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1. 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嫁纨绔 > 第四十六
          柳玉茹?#34892;?#24700;怒。

          顾九思的样子,她如何不知道他是受了欺负。可是他不说,她若再追问下去,也是伤了顾九思的颜面。于是她索性不问了,顾九思笑了笑,他起身去净身洗澡,出来时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拿了姑娘家的香粉往身上扔了扔,抬手闻了闻,确定自个儿没味道之后,才上了床。

          柳玉茹还在生气,她背对着他,没有说话,顾九思凑过去,用脸蹭了蹭她的背:“不生气了嘛,我自个儿有办法的。”

          说着,顾九思抬手用袖子去逗她:“来,你闻闻,香不香。”

          柳玉茹抬手将他的手打开,闭上眼睡了。

          顾九思无奈笑笑,也?#19978;?#26469;睡了过去。

          隔了一日,他天没亮就爬了起来,早早去了厨房。厨?#24656;?#21360;红还在忙活,他清咳了一声,?#34892;?#19981;好意思道:“印红,可能为我备些点心,十二人分,中午送到府?#32654;矗俊?br />
          印红?#35835;?#24867;,顾九思鲜少同她提出要求,她赶忙应声道:“是,姑爷。”

          顾九思点?#35828;?#22836;,他提前出了门,到了街上找到虎子,他给了虎子一个馒头,随后道:“你可知城中哪几家人家最张扬跋扈?”

          这问题简单,虎子立刻数了一串名字,顾九思就开始仔细打听,过了一会儿后,他差不多清楚了,确定了心理的打算,随后同虎子道:“你去我娘子那领点吃的,分给你兄弟,别走前门,走后门。吃完饭找几个人,帮我盯着赵严,看看能不能打听出他今日行程来。”

          虎子得了话,连连应声道:“是,您放心。”

          赵家是幽州军中蒋席的手下,原先靠着蒋席的关系,在城里做起了棉布生意,整个幽州军的棉?#32423;?#20174;赵?#21307;?#36141;。但赵家之前偷工减料,给底层士兵的棉衣里用的是最次的棉,被周高?#21490;?#29616;后,才特意让周烨去扬州另外再买布料,因此和周高朗本就不对盘。这一次官府号召捐钱,顾家先捐了之后,有几个聪明的富商也赶紧捐了一些,而这赵家仗着军中有人,不过捐了五百两银。

          赵严是赵家的大公子,平时性情乖张,是这望都城里谁都不敢惹的人物。最重要的一点是,他近来还在纵马街头,肆意欢歌。

          能在这时候还干这事儿,这公子要么脑子不大好,要么就是对现在的情况还不知情。

          顾九思琢磨了片刻,见天色亮起来,便回了府衙。

          他脸上带着青,完全没有遮掩,黄龙等人瞧见他的样子,?#22856;?#39640;兴,早上拍了?#22675;?#20061;思的肩,?#39318;?#20851;心道:“哟,九思,脸怎么青了?”

          顾九思笑了笑,不在意道:“黄大哥,今个儿怎么安排?”

          打了顾九思这一顿,黄龙心里舒服了很多,他?#35009;?#20877;为难顾九思,一起去巡街,中午回到府?#32654;?#21507;饭,柳玉茹亲自送了糕点过来,所有人瞧见柳玉茹,都是?#35835;?#24867;,柳玉茹朝着众人笑了笑,给每个人送了一袋水烟,随后道:“我家郎君年纪小,还是小孩子脾气,还望各位大哥多多照顾。”

          在幽州这地界,柳玉茹生得清丽温婉,她这么柔柔一低头,这些粗?#22235;?#37324;遇见过这样的姑娘,赶紧都站了起来,颇?#34892;?#32039;张道:“没事儿没事儿,您放心。”

          柳玉茹笑了笑,这才离开。顾九思送着柳玉茹出去:“我说没事儿,你还不放心。”

          柳玉茹朝里看了看,叹了口气,替他整了整衣衫道:“你过的好我就放心,凡事儿别太刚强,?#19981;?#19968;些。”

          顾九?#21152;?#20102;声,瞧着柳玉茹走远。

          他站在门口时,黄龙?#25512;?#20182;人吃着柳玉茹送来的糕点,有个人看着顾九思背影,小声道:“那顾九思真是个傻子,咱们打了他,他还给咱们送吃的。”

          黄龙瞪了对方一眼,没多说?#35009;礎?#39038;九思在门口站了片刻,走了回来,大伙儿一块糕点没给他留,他也不甚在意,笑着道:“内子不放?#22675;?#26469;看看,不过内子?#34892;?#35805;也说得对,九思年纪小,?#34892;?#20107;儿不太懂,如果有?#35009;?#20570;错的,还想各位大哥多多提点。”

          说着,他举了茶杯:“以水代酒,?#22836;?#21508;位照顾了。”

          大家被顾九思这一番动作搞?#35835;耍?#38754;面相觑了片刻后,其中一个吃着糕点笑着道:“九思,我瞧着你?#22791;?#20799;真好看,明……”

          “闭嘴!?#34987;?#40857;开口,冷冷瞪了对方一眼,“你是吃了酒还是脑子有病,半点脸都不要了?!”

