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1. 迪文小說網 > 同人耽美 > 亂清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大海戰之三十五:致命吊頂攻擊
          “射聲號”的裝甲構成和敷設方式,同“冠軍號”是一樣的:厚達四點五英寸(一百一十四毫米)的鍛鐵“外甲”加厚達十八英寸(四百五十七毫米)的栗木“內甲”,一百四十毫米口徑的炮彈還是一枚實心彈無力擊穿這樣的重甲,反彈起來,落到了“射聲號”艦艏左側四十余米的海里。

          這枚炮彈,是“軍刀號”前左舷炮發射的,炮彈落海、激起水柱的景像,為后左舷炮炮長拿眼角余光看到了,他微微一怔,急速的轉了兩圈念頭,將到了嘴邊的“開火”咽了回去,下令:

          調整抬高火炮的俯仰角,對準“射聲號”艦艏和艦舯之間的舷墻!

          這是一道乍聽起來有些匪夷所思的命令:對軍艦的炮擊,首選目標,一定是水線部位一旦中彈,海水涌入,軍艦便有下沉之虞;而舷墻破損,非但對軍艦的結構毫無影響,且舷墻的被彈面積小,少有偏差,炮彈就將從敵艦甲板上方掠過,白白浪費一次寶貴的攻擊機會。

          但炮手當然不能質疑炮長的命令,立即動作起來,調整俯仰角、重新瞄準,隨著炮長大喝一聲“開火”,一名炮手猛拉牽索,一聲巨響,一百四十毫米實心彈沖出炮膛,飛向“射聲號”。

          炮彈準確的擊中了“射聲號”的舷墻,落點雖較炮長的要求略略偏前了些,卻剛剛好命中“射聲號”左舷最前邊的“海軍版”加特林機關槍,這門尚未來得及在實戰中射出一發子彈的新銳武器當即四分五裂,兩個射手,一個被炮彈撕去了半邊的身軀,一個被炸裂的槍膛擊中了頭部,腦漿迸裂。

          這是蘇竇山海戰開打以來,我方首次遭受人員傷亡和實質性損失。

          擊毀加特林機槍之后,炮彈繼續飛行,從懸空的艦橋下方飛過,擊中了煙囪的基座。

          不過,此時的炮彈大半動能已失,除了在煙囪上留下了一個淺淺的凹痕外,沒有造成更多的破壞。

          但是,若彈道再抬高一點點,這枚炮彈雖不會擊中加特林機關槍,卻可能擊中艦橋彼時,彼處聚集了“射聲號”管帶小愛德華等好幾位中高級軍官。

          事實上,艦橋才是“軍刀號”后右舷炮炮長“抬高火炮俯仰角,對準敵艦艦艏和艦舯之間的舷墻”的真正目標。

          前左舷炮擊中“射聲號”,炮彈卻反彈入海,后右舷炮炮長敏銳的意識到,敵艦身披重甲,其中水線部位防護最嚴,很可能不是“軍刀號”一百四十毫米口徑的火炮能夠打的穿的,必須尋找敵艦未覆重甲的薄弱部位進行攻擊。

          這其中,自然以艦橋最有價值。

          不過,對于火炮來說,艦橋作為直接攻擊目標,過于單薄,距離雖近,中的之概率也很低炮彈很可能從“射聲號”艦橋上方掠過;于是,“軍刀號”后右舷炮炮長選擇了“艦艏和艦舯之間的舷墻”作為目標“射聲號”艦橋就在目標側后方,擊破舷墻之后,炮彈將擊中艦橋的左端。

          另外,“軍刀號”后右舷炮既同目標艦艏和艦舯之間的舷墻成一斜角,則“射聲號”艦橋右端亦在是次炮擊“誤差”范圍之內,對于火炮來說,擊中前者和后者的概率,其實大致仿佛;能夠擊中艦橋最好,未擊中艦橋的話,擊中其左近其他有價值的目標也不壞譬如,布置在主甲板上的小口徑火炮。

          那種“古怪而可怕的速射武器”,在“軍刀號”后右舷炮炮長眼中,就是一種“小口徑火炮”。

          應該說,這一策略,基本算是完美的實現了;而且,幸好是一枚實心彈艦炮之,兼修正彈著點之作用,一般來說,是不用昂貴的開花彈的若是一枚開花彈,因為彈著點距離艦橋太近,可能造成更嚴重的人員傷亡。

          但“射聲號”的報復隨之而至。

          一枚六十八磅炮彈擊穿“軍刀號”左舷船殼,鉆進了艦體。

          這雖然也是一枚實心彈,彈著點亦在水線以上,然而來勢猛惡,橫掃過“軍刀號”的廚房和軍官艙室之后,擊毀了彈藥艙的通風機,一路之上,不僅造成了十余名官兵的死亡和重傷,更由左而右,幾乎斜斜的將“軍刀號”射了個對穿,對“軍刀號”的艦體結構,造成了相當的破壞。

          幸好,未直接擊中彈藥艙。

          還未來得及慶幸,一枚一百一十磅炮彈便落在了“軍刀號”的后甲板上,將后甲板炸開一個大洞之后,沿一條斜線,向下繼續撲擊,右上而左下的穿過了整個艦長室,擊穿了其下方的水線帶,沖進了大海。

          上一枚六十八磅炮彈,雖然在“軍刀號”艦體內橫掃而過,但到底沒有將“軍刀號”真正射穿;這枚一百一十磅炮彈,卻是實實在在,由上而下的將“軍刀號”扎了個透心涼,其造成的危害,也遠遠超過了那枚六十八磅炮彈艦艉左側水線帶破裂,海水立即洶涌而入。

          而且,破裂的方式是由內而外,不是由外而內,幾乎無法堵漏。

          不過,這枚炮彈,不是“射聲號”發射的“射聲號”距離“軍刀號”甚近而彈道平直,是不可能實施這種“吊頂攻擊”的。

          這枚炮彈,是“射聲號”左后方的“虎賁號”射出來的。

          “射聲號”對“巴斯瓦爾號”發動沖角撞擊之時,“虎賁號”便打出旗號,通知左后方的“右二支隊”,自己將把航線調整至“射聲號”和“右二支隊”之間,即由原先居“射聲號”正后方變為居“射聲號”左后方,這樣,“虎賁號”才有射界為“射聲號”提供炮火支援。

          “虎賁號”編入“右一支隊”,其主要作用,本就是為“射聲號”充當“帶刀護衛”的。

          “虎賁號”艦艏炮這一擊,瞄準的,其實是“軍刀號”的艦艏,但彈道略高、略偏,無心插柳,竟形成了威力更大的“吊頂攻擊”事實上,對于“虎賁號”這一擊來說,炮彈是落在“軍刀號”的后甲板上,還是落在“軍刀號”艦艏前方的海里,概率基本是一樣的。

          海水不斷自艦艉左側裂口涌入,“軍刀號”不但慢慢向左傾斜過去,艦艏也慢慢的抬了起來。

          這個時候,“軍刀號”艦長下達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命令:

          左滿舵!撞擊“射聲號”!

          *
      88赛马玩法

      <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