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1. 迪文小说 > 同?#35828;?#32654; > 乱清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大海战之三十五:致命吊顶攻击
          “射声号”的装甲构成和敷设方?#21073;?#21516;“冠军号”是一样的:厚达四点五英寸(一百一十四毫米)的锻铁“外甲”加厚达十八英寸(四百五十七毫米)的栗木“内甲?#20445;?#19968;百四十毫米口径的炮弹还是一枚实心弹无力击穿这样的重甲,反弹起来,落到了“射声号”舰?#30002;?#20391;四十余米的海里。

          这枚炮弹,是“军刀号”前左舷炮发射的,炮弹落海、激起水柱的景像,为后左舷炮炮长拿眼角余光看到了,他微微一怔,急速的转了两圈念头,将到了嘴边的“开火”咽了回去,下令:

          调整抬高火炮的俯仰角,对准“射声号”舰艏和舰舯之间的舷?#21073;?br />
          这是一道乍听起来?#34892;?#21290;夷所思的命令:对军舰的炮击,首选目标,一定是水线部位一旦中弹,海水涌入,军舰便有下沉之虞;而舷墙破损,非但对军舰的结构毫无影响,且舷墙的被弹面积小,少有偏差,炮弹就将从敌舰?#35013;?#19978;方掠过,?#35013;?#28010;费一次宝贵的攻击机会。

          但炮手当然不能质疑炮长的命令,立即动作起来,调整俯仰角、重新瞄准,随?#25490;?#38271;大喝一声“开火?#20445;?#19968;名炮手猛拉牵索,一声巨响,一百四十毫米实心弹冲出炮膛,?#19978;頡?#23556;声号?#34180;?br />
          炮弹准确的击中了“射声号”的舷?#21073;?#33853;点虽较炮长的要求略略偏前了些,却刚刚好命?#23567;?#23556;声号”左舷最前边的“海军版”加特林机关枪,这门尚未来得及在实战中射出一发子弹的新锐武器当即四分五裂,两个射手,一个被炮弹撕去了半边的身躯,一个被炸裂的枪膛击中了头部,?#36234;?#36856;?#36873;?br />
          这是苏窦山海战开打以来,我方首次遭受人员伤亡和实?#24066;?#25439;失。

          击毁加特林机枪之后,炮弹继续飞行,?#26377;?#31354;的舰桥下方飞过,击中了烟囱的基座。

          ?#36824;?#27492;时的炮弹大半动能?#21693;В?#38500;了在烟囱上留下了一个浅浅的凹痕外,没有造成更多的破坏。

          但是,若弹道再抬高一点点,这枚炮弹虽不会击中加特林机关枪,却可能击中舰桥彼时,彼处聚集了“射声号”管带小爱德华等好几位中高级军官。

          事实上,舰桥才是“军刀号”后右舷炮炮长“抬高火炮俯仰角,对准敌舰舰艏和舰舯之间的舷墙”的真正目标。

          前左舷炮击?#23567;?#23556;声号?#20445;?#28846;弹却反弹入海,后右舷炮炮长敏锐的意识?#21073;?#25932;舰身披重甲,其中水线部位防护最严,很可能不是“军刀号”一百四十毫米口径的火炮能够打的穿的,必须寻找敌舰未覆重甲的薄弱部位进行攻击。

          这其中,自然?#36234;?#26725;最有价值。

          ?#36824;?#23545;于火炮来说,舰桥作为直接攻击目标,过于单薄,距离虽近,中的之概率也很低炮弹很可能从“射声号”舰桥上方掠过;于是,“军刀号”后右舷炮炮长选择了“舰艏和舰舯之间的舷墙”作为目标“射声号”舰桥就在目标侧后?#21073;?#20987;破舷墙之后,炮弹将击中舰桥的左端。

          另外,“军刀号”后右舷炮既同目标舰艏和舰舯之间的舷墙成一斜角,则“射声号”舰桥右端亦在是次炮击“误差”范围之内,对于火炮来说,击中前者和后者的概率,其实大致仿佛;能够击中舰桥最好,未击中舰桥的话,击中其左近其他有价值的目标也不坏譬如,布置在主?#35013;?#19978;的小口径火炮。

