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1. 迪文小說網 > 玄幻仙俠 > 塞外江南 > 第4前三百七十二章 心服口服
          天殘總覺得楊承志使用的斬魔決有著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可卻又想不起是在哪里見到過。

          可天殘的內心卻清楚,他并沒有聽過斬魔決,他只是知道楊承志在小世界的時候被稱為斬魔。

          而這讓天殘感到疑惑,明明沒有見識過斬魔決,怎么自己卻有了這樣一種感覺。

          楊承志、天希正兩道身影在虛空閃轉騰挪,漫天的刀茫將兩人的身影包裹在其,刀茫所到之處虛空碎裂。

          “這個楊承志好強,想不到小世界也會出現這樣恐怖的刀法,一直以來都以為是小世界的那些修煉者吹捧楊承志,看來帝盟懼怕這個楊承志也是有道理的”,一個天音閣的存在輕聲道。

          “不知道少閣主能不能贏了楊承志”。

          “雖說楊承志的修為也在掌控境,可他不動用陣法,他應該抵御不住少閣主”。

          想不到一個小世界的新人會有如此成,假以時日,這個楊承志還真能夠取得一翻成“。

          天音閣高手看著打斗的雙方,低聲議論,而天殘此刻凝目盯著半空,一句話也不說。

          一個小時的時間,楊承志心里暗自稱贊,不愧為四閣之一天音閣的少閣主。奔雷訣的確霸道,單單是刀夾雜的驚雷讓自己有點不舒服。

          而在贊嘆天希正刀法的同時,楊承志心里也知道了四閣之一天音閣的來歷。

          要是沒有在嗜血甲蟲的洞府下面古跡得到聶風傳承之前,楊承志或許不知道。

          可在接受了傳承之后,雖說楊承志還沒有修煉風云決、青虹決,可楊承志了解了一些風云決。

          他能夠從天希正施展出來的奔雷訣感受到風云決,青虹說過當初聶云在遣散風云堡的時候,將風云決分成九部分交給九個子弟。

          按照青虹的意思,聶云的九個弟子都會根據風云決創立功法,而現在天希正施展的功法有風云決的影子,顯然天希正所在的天音閣很有可能是風云堡九個弟子之一創立的勢力。

          猜測天音閣的來歷,楊承志更加小心,斬魔決展開,和天希正斗了個旗鼓相當。

          這是楊承志來到南苑大陸真正意義的第一次動手,而天希正卻不同。他是天音閣的少閣主,天資逆天,在天音閣以至于南苑大陸都是青年才俊。

          而現在卻和一個小世界來的新人斗得旗鼓相當,他的心里開始有點焦急,手的長刀更是猛攻楊承志。

          “轟”,一聲巨響,水域翻滾,虛空碎裂,楊承志身形晃動,倒退幾步,化解了奔雷訣帶來的恐怖能量。

          “楊承志,我有點小看你了,不過想要憑借這點能耐贏我,你還不行”。

          說話間天希正身的氣息再次激蕩,手的長刀劃破長空,漫天的紫芒再次罩向楊承志,這一次天希正的攻擊更加恐怖。

          楊承志目光一縮,左手的逆魔隱沒在手臂,身的氣息也在發生變化。

          這一幕看在天殘等一干天音閣高手的眼都是一愣,他們都是高手,當然能偶看出斬魔和逆魔配合發揮的作用。

          而現在楊承志卻將防御力恐怖的逆魔收起來,這讓他們想不明白。

          在下一刻,楊承志左半邊身子散發出一道道柔和的氣息,左右劃出一道弧線,閃爍的能量隱約出現了一個完整的太極。

          “太極”,一個聲音在天音閣高手響起。

          “傳聞不虛,這個楊承志真的和武當有關系,看他這太極修煉的已經到了入神的地步,不過他怎么會放棄和斬魔配套的逆魔”,天殘喃喃道。

          下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是一緊,他們看到是楊承志輕描淡寫的一招,將天希正凌厲攻擊的一招化解,天希正還被迫退出去數米。

          看到這一幕,天殘等人臉色一變,眼神流露出一絲駭然,他們還真的沒想到會出現如此一幕。

          “壞了,希正要敗”,天殘輕聲道。

          聽天殘這一說,天音閣的一干高手臉色同時一變,天希正是他們的少閣主,這要是天希正被楊承志擊敗,傳出去的話,天音閣的顏面可不保了。

          “大長老,現在該怎么辦,可不能讓少閣主輸了”。

          天殘微微嘆息一聲,看向打斗的雙方,“希正一直生活在優越的環境,自認為天下間沒有任何的青年和他匹敵,他的這個想法是修煉者的大忌,楊承志不凡,你們應該能夠感受到楊承志的沉穩,他也說過這件事情他不會外傳,讓希正受點打擊也好”。

