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1. 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嫁纨绔 > 第四十八章
          “本……本……”他靠得太近,柳玉茹整个人都?#34892;?#21457;昏,一贯镇定的人,说话都?#34892;?#32467;巴了,“本来也是要过一辈子的。”

          “我不是说你之?#20843;的?#26679;的一辈子,”顾九思的额头靠着她的额头,轻轻笑了,“我是想和你当真正夫妻过一辈子。”

          柳玉茹?#35835;?#24867;,她抬眼瞧着他。

          他眼里带着明显的笑意,让柳玉茹心跳快了一拍,她骤然?#34892;?#23475;怕,又觉得欢喜,她转过头去,维持着理智和镇定,?#39318;?#27785;稳道:“我们本也是夫妻。”

          顾九思见她将他真正的意思避开,他垂下眼眸。

          片刻后,他?#35009;?#37117;没说,只是再亲了亲她,便松开了她,站起身来。

          柳玉茹心里发慌,她怕是自己惹了顾九思不快,忙抓住了他的衣角,高声道:“郎君!”

          顾九?#32423;?#20303;脚步?#39740;?看见柳玉茹眼里的害怕,他叹了口气,蹲下身来,就将人揽到怀里,拍着她的背道:“你莫怕,我是给你打水去,你该洗漱了。”

          “郎君……我……我……”

          “我明白你的意思,”顾九思柔声道,“你心里是要和我一辈子的,我没有生气,而且,就算我生气了,你也不?#27809;?#21834;。”

          顾九思笑起来:“拿出柳老板的气势出来,我生气?#36879;?#25105;打乖,不也很好?”

          柳玉茹被顾九思的话逗笑了,她抿了?#21073;?#21387;着笑,颇?#34892;?#19981;好意思道:“郎君愿意同我说这些,我很高?#35828;摹!?br />
          顾九思笑了笑,他抬手捋开她的发,声音温和:“我知道,你只是不习惯罢了,我们可以慢慢一步一步来的。”

          听得这话,柳玉茹放下心去。顾九思见她身上没再紧绷着,又“啪嗒”亲了一口,起身道:“我去打水了。”

          柳玉茹红着脸,让他起了身。

          顾九思走出门外去,才散了笑容,他静静站了片刻,?#34892;?#26080;奈笑起来,好久后,他缓?#21644;?#20986;一口气,去厨房里烧水打水。

          柳玉茹的心思他是明?#35828;摹?br />
          她是真心实意想要过一辈子,可是这种一辈子,并不是和他一样,是出自于自己内心那份?#19981;?#21644;爱。

          她对他或许有感情,毕竟是生死与共的人,可是这种感情却并非他所期待的那样。

          可他知道这种东西,求不得也逼不得,就只能慢慢?#21364;?#24930;慢守候,慢慢招惹。

          他突然很敬佩于柳玉茹的耐心,最初他也并不?#19981;?#22905;,两个人在一起不过责任,可她却能在这样毫无希望的情况下,坚持?#21364;?#19979;去,等到了今日,他终于……

          怦然心动。

          顾九思想到这一点,内心平和了很多。

          柳玉茹能做?#21073;?#20182;也能做?#21073;?#26356;何况,他比柳玉茹更有优势的是,他清楚知道,他永远是柳玉茹最好的选择。

          顾九思想明白了,便高兴起来,他打了水进屋,柳玉茹感知到他情绪的变化,?#34892;?#29392;疑道:“你又再高兴?#35009;矗俊?br />
          顾九思笑了笑没说话,他试了水温,同柳玉茹道:“洗吧。”

          柳玉茹?#34892;?#33707;名。

          这个澡洗的时间?#34892;?#38271;,她坐在浴盆里,静静想着顾九思的话。顾九思的话其实她是听明白的,可她却?#34892;?#19981;敢听懂。因为这个人吧,太让人心动了。若是心动了,她便觉得惶恐。她会想起自己的母亲,会想起很多人。

          她这一辈子见过的女子,除了江柔之外,没有任何一个女子,是真正与丈夫相爱到白头的。

          而哪怕是江柔,也是在经历了容忍之后?#32654;?#30340;风平浪静。可她呢?