          那种“古怪而可怕的速射武器?#20445;?#22312;“军刀号”后右舷炮炮长眼中,就是一种“小口径火炮?#34180;?br />
          应该说,这一策略,基本算是完美的?#36842;?#20102;;而且,幸好是一枚实心弹舰炮之,兼修正弹着点之作用,一般来说,是不用昂贵?#30446;?#33457;弹的若是一枚开花弹,因为弹着点距离舰桥太近,可能造成更严重的人员伤亡。

          但“射声号”的报复随之而至。

          一?#35835;?#21313;八磅炮弹击穿“军刀号”左舷船?#29301;?#38075;进了舰体。

          这虽然也是一枚实心弹,弹着点亦在水线以上,然而来势?#25237;瘢?#27178;扫过“军刀号”的厨房和军官舱室之后,击毁?#35828;?#33647;舱的通风机,一路之上,不仅造成了十余名官兵的死亡和重伤,更由左而右,几乎斜斜的将“军刀号”射了个对穿,对“军刀号”的舰体结构,造成了相当的破坏。

          幸好,未直接击中弹药舱。

          还未来得及庆幸,一枚一百一十磅炮弹便落在了“军刀号”的后?#35013;?#19978;,将后?#35013;?#28856;开一个大洞之后,沿一条斜线,向?#24405;?#32493;扑击,右上而左下的穿过了整个舰长室,击穿了其下方的水线带,冲进了大海。

          上一?#35835;?#21313;八磅炮弹,虽然在“军刀号”舰体内横扫而过,但到底没有将“军刀号”真正射穿;这枚一百一十磅炮弹,却是实实在在,由上而下的将“军刀号”扎了个透心凉,其造成的危害,也?#23545;?#36229;过?#22235;敲读?#21313;八磅炮弹舰艉左侧水线带破裂,海水立即汹涌而入。

          而且,破裂的方式是由内而外,不是由外而内,几乎无法堵漏。

          ?#36824;?#36825;枚炮弹,不是“射声号”发射的“射声号?#26412;?#31163;“军刀号”甚近而弹道平直,是不可能实施这种“吊顶攻击”的。

          这枚炮弹,是“射声号”左后方的“虎贲号”射出来的。

          “射声号”对“巴斯瓦尔号”发动冲角撞击之时,“虎贲号”便打出旗号,通知左后方的“右二支队?#20445;?#33258;己将把航线调整至“射声号”和“右二支队”之间,?#20174;?#21407;先居“射声号”正后方变为居“射声号”左后?#21073;?#36825;样,“虎贲号”才有射界为“射声号”提供炮火支援。

          “虎贲号”编入“右一支队?#20445;?#20854;主要作用,本就是为“射声号”充当“带刀护卫”的。

          “虎贲号”舰艏炮这一击,瞄准的,其实是“军刀号”的舰艏,但弹道略高、略偏,无心插柳,竟形成了威力更大的“吊顶攻击”事实上,对于“虎贲号”这一击来说,炮弹是落在“军刀号”的后?#35013;?#19978;,还是落在“军刀号”舰艏前方的海里,概率基本是一样的。

          海水不断?#36234;?#33353;左侧裂口涌入,“军刀号”不但慢慢向左倾斜过去,舰艏也慢慢的抬了起来。

          这个时候,“军刀号”舰长下达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命令:

          左满舵!撞击“射声号?#20445;?br />
          *
      88赛马玩法

      <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1. 中国彩票网生肖时时彩 山东群英会走势图开奖结果 麻将二八杠是什么意思 青海11选5开奖结果 深圳彩票投注站网上申请 江西时时彩3星走势图 贵州快3开奖查 壬辰年生肖排码表 最诡异彩票号码2019年 百人牛牛游戏无限金币版 浙江体彩6+1规则 加拿大28预测99 管家婆公式规律 黑龙江22选5复式计算表 湖北体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