          黄龙站起身来,同顾九思冷声道:“巡街去!”

          顾九思笑了笑,?#35009;?#22810;说。

          当天晚上,虎子到了顾家,将顾九思叫出来,同顾九思道:“九爷,黑狗今个儿在酒楼听到说赵严明早要去城外踏青。”

          顾九思点?#35828;?#22836;,随后又道:“近来流民增了多少?”

          虎子大概报了个量,顾九?#21152;?#38382;了这些流民来的方向以及情况。

          他琢磨了片刻,虎子?#34892;?#30097;惑道:“九爷,我听说黄龙欺负?#22235;?#24744;打算怎么办?”

          “哦,这事儿,”顾九思想了想,过了片刻后道:“虎子,你们有人敢偷东西的吗?”

          “九爷,”虎子?#35835;耍?#24744;不是要我去偷赵严的东西吧?”

          “不偷赵严的,偷黄龙的。”

          顾九思淡道:?#25300;一?#24110;你当着,不会让你被抓的。不过最好还是不要你出面,找个流民,面生的,遮着脸来偷。”

          “这个?#23567;!?br />
          虎子点头道:“我?#40092;?#20154;,这事儿包给我办。”

          顾九?#21152;?#20102;一声,随后道:“到时候将黄龙的东西偷了,把他引到赵严面前去。钱可以自个儿留下,钱包别留了给人抓着把柄。”

          “明白。”虎子忙道,“九爷放心,会做得干净的。”

          “你干完这事儿,就周府去,给周烨递个信,让他等会儿无论得了任何消息,都去找他爹,由他爹来定夺。”

          虎子虽然?#24187;?#30333;顾九思要做?#35009;矗?#21364;还是点头道:“明白。”

          顾九思见他少年老成的样子,笑了笑道:?#21543;?#23376;做饭好吃么?”

          虎子抓了抓脑袋,不好意思笑笑,随后道:“爷,您看要是我干得好,以后您要发达了,让我当您小厮行不?”

          顾九思被虎子逗笑了,他毫不在意虎子油腻的头发,抬手揉了揉他的头发,柔声道:“你以后有更好的未来,别惦记一个小?#35828;奈?#32622;。”

          虎子呆了呆,随后就听顾九思道:“回去吧,天晚了,你一个孩子,路上小心。”

          虎子低了头,小声道:“哦,行,九爷,您也早睡吧。”

          虎子离开顾府后,顾九思回?#24605;?#37324;来,他净了手,给柳玉茹打了水,柳玉茹看着面前做事儿沉稳的男人,她抿了抿?#21073;?#24819;问问他白日里如何了,又不好说。

          其实她也找人打听了,知道他过得不好,自然也就猜到是谁打的了。

          可他不告诉她,自然就是不希望她知道,她心里?#34892;?#38590;受,但也说不出口,只能自个儿一个人生着闷气。

          顾九思不知道她生?#35009;?#27668;,只看她洗了澡出来,便自己倒在床上去。顾九思将她拉扯起来,替她擦着头发,?#34892;?#21741;笑不得道:“你这是生?#35009;?#38391;气?就这么湿着头发睡觉,日后要头痛的。”

          “我没生气。”柳玉茹闷声开口。

          顾九思听着她的话,瞧着她气?#22675;?#30340;脸,觉得面前的人可爱极了。

          他心里?#34892;?#30162;痒的,他给她擦着头发,声音平和道:“你不高兴?#35009;矗?#20320;同我说呀。”

          “没?#35009;?#19981;高?#35828;摹!?br />
          “玉茹,”顾九思叹了口气,“你这?#35009;?#37117;闷在心里的性子要不得。”

          柳玉茹冷哼了一声没说话。

          后面人给她擦着头发,她心里对后面?#35828;?#27668;也起不来了,思来想去,错的都是黄龙。

          她着柔弱,心里却是个刚强性子,等夜里她躺在床上,心里左?#21152;?#24819;,终于决定,她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想出来法子,柳玉茹终于高高兴兴睡了。

          而顾九思在夜里听着柳玉茹的呼吸声,他睁开眼,看着面前人唇边似乎还带着几分得意的笑容,他不由得抿了唇。

          他猜测着柳玉茹生的就是自己被打的气,如今睡过去,应?#26412;?#26159;想到?#35009;春?#26041;法了。他瞧着面前?#35828;?#30561;颜,感觉这人像一只耀武扬威的猫,让人心里欢喜极了,似乎也……

          顾九思脸?#34892;?#32418;,却还是不得不承认。

          ?#19981;都?#20102;。

          他观察着自己的内心,感觉着自己的心意,这样是?#19981;?#21527;?