          她太清楚自己的性子,她?#24895;?#24773;,向来决绝又惨烈,她容不得半点瑕疵,也忍不下半分污点。她?#35805;?#27861;在眼睁睁看着顾九思沾染过其他人后还能像江柔一样回归于好,她?#35805;?#27861;想象,也无法理解。

          所以这样最好。

          她垂下眼眸。

          顾九思?#19981;?#22905;,她也会一直陪伴他。两人这样好好过一辈子,永远想扶相持,这就够了。

          他们会生儿育女,会平静生活,会永远是对方生命里很重要的人,生死都不放弃,这就够了。

          一?#25105;?#32536;,走到这一?#21073;?#26159;不是爱情,又重要吗?

          她在?#20154;?#20043;中,慢慢想明白了这一点。她一直等到自己的内心也慢慢冷静下去,之后才站起身来,穿了衣服,回了床上。

          顾九思正卧在床上看书,等着柳玉茹出来。

          柳玉茹看他抬眼,她脚步顿了顿,片刻后,她抓紧了衣服,垂下眼眸,柔声道:“还不睡么?”

          “等着你呢。”

          顾九思笑了,随后道:“我去洗漱,你稍等。”

          柳玉茹觉得那声“你稍等”里含着无数意味,她?#34892;?#33080;红,低低应了一声,回了床上。

          顾九思去了浴室之中,柳玉茹坐在床上,她?#34892;?#22352;立难安。片刻后,她想了想,还是去了梳妆台边上,给自?#21644;?#25273;了香粉。

          她回头看了一眼浴室,犹豫了一会儿,她?#34892;?#24597;顾九思看出他特意准备,红了红脸,又回了床上,她在床上坐了片刻,还是起身来,去找了一块白布,整整齐齐铺在了床上。

          之后她熄?#35828;疲?#36538;到床上,内心紧张又害怕。她想要?#20843;?#21448;总是忍不住去瞟浴室的房门,过了许久后,她听到“哗啦”的出水声,随后顾九思就走了出来。柳玉茹赶紧闭上眼睛,假?#20843;?#20102;。

          顾九思走出门,见灯已经熄了,猜想着柳玉茹应该是睡了,他轻手轻脚?#38376;?#23376;擦干了头发,这才摸上床去。

          然而上了床他,他就发现了不对劲,柳玉茹身子紧绷着,甚至?#34892;?#39076;抖。

          顾九思?#35835;?#24867;,下意识道:“你怎么了?”

          柳玉茹睁开眼,抬头瞧了他一眼,眼神?#34892;?#32670;怯,甚至带了几分气恼,似乎是在质问他?#25910;?#20123;做?#35009;礎?br />
          她沉默着不说话,只是瞧着顾九思。顾九思觉得那眼神清亮又带了几许撩?#35828;?#23047;嗔,他觉得心跳?#34892;?#24555;,轻咳了一声后,扭过头去,温和了声道:“你有?#35009;?#24819;说的,可以同我说,我不会笑话你。”

          柳玉茹没说话了。

          到这片刻,她算是明了,顾九思的确没有补上新婚的意思。她也说不出该生气还是不该,她就是觉得?#34892;?#23604;尬,她本以为顾九思说那些话,接下来?#36879;?#26159;这一步了,谁曾想这人是个这么老实的。

          柳玉茹脑子一下就没了边,她不由得想,顾九思到底知不知道是要做这些事儿的。

          婚?#20843;?#23113;曾经给她看过画册,可按照她的理解,顾九?#21152;?#24403;是被关了许多天绑着过来的,那他……他是不是不知道?

          柳玉茹心里活络着,她想问,却不敢问,垫在身下的白布一?#26412;?#21464;得?#34892;?#25166;人。顾九思见她不说话,便先进了被窝,一进去,就觉得有?#35009;?#21679;着他,他下意识一抽,就抽出一块白布。

          白布隔在两人之间,顾九思?#35835;?#24867;,柳玉茹脸上爆红,她一把抢过白布来,将?#21069;?#24067;塞到了?#24598;?#38754;去,红着脸道:?#20843;?#20102;!”