          “大長老,他們可是有著賭約,要是少閣主輸了,他要跟著楊承志三年,到時候即使楊承志不說,別的勢力也能夠看出來”。

          天殘淡淡一笑,“楊承志年紀不大,卻能夠統領黑魔山和數萬修煉者,你們覺得他會是一個魯莽之人,既然他敢提出這個賭約,他能想到希正的身份,他不會因為這件事讓天音閣蒙羞,或許希正跟著他也會學到很多的東西。”。

          此刻楊承志身氣息激蕩,斬魔化成漫天的刀茫,大手陰陽之氣凝聚化成一道太極沒入到刀茫之。

          當這一道太極融入到漫天的刀茫啊之,一道恐怖的氣息開始蔓延,原本沒有碎裂的虛空也開始崩塌。

          “不好”,天殘身氣息激蕩,要動手。

          下一刻他的目光一縮,他看到楊承志身的氣息急速收斂,楊承志的臉一下變得蒼白。

          這一變化讓天殘的臉色再變,看向楊承志的眼神也變得柔和了不少。

          “轟轟”,打斗的水域一下變成真空,虛空裂出一條數十米長的黑洞。

          天希正悶哼一聲,身子倒飛出去,等凝身站立的時候,天希正的嘴角流出一絲血跡。

          楊承志這邊也是身子倒退,等站立在虛空的時候,楊承志的前胸出現了一片殷紅。

          天希正身氣息激蕩,“再來”,在說話的同時身氣息再次攀升……

          “希正住手”。天殘厲聲道。

          天希正一愣,收斂氣息看向天殘,臉流露出一絲不悅,“叔祖,我們沒有分出勝負,在給我一炷香的時間,我肯定能夠擊敗楊承志”。

          天殘苦笑一下,轉頭看向楊承志,對著楊承志拱了拱手,“多謝小友手下留情”。

          天殘這話讓天希正包括天音閣的高手都是一愣,眼神滿是疑惑。

          現在這個狀況明明是楊承志受創要天希正重了不少,可為什么大長老卻要說楊承志手下留情了。

          楊承志淡淡一笑,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血跡,對著天殘拱了拱手,“天殘前輩,我并沒有留手,少閣主實力非凡,我……”

          天殘微微嘆息一聲,看了眼天希正,“小友,我怎么說也修煉的歲月也要你多,你撤回至少四成力道,這是你不愿意傷到希正,卻讓自己受創,這一點我還是能看得清,希正敗了”。

          聽天殘這一說,天希正的臉色一變,呆呆的看向楊承志,天殘是什么樣的存在,天希正可是知道。

          天殘既然這樣說,那肯定是楊承志留手了,剛才在楊承志施展那一招的時候,天希正心里也有了受創的準備,可沒想到恐怖無的攻擊落下來,力道并沒有他預想的大。

          現在聽天殘一解釋,他心里明白,楊承志真的留手了,他寧愿自己受創認輸,也不愿意讓自己下不了臺。

          而且他也清楚楊承志并不是懼怕天音閣,他連帝盟這樣的勢力都敢動手,他根本不懼怕天音閣。

          天希正也是一個光明磊落的青年,知道楊承志手下留情而且還讓自己內俯受創,天希正也感覺到不好意思。

          “多謝你收下留情,我敗的心服口服,不過我現在不能跟著你,你說一個地方,等我離開至尊神域我去找你”。

          楊承志淡淡一笑,手掌翻動,一瓶丹藥拋向天希正,“這是我自己煉制的丹藥,你先服食調息一下,剛才我也只是開一個玩笑,我可不敢帶著你這個少閣主四處躲避帝盟的追殺,是你愿意我想天殘前輩也不會同意”。

          天希正呵呵一笑,伸手接過玉瓶,楊承志這話讓天希正對他更是有了一種看法。

          當天希正打開藥瓶,濃郁的藥香讓天希正臉色一變,抬眼看向楊承志,眼眸出現了一絲震撼。

          雖說天音閣隱世,可外界的事情都瞞不過天音閣,而且當初楊承志煉制的丹藥天音閣也拿到幾枚,天希正是天音閣的少閣主,他也見到了楊承志煉制的丹藥。

          他能夠哦感受到楊承志給他的丹藥的氣息和他曾經見過南宮浩煉制的丹藥是出自于同一人之手。

          想到楊承志說的話,天希正帶著一絲震撼問道:“你真的是南宮浩”。

          還沒等楊承志說話,天殘長嘆一聲,“希正,要是我猜的不錯的話,他不單單是南宮浩,他還是那個曇花一現的煉九天”。

          說完這話天殘看向楊承志,“楊小友,不知道我說的對不對”。

          本書來自

          本書來自
      88赛马玩法

      <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