          他也不清楚,可他遵循它,也不再打算反抗,他看着月色下姑娘莹白的肤色,低下头,小心翼翼吻在她的额头。

          而后他觉得心如擂鼓,万物都安静下去。他静静感受着这种唇触碰到肌肤的温热,片刻后,他直起身来,静静注视着面前的人。

          然后他轻轻笑了,他躺了下去,闭上眼睛,伸手握住了她的手,就这么睡了。

          第二天醒过来,他穿了衣服,柳玉茹高高兴兴给他系上腰带,顾九思知道柳玉茹有打算,他觉得好笑,不由得道:“今日你打算做?#35009;?#21435;?”

          “哦,就去店里啊。”

          柳玉茹轻咳了一声,觉得自己似乎高?#35828;?#22826;明显,便道:“今天不给你?#36879;?#28857;了,我有一笔大单子要?#21360;!?br />
          “好。”顾九思抿着?#21073;?#25513;着笑,没有多说。

          清晨去了府衙,一切没有任何区别,大家分散开去巡街,黄龙依旧和顾九思一组。黄龙的态度比起之前好了许多,虽然也不怎么搭理顾九思,但也不骂他了。只是巡街也无聊,黄龙便随意询问道:“我听说扬州富庶,你们好端?#35828;墓?#26469;做?#35009;矗?#32780;且一过来就把钱都捐了,你们家脑子有病?”

          顾九思笑了笑,倒?#35009;?#36974;掩,一五一十将扬州发生的事说了。

          黄龙听得?#34892;?#24778;奇,对于他们这样的小人物,这些事儿都?#34892;?#19981;可触及,?#35009;?#35851;反、起兵,都是掉脑袋的大事。黄龙咽了?#22763;?#27700;,忍不住道:“那,那你回去了,你和你?#22791;?#20799;怎么来幽州的?”

          “我们横跨过了青?#29730;街蕁!?br />
          顾九思平静出声。

          ?#23433;字?#19981;是已经到处都没人了吗??#34987;?#40857;说着他听说的流言,“而且就你和你娘子那样子……怎么……怎么过?#32654;矗俊?br />
          黄龙说着,打量着顾九思,顾九思看上去很瘦弱,完全不是那种乱世中能护住柳玉茹那么漂亮一个女?#35828;?#20154;。顾九思笑了笑,正打算回话,一个身影就忽地冲了出来,一把拽在黄龙钱袋上,随后开始疯狂奔跑。

          “喂!”

          黄龙连忙追上去,顾九思假作不知道发生?#35009;矗?#22238;头一挡,那人就跑开去,黄龙怒道:“有人偷我钱袋!你瞎了吗!”

          顾九思立刻露出诧异的表情来,随着黄龙就追了上去。

          那人身形极快,黄龙和顾九思在后面追,那人一路沿着小巷子就开始跑。

          顾九思跟在黄龙身后,手上迅速划下一个瓶子。

          他开了盖子,红色的布塞上沾染了粉末,顾九思追上去,将粉末往黄龙身上轻轻一弹。随后立刻将瓶子在袖中单手塞好放回衣衫之?#23567;?br />
          黄龙追着小偷,?#24187;?#36861;?#24187;?#39554;,两人冲出巷子来,追在路上,顾九思慢了半拍,随后就听一声马的惊叫,顾九思冲出来时,刚好看见马发狂一般奔向了黄龙。

          黄龙下意识拔出刀来,一刀劈了马腿,随后翻身一滚,躲开了往前跌去的马。

          然而骑在马上的人却?#32972;?#28378;落下来,周边人赶忙去扶他,黄龙看清了来人,赶忙跪在地上开始磕头,惊慌道:“赵公子!小人有眼不识泰?#21073;?#27714;赵公子恕罪!”

          “你个王?#35828;埃 闭匝洗?#26049;边抽了鞭子,就朝着黄龙打过去,一鞭子抽在了黄龙身上,愤怒道,“你这条贱命居然敢伤我的马?!”