          说完,她就背对着他,用被子蒙住了头。

          顾九思?#35835;?#35768;久后,才反应过来那是个?#35009;矗?#20110;是他骤?#24187;?#30333;方才柳玉茹在做些?#35009;礎?br />
          他忍不住大笑出声来,伸手去抱柳玉茹,柳玉茹听见他的笑声,羞恼了去推他。

          顾九思哪里让她如愿?

          他伸手将人揽在怀里,柳玉茹?#30133;?#25379;扎,他笑着诳哄:“莫恼莫恼,来来来,告诉夫君,方才你这小脑?#26174;?#24819;些?#35009;礎!?br />
          “你走!”

          柳玉茹怒了,?#30133;?#25379;扎着,顾九思见她抗拒得狠,干脆低下头去,在她脸上重重亲了一口。柳玉茹顿时僵住了,顾九思抱着她,贴在她耳边小声道:“莫闹了,再闹我就不止亲脸了。”

          柳玉茹红着脸不敢动了,背对着他,僵着身子。

          顾九思抱着她,头贴在她?#26412;?#20043;间,笑着道:“玉茹,你告诉我,”他声音里带了几分引诱和低笑,“方才你等着我,是不是在想,怎?#26149;?#25105;生个小娃娃?”

          “顾九思!”

          热气猛地冲上柳玉茹的头顶,她回手就想抽他,然而顾九思却是更警觉,在她出声的前一刻就死死抱住了她,让柳玉茹整个人都动弹不得。

          柳玉茹觉得这真是她这一生最羞恼尴尬的时候了,而顾九思却完全不以为意,放软了声调道:“你说嘛,说了我就不逗你了。”

          “顾九思,”柳玉茹被他无赖气笑了,“你就这么不要脸的吗?洞房……”柳玉茹撑着自己,让自己显得大方一些,但结巴的语调却还是暴?#35835;?#22905;内心的羞怯,她面?#20185;?#20102;个透,却还是强撑着道:“洞房总是……总是要补的。你?#28909;?#19979;定了决心要同我过一辈子,总,总不能就总是这么……”

          “这么?#35009;矗俊?#39038;九思撑着头,侧着身,看着柳玉茹轻笑。

          柳玉茹眼一闭,心一横,咬牙道:“这么盖着被子天天聊天吧?”

          顾九思大笑起来,他轻锤着床板,柳玉茹?#20843;?#20986;来了,破罐子破摔,干脆去推他:“喂,你怎么想的你得说一声啊。”

          “好了好了,”顾九思擦着笑出来的眼泪,握住柳玉茹推在他胸口的手,瞧着她道:“我是要同你过一辈子的,你放心吧。”

          柳玉茹?#39740;?#19981;语,静静听着他说话。他瞧着她,同她将手指交错而握,温柔道:“可我总得为你着想,不让你后悔。”

          “我有?#35009;春?#21518;悔?”

          柳玉茹红着脸,顾九思看着面前?#39318;?#38215;定的姑娘,觉得对方真是可爱极了。

          他抬手将她头发捋到耳后,声音平和:“你还小,再等等吧。”

          ?#20843;?#20320;,”柳玉茹侧过身?#19978;?#26469;,不满道,“我又不急。”

          顾九思笑着没说话,他看着姑娘的背影,伸手去抱她。

          柳玉茹推开,他又抱过去,柳玉茹再推,他再抱。如此不厌其烦,柳玉茹终于是扛不住他,终于让他抱着不动。

          顾九思将人抱在了怀里,总算是心满意足,他察觉柳玉茹不开心,便柔声道:“玉茹,你别生我的气,我不是不想和你过,我是想和你好好过。”

          “玉茹,”他贴着她,清朗的声线带着一种独有的温柔,“我想?#38405;?#22909;。”

          听得这话,柳玉茹软化下来,她闭着眼,不回头道:“赶紧睡觉。”

          顾九思低笑,应了一声,没再多说。

          第二天清晨起来,顾九思换了一身衣服,便去了府衙点人。

          他一进门,就看见黄龙领着所有衙役站在院子里,大?#19968;?#22810;或少脸上都带着伤,顾九?#21152;行?#19981;自然轻咳了一声,不用想他都知道,肯定是昨天柳玉茹打的。

