。

          他早就知道徐从军的身份,所以也算是?#34892;?#29702;准备,但……被这般盯着,还是会浑身不自在地紧张。

          这大概,也算是职业病吧?

          就在这时,温朔的手机响了,他看了看,是黄芩芷打来的,?#35009;?#21035;的事儿,就是随口问了问他在哪儿,然后说她一会儿?#34917;?#26469;看看,便挂?#35828;?#35805;。

          温朔心里略?#34892;?#35815;异,却?#35009;?#24590;么多想。

          说话间,学校大门口那里,走过来四名青年,其中一人身材矮小清瘦,尖嘴猴腮的,一双三角眼看起?#26149;?#20284;无精打采的,但如果?#36214;?#30475;的话,就会发现那双好似老实巴交人畜无害的三角眼里,?#32423;?#20250;?#20937;?#26426;警凶悍的光彩。

          看到这一行人,张坚好似终于找到了借口摆脱被徐从军时的目光扫过后,紧张尴尬的心态,他笑着对温朔说道:“朔哥,油子他们来了。”

          言罢,他挥手招呼道:“哎,油子,这儿呐!过来过来!”

          温朔微笑看向几人,一边对徐从军介绍道:“喏,就是这几个人,暂时?#35009;皇裁?#24037;作,就让他们先做保安吧,回头有好点儿的工作了再让张坚给他们安排,或者他们自己找到了好的出?#32602;?#20063;不拦着他们,?#38498;?#23398;校这边的安保,还得麻烦徐叔你给担起来,管理好这帮人……怎么样?#20426;?br />
          “嗯,说起来那个瘦瘦的小伙子,还帮过我一个大忙呢。”徐从军笑道。

          “哦?#20426;?br />
          温朔和张坚面露疑惑。

          ?#38712;?#20040;?#20426;?br />
          请?#20146;?#26412;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32602;?/div>
      88赛马玩法

      <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1. 江苏体育彩票11选5 云南快乐10分玩法介绍 大乐透16021期重点号码 梭哈人生的节奏 中彩网走势图表机选 开码结果查询开奖网站 快乐赛车是国家的吗 湖北11选5一定牛 曾道人一肖一码中特平 26选5最新开奖查询 竞彩足球比分规则3X4 上海中国福彩网 泰安福利彩票中心电话 中国足彩网八方视频 吉林11选5中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