          黄龙不敢说话,拼命磕着头,赵严抬起鞭子还打算再打,黄龙闭着眼睛等着鞭子落在身上,然而只听空中鞭子呼啸作响的声音,随后就再没了声音。

          黄龙颤抖着睁开眼,就看见顾九思站在他面前,抓着鞭子,看着对面的赵严道:“当街纵马,当交罚金五两。妨碍公务、殴打朝廷命官,?#38381;?#20108;十、徒三年。”

          “你哪儿冒出来的混?#36865;?#24847;儿?!”

          赵?#39321;读?#29255;刻后,?#20599;?#21453;应了过来:“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顾九思冷静道,“随我到官府去!”

          “九思,放开!?#34987;?#40857;赶忙起身来,要拉开顾九思,焦急道,“这是赵老爷家的公子!”

          顾九思看了黄龙一样,皱了皱眉,赵严看着两人说话,拿着鞭子气愤道:“好好好,你们一个砍伤我的马,一个还想抓我坐牢,我到不知道,望都居然有?#22235;?#20204;这么厉害的两个人物!给我打!”

          赵严怒喝一声,同家丁道:“打死了算老子的!给我往死里打!”

          话刚说完,赵家家丁一拥而上。

          陪在赵?#20185;?#36793;的都是赵家好手,乌压压十几个人扑过来,黄龙完全放弃了反抗,然而这时候顾九思面色不动,抬手就是一拳砸了过去,黄龙就看见顾九思身形矫健,在人群中灵动如兔,拳猛似虎,以一当十,打得人热血沸腾!

          黄龙?#34892;┩热恚?#20182;看着这情景,咽了?#22763;?#27700;。

          片刻后,他?#20599;?#24819;起来。

          周烨!

          顾九思背后是周烨!

          黄龙也顾不得其他,赶紧去找人之了。

          而顾九思看了一眼黄龙去的方向,用铁?#27492;?#19978;那些人,动作翻飞之间,他围着一群人绕着圈,最后一拉,一群人竟就已经被全捆了起来!

          赵严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被拷在了最前头,人群中爆发出叫好之声,顾九思拖着赵严,面上表情似笑非笑,赵严竟从这张片刻前还?#40092;?#26041;正的脸上看出?#24605;感?#22066;笑道:“赵公子,走吧。”

          黄龙一?#25918;?#24471;上气不接下气,总算到了周府。周烨提前得了虎子传的消息,早就等在门外,看见黄龙来了,听了黄龙的话,二话不说便道:“你等等,我去找我爹。”

          黄龙整个人都懵了,周家从来按着规矩办事他是知道的,难道这一次,为着顾九思,竟然是要把周高朗搬出来?!

          而周高朗在房门里,听了周烨的话,他琢磨了片刻,便大笑起来:“聪明。”

          他高声道:“你且等等,我找你范叔叔去。”

          周烨皱了皱眉,他思索着周高朗的意思,而周高?#22987;?#21051;出门驾马出去,赶去找到了范轩。

          范轩正在喝茶,周高朗进了门,高?#35828;潰骸?#32769;范,有人给咱们送银子了。”

          “嗯?”范轩抬头,?#34892;?#30097;惑,周高朗来了范轩面前,高?#35828;潰?#20320;不是还在愁那些富商不动吗?#24656;?#21069;我就说过,咱们直?#24433;?#20154;抓了完事儿,你又怕留下不仁不义的名声。拿着顾家敲打他们,他们假装听不懂,这次咱们就让他们听得明白。”

          “怎么?”范轩挑了挑眉,周高朗高?#35828;潰?#36213;家那个大公子,当街纵马,?#21476;?#25171;了官兵,现在被人拖到县衙去了。”

          “竟有这样的人物?”

          范轩是知道赵家在望都普通人心里的地位的,以前他也琢磨过找个理由动这些富商,可要动,首先要有个说得过去的名,而?#19968;?#35201;有一个敢动的人。

          如今这赵家飞扬跋扈,又是当街行凶,还被人直?#27833;?#21040;了官府,这是再好不过的机会。

          只要动了赵家,有顾家捐钱保命在前,再有赵家在后,这望都的商家,也该懂事了。

          “就是那个顾九思!”周高朗高?#35828;潰?#20182;特意来通知了烨儿,这事儿就是他一手布局策划。”

          “小小年纪,能有这等心思。”范轩沉吟了片刻,最后道,“?#28909;?#31036;都送到了门口,不收也不好。你过去看看情况,若是县令处理不妥当,那也该给顾九思一个回礼。”

          “我正是这个意思。”

          周高朗点头道:“我这就过去。”