          他走进屋里,黄龙走上前来,认真禀报道:?#25353;?#20154;,兄弟们都准备好了。”

          顾九思谢过了黄龙,便点了人,往赵家走去。

          这一番动作搞得很大,路上人纷纷侧目,顾九思一?#21453;?#25671;大摆去了?#24895;?#25970;响了赵家大门。

          他没有硬闯,反而是站在门口,让人恭恭敬敬进去禀报。家丁一看这架势,就知道不好,赶紧进了?#24895;?#32780;这时候,赵家的家主赵和顺已经一夜?#30133;擼?#20182;坐在大?#32654;錚?#30130;惫点?#35828;?#22836;道:“让他进来吧。”

          管?#39029;?#21435;,将顾九思引了进来。

          顾九思带着人,一路走得很是轻松,走在庭?#35946;?#26102;,仿若闲庭看花,还同管?#21307;?#27969;着庭?#35946;?#33457;草的修剪,俨然一副翩翩公子模样,完全看不出是来?#39318;?#30340;。

          赵和顺看着顾九思进来,他双手拢在袖间,跪坐着没说话。顾九思进门后,他抬起手,指了旁边客座道:“顾大人,请。”

          顾九思行了礼,跪坐下来,旁边侍女给她添了茶,顾九?#32423;?#36215;来,抿了一口道:“雨后春前的金银针,一?#35282;?#37329;,”说着,顾九思抬眼看向赵和顺,笑着道,?#32610;?#32769;爷用这样的茶招待?#22235;常四?#20869;心?#35805;?#21834;。”

          ?#23433;话?#30340;当是老夫。”

          赵和顺声音平和:“咱们打开天?#20843;?#20142;话吧,顾大人,您今天上赵家大门,到底有何贵干。”

          “留了一?#25925;?#38388;给赵老爷想,赵老爷还没想明白吗?”

          顾九思放下茶杯,手中折扇轻轻?#20040;?#22312;手心,转头看着庭?#21644;?#25671;曳的花草,平和道:?#32610;?#32769;爷,你以为顾家来到?#38393;藎?#25955;尽?#20063;?#26159;为?#35009;矗俊?br />
          赵和顺没说话,他眼里带着红色血丝,他盯着顾九思,顾九思转头看向他,笑了笑:?#32610;?#22823;?#22235;?#19981;是还不知道扬州的事儿吧?”

          如今扬州发生的事儿,传得再慢也传开了。赵和顺听得这话,脸色骤然巨变,怒道:?#20843;?#33539;轩胆敢如此?!”

          “为何不敢?”顾九?#32423;?#30528;赵和顺,“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赵老爷以为到了如今?#36136;品?#22823;人还有?#35009;?#19981;敢?”

          ?#32610;?#32769;爷是不是不知道如今各方节度?#20054;諛被裁矗?#24744;不妨看看近来?#38393;?#36130;政支出,大批购进的是?#35009;礎?#29579;善泉在扬州逼着商家募捐,你以为钱去?#22235;?#37324;?#25179;?#26041;节度使都开始征兵征粮,你以为是为了?#35009;?#20570;准备?”

          ?#20843;?#20204;这些?#39029;?#36156;子!?#38381;?#21644;顺怒喝出声来,?#20843;?#20204;就是为了自个儿的私利!他们想打仗,凭?#35009;?#35201;我来出钱?有钱他自己打,没钱他自个儿安安分分的又怎么样!”

          ?#32610;?#32769;爷,”顾九思声音平静,“在下提醒您,今日出了这个门,这句话别说第二次。”

          赵和顺捏紧拳头,气得满脸通红,顾九思抿着茶,转头眺望远?#21073;骸?#36825;事儿不是范大人决定,也不是我决定。各方节度使?#24403;?#33258;重,这是朝廷分权太久所?#25314;?#32780;?#21644;?#35851;反,这就注定了大荣的乱世,这不是谁能阻止的。范大人不能,谁都不能。大家唯一能做的,就是在他开始之后,尽快将它结束。结束就得用非常手段,您可明白?”

          “顾九思,?#38381;?#21644;顺深吸了一口气,“?#28909;?#20320;家已经蒙难,你为?#25105;?#29992;同样的方?#21073;?#24403;这些?#35828;?#36208;狗?”