          同范轩说完,拿了范轩的令牌,周高?#26102;?#25214;到周烨,直接往县衙赶了过去。

          而这时顾九思已经将人拖到官府去了,县令看见顾九思?#20384;?#30340;人,就眼前一黑,赶紧晕了过去,随后称病退开。

          赵严站在公堂上,看着顾九思冷笑:“找爷的麻烦,也不打听一下爷是谁。”

          顾九思面色不动,他静静站着:“那咱们等着大人醒过来吧。”

          “那就等着,?#38381;?#20005;嘲讽开口,“到时候,我倒要看看,是谁在找死。”

          两人这么默默等着,外面挤满了人。周高朗到了门口,让人开?#35828;潰?#30452;接走了进去。

          “这是做?#35009;矗俊?#21608;高朗领着周烨走进来,看了一眼公堂,随后看见赵严,他上下打量了赵严一眼,皱起眉头道:“这是犯了?#35009;?#20107;儿?”

          ?#30334;?#22823;人,”顾九思沉稳开口,“此?#35828;?#34903;纵马,差点伤人,府?#27809;?#40857;为求自保伤了他的马匹,他便当街鞭打公差,被小?#22235;?#19979;,送来官府,听候处置。”

          “哦,”周高朗点点头,“那县令呢?”

          ?#23433;?#20102;。”

          ?#23433;?#20102;?”周高朗冷哼一声,看向一旁出来窥探情况的主簿,直接道,“?#28909;?#26472;县令身体这样不适,让他不?#32654;?#20102;。多大点事儿,老夫帮他审了。”

          说着,周高?#39318;?#21040;高堂上,施施然坐了下来,周烨从旁边倒了茶,递了过去,周高朗喝了口茶,抬眼看向赵严:“当街纵马,还鞭打官差是吧?”

          周高?#39318;房聪?#39038;九思:“按?#20667;?#22914;何?”

          “罚五银,仗二十,徒三年。”

          “写的这样清楚,还需要再审吗?就这样。”

          “周大人!?#38381;?#20005;?#34892;?#24908;了,他忙道,“你……这,这且等我父亲……”

          “哦,还有你爹,”周高朗点点头,抬头道,“行,这位小哥,”周高朗看着顾九思,直接道,“你带一批人,去赵家,?#39068;?#32769;爷带过来。”

          顾九思恭敬道:“是。”

          “等一下,”周高朗似乎想起?#35009;?#26469;,“你一个衙役去请赵老爷,这不太?#40092;省!?br />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周高朗打算干?#35009;矗?#21608;高?#39318;?#22836;同站在一旁的主簿道:?#25226;?#21439;令不是身体不好吗?他身体不好这么多年了,望都?#20197;?#31967;的,这样吧,我?#20945;?#20010;年轻人很好,很有干劲儿,你去和杨县令说,让他把官印拿过来,自个儿好好养病,想养多久养多久,事儿就让这个年轻人给他分担了,如何?”

          主簿一听这话,脸色就白了,哆嗦着道:“大人,这……这是不是草率……”

          “不草率不草率,”周高朗摆着手道,“我来之前?#22836;?#22823;人说过了,你让他别浪费我时间,赶紧把官印拿过来。”

          旁边赵严听着这一番对话,顿时慌了,周高?#21490;?#36713;都掺和了进来,他就算是个傻子也知道,这是冲着他家来的!

          周高?#25910;?#36215;身来,朝着顾九思招了招手,平静道:“你随我来,同杨县令交接一下。”

          顾九?#21152;?#22768;,跟在周高朗身后。

          入了后院,顾九思恭敬道:“大人此举,会不会急了些?”

          周高?#26159;?#36731;一笑:“刀都?#24230;?#20102;,再藏着,又有?#35009;?#24847;义?”

          “本想等歇一阵子,给你个立功机会,让你再入这官场。但你自个儿?#28909;?#31435;了功,有了个顺理成章升官的理由,我们也不会特意压着。”

          说着,周高朗神色平静:“我和老范不想学王善泉,可幽州比扬州更缺钱。如今?#21644;?#24050;经快入东都了,你可明白?”

          顾九思听得这话,心里动了动,他恭敬行礼:“大人放心,今日我入赵府,必定兵不?#37266;?#20026;大人分忧。”
      88赛马玩法

      <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1. 今天群英会走势图 中中彩网走势图 七乐彩尾号分布图 体彩26选5 任选9场玩法 广西双乐彩开奖公告i 新疆18选7走势图 新浪彩票福彩 河北快3开奖历史记录 大乐透新规则 竞彩篮球大小分开奖 台湾时时彩的历史开奖数据 山西11选五遗漏号推荐 排列五胆拖复式计算器 宁夏十一选五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