          顾九思听到这话,神色涣散了片刻。

          然而他眼神很快冷下来,他低笑了一声,温和道:?#32610;?#22823;人,若我真的只是走狗,您以为,?#19968;乖?#21644;您这?#26149;?#22909;说话?”

          “正是因为我本身是受害者,我明白一切会如何发展下去,所以我希望我能在能捞大家的时候,捞一?#36873;!?br />
          “你不需要像顾家这样,”顾九思垂下眼眸,“你不需要家破人亡,也不需要千金散尽,你赵家能给出多少钱,大家心里都门清。只要你给足了数,范大人不会为难你。”

          ?#20843;?#36824;要名声。”顾九思提醒赵和顺。

          和王善泉这样只图一时之利全然不顾后果的人不一样,范轩看得更远,也?#34987;?#24471;更多。

          不走到最后一?#21073;?#20182;不会像王善泉这样不计后果去收刮钱财。

          赵和顺听着顾九思的话,过了许久后,他才道:“顾大人,?#38393;?#21644;扬州不同,我们虽是商家,却并没有这么软弱。范轩若是逼人太甚,我们也不是没有手段。我明白他的意思,钱我能给,可是给多少,如何给,却不是他说多少是多少的。”

          赵和顺抬眼看着顾九思,红着眼道:“这是我赵家百年基业啊。”

          顾九思沉默了,他明白赵和顺的意思,钱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是一家人奋斗了几百年的结果。

          “顾大人,?#38381;?#21644;顺见顾九?#21152;?#30097;,他忙道,“您想想办法,我们做不到顾家那样高风亮节,您想个办法!”

          顾九思看着面前的老者,有那么一瞬,他?#36335;?#26159;看到自己父亲的模样。他深吸了一口气,终于道:?#32610;?#32769;爷,办法?#19968;?#24819;,可若我寻不到一个好办法,这个钱,你必须得交。你若交不出来,?#22235;?#23601;没有办法,只能行非常办法了,你可明白?”

          “顾大人,?#38381;?#21644;顺红了眼,“您也是商贾出身,您一定要想想办法啊!”

          顾九?#21152;?#19981;下来,他叹了口气,站起身来,拂袖告辞。

          他出了赵家,便回了自己家?#23567;?br />
          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直?#27426;?br />
          钱是能逼出来的,他明?#20303;?br />
          在性命与钱之间,任何人都能做出选择。他本来已经下了决定,可是当他看见赵和顺一夜?#30133;?#30340;眼,他就骤然想起?#35828;背?#35810;问王善泉可否放顾家一条生路的顾朗华。

          这是他们用尊严、用?#39038;?#29992;自己大半生去?#24202;美?#30340;东西,让他们这么放弃,谈何容易?

          而且这事儿,算不上正义,一群人为了自己的私利搅得天下大乱,哪怕范轩是这群人中比较好的,可本?#35270;?#26377;?#35009;?#19981;同?

          他?#24066;?#26377;愧,便做不到王善泉那样的穷凶极恶。可是他要往上走,就必须面临这些难辨的是非。

          顾九思坐在屋里,他?#30133;?#24819;着办法。

          柳玉茹回来时,他还把自己关在屋里。他今夜必须想一个办法,明日给周高朗一个交代,否则他只能走在王善泉的?#19979;?#19978;。

          他没吃饭,柳玉茹听说了,?#24867;?#30528;?#20849;?#24819;去?#36879;?#20182;。然而顾九思并不动,他躲在放屋里,等到了夜深,他便站到庭?#35946;?#21435;,静静看着月亮,一言不发。

          柳玉茹?#23545;?#30475;着他,许久后,她终于忍不住,走了出去,温和道:“有?#35009;?#20107;儿,休息一晚再说吧。”

          “玉茹,”顾九思看着天空,突然道,“我发现,人是不是大多都会长成自己厌恶的人?”

          “怎的?#22235;兀俊?#26611;玉茹?#34892;?#30097;惑。顾九思抬头看着天,慢慢道,“我答应过文昌,?#19968;?#25104;为高官,为百姓做更多的事。可是如今我却发现,你想往上走,你就必须做一些你不认可的事。可这些事你不做,你又走不上去。”

          说着,顾九思转头看向柳玉茹:“这样的官,?#19968;?#35201;做吗?”

          “是不是赵家的事?”

          柳玉茹想了想,便猜想出来。顾九思苦笑:“我本是去收钱的,可临到最后,我却觉得,我与王善泉并无不同。”

          “九思,不一样的。”柳玉茹认真开口,?#24052;?#21892;泉之所以可恨,在于他从我们这里抢走了东西,却并不给我们任何东西。若是当初他同我们要钱,是给了我们想要的东西的,那又有何不可呢?”

          “这世界的本质,本就是有一个馒头,大家想尽手段去抢。在乱世里,大家用武力去抢,在盛世里,大家用智慧去抢。可本质都是将物资进行转?#30130;?#21482;是换了手段。如今你要做的事情,本质也是在抢这个馒头,你用武力抢,大家自然不喜,可你若换一个法子呢?”

          顾九思?#35835;?#24867;,他听柳玉茹皱眉道:“你说他们想要的,是?#35009;?#21602;?”

          顾九思静静听着,他不由自主道:“你说,朝廷有没有?#35009;?#19996;西,是可以卖给他们的?”

          两人陷入深思,过了许久后,顾九?#21152;?#35947;着道:“如果这?#26159;?#26159;朝廷借的,他们会借吗?”

          柳玉茹摇摇头。

          顾九思思索着,接着道:“若朝廷给利息呢?”

          柳玉茹犹豫了片刻,还是摇了摇头:“若朝廷不还?#22235;兀俊?br />
          顾九思想了想:“若在朝廷?#34892;?#29992;的前提下,他们还能用其他方式赚钱呢?”

          柳玉茹?#35835;?#24867;:“?#35009;?#26041;?#21073;俊?br />
          “我是打个比?#21073;?#39038;九思脑子?#34892;?#20081;,但他还是尽量理清道,“如果朝廷的借款是一个商品,朝廷卖给了赵家,赵家是不是可以转手卖给其他人?其他人买,加价,赵家就赚这个中间差价,这就是他赚钱的另一个法子。如果朝廷的借款是商品,那他就可以等朝廷还钱,也可以卖给其他人。”

          柳玉茹听明白了顾九思的意思,她迅速道:?#20843;?#20197;,你首先要让这个借款有被卖出去的价值。”

          “?#28909;?#35828;,你先预算朝廷要筹集多少钱,然后将这?#26159;?#31561;量分成多少份,?#28909;?#35828;要借一百?#21073;?#19968;两一份,然后你将这?#25910;?#21462;个名字,放到市面上去,一两一分?#25105;?#36141;买,同时许诺他们一个利息,然后?#24066;?#20182;们买卖。一旦你买入的价格和最后得到的本息有价格差异,而你又限制了购买量和还钱的时间,那这个东西一定会成为商品。”

          顾九思一听柳玉茹的话,瞬间就明白了。

          如果这?#25910;?#26159;值钱的,假设有一个商?#35828;?#26102;买了一百两的债,三年后能得到一百三十?#21073;?#32780;中间他要是缺钱,就以一百二十两卖出去,就会有人买,然后等第三年拿到那十两的价差!

          如果他和赵?#20063;?#26159;要钱,而是借钱,那赵家给钱,或许?#36879;?#24471;心?#26159;?#24895;得多。

          顾九思心中激动,他冲到柳玉茹面前,高兴将柳玉茹举起来,欢喜道:“夫人,你太厉害了,你怎么这么聪明?!”

          柳玉茹红着脸没说话。顾九思忙道:“我去写折子,我这就去写!”
      88赛马玩法

      <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1. 3d试机号家财网 排球女将剧情介绍 黑龙江22选5余7走势 体彩22选5开奖走势图百度 双色球进5式分布图 广东彩票11选5走势图 网络时时彩平台 26选5好彩3奖金是多少 十一选五辽宁省开奖结果手机 ag真人荷官 双色球周四走势图 江苏时时彩预测软件破解版 体彩半全场玩法 浙江6十1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福彩双色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