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1. 迪文小说网 > 同?#35828;?#32654; > 名门俏医妃 > 第282章帝王之怒
          静芙叹口气,“再怎么说也是杜家丢人了,养出这样的种子来,真是……”

          她也很生气,虽然自己这关是过去了,可终究还是有影响的,她俩一个姓氏啊,真是倒了霉了和她一个姓。

          “也许你该回杜家一趟了,今日的事杜昭也看在眼里,明日本王与你一起回去要个交代。”

          李文浩可不会就这么算了。

          “好,我也觉得应该?#20040;?#19968;下了。”

          静芙重重的叹口气。

          不曾想二人刚到王府门口,就看到了杜昭?#25237;排?#22312;门口等着她们了。

          ?#25490;?#31449;在一边抱着胳膊态度冷漠,并不想上前,杜昭一个劲拉扯他,明显是被拽来的。

          杜昭见扯不动?#25490;簦?#19981;得不上前开口,“王爷,王妃,下官为小女来道歉了。”

          “杜大人真是个好父亲啊,本王真是很奇怪,芙儿哪点不如那个庶女,为何优秀的孩子你宁可不要也要保住那么个东西?”

          李文浩下了?#21040;?#38745;芙扶了下来,站在杜昭面前,态度威严而冷漠的质问,为媳妇鸣不平。

          杜昭低着头一句话都不说,只是静静地沉默着,任由你骂我就不还嘴。

          “哼!这件事本王不会就这么算?#35828;模?#20320;必须要给本王一个交代,否则就别怪本王出手了。

          谁敢欺负我的发妻,我定然不会轻饶,我六王府还没倒架子呢,不是谁都可以?#20384;?#36393;两脚的,恕不招待。”

          李文浩一甩袖子搂着静芙进门了,直接将二人关在门外,门都不让进。

          “芙儿莫要难过,你还有本王,从今往后本王做你的腰杆子,没有人再敢欺负你,这件事我一定给你讨一个公道回来。”

          李文浩满肚子气,当着我的面欺负我的人,拿我当泥捏的呢。

          静芙朝他莞尔一笑,“我早就不在意他了,要不是他?#20431;?#20146;爹,我真想弄死他,可我不能这么做。

          至于怜容,我倒觉得十弟身边缺了正经人劝说,太后不是说要给两个人么,让早点入府吧,十弟在?#39318;?#25152;诸事都不方便。”

          入了府固然方便了很多,但同?#34987;?#21518;也就很难掌控所有的事情了,那么抓李文锦的小辫子就容易很多了。

          李文浩似乎也想到了这一点,微微?#20102;己?#28857;头,“我知道了。”

          ?#25490;?#35265;门关上了,冷哼一声,“大哥满意了么?杜家也需要你给个交代,杜家的脸面不是随意可以让她这样被羞辱的,你等着族长责罚吧。”

          说完也上了马扬长而去,?#36234;?#26085;的事十分气愤。

          而皇帝在回到乾清宫就传召了李文锦和怜容。

          王公公进去回禀,“皇上,十王爷和侍妾怜容已经到了,您看是不是让进来。”

          皇帝气的扔了一个茶杯摔在地上,“让人把那个侍妾给朕拉下去,不,就在门口给朕狠狠的打,打二十大板,丢人现眼的东西。”

          “是,那十王爷呢。”

          “跪在门口醒醒脑子。”

          皇帝怒斥一声,简直是暴怒。

          ?#36824;饈俏?#20102;搅局怡妃的寿?#21073;?#26356;重要是丢了他的人,这是儿子侍妾干的事,满朝文武都看在眼里,实在是丢人现眼啊。

          “是。”

          王公公不敢耽搁,出了门,李文锦赶紧迎了?#20384;聰人?#20102;个荷包递过去,却被他挡了回来,,脸色严肃?#30446;?#21475;,“皇上口谕,侍妾有违礼教,罚二十板子,来人摆上?#39318;櫻?#23601;在这打,这是皇上的意思。”

          “不是,王公公,麻烦您给皇上求个情啊,怜容知道错了,特意过来请罪的,还请饶了她吧。”

          王公公微微摇头,“奴才还没说完呢,皇上让您跪在门口醒醒脑子,皇上非常生气,您不要再……”他面色难看的摇头。

          李文锦登时脸就白了,小太监拿了软垫过来,他叹口气不得不一掀衣袍跪了下来,眼睁睁看着怜容被人摁在?#39318;?#19978;打起了板子。

          乾清宫的板子不是?#25970;春?#39046;的,好在算是给李文锦一点脸面,?#35805;?#35044;子就这么打了,要不然怜容就得自尽保全名誉了。

          “啊!王爷救我,呜呜呜呜!”

          怜容哭嚎着被人摁倒,一板子下去生疼,疼若骨髓的感觉让她凄厉的嚎?#23567;?br />
          王公公上前俯瞰着她,“杜小主,这里是乾清宫,皇上批折子的地?#21073;?#24744;再多喊两声,信不信皇上会直接赐死你呢。为?#22235;?#30340;小命还是忍忍吧。下?#25105;?#35760;得?#35009;?#35813;做?#35009;?#19981;该做。”

          怜容苍白着脸咬紧了嘴?#21073;?#22905;不敢赌,不敢拿自己的命去赌皇帝的?#24066;模?#30140;的满脸冒汗也死死咬着嘴,李文锦别过头去不敢看。

          二十板子打的是血肉模糊,扎扎实实一点?#35009;皇?#21147;气,板板到肉,闷闷的响,怜容早就打晕了过去,晕了也要打,二十板子一下都不能少。

          二十板子打完了,王公公叹息一声,“让人给抬回去吧。”

          “是。”

          小太监七手八脚抬着?#39318;?#23601;让把打的七晕八素的怜容给抬回去了,也差不多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至于您,还得接着跪,?#35009;?#26102;候能起来,老奴得进去给您问问,你且稍安勿躁。”

          王公公弯着腰非常有礼的回复,不曾怠慢半点。

          李文锦叹口气?#35009;匆裁?#35828;,直愣愣的跪着。

          不一会皇后让人过来了,是她跟前的嬷嬷,“王公公,皇后听说了这边的动静,让问问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十王爷犯错了?”

          看了眼李文锦微微一声叹息。

          “这是皇上?#30446;?#35861;,老奴只是传句话而已。”

          王公公微微低头回复。

          “也罢,?#20431;蟻然?#21435;回禀娘娘。”

          “您?#28982;?#21435;吧,总是亲生的,不会有太大问题,只是皇上这会子生气得很,奴才也不敢凑上去,刚还摔了个茶?#30340;亍!?br />
          王公公推搪着把求情的话给堵死了。

          “那行吧,劳您照拂了。”

          说着塞了个荷包过去,王公公犹豫了一下收了下来。

          嬷嬷这才看了一眼李文锦摇头回去复命了。

          这日晚间,李文锦生生跪了三个时辰才被放回去的,回去的时候腿都伸不直了,让人扶回去的。

          而怜容则高热不断,好在李文锦还算有良心,赶紧给请了个自己常用的太医诊治,才算保住了一条命,但要修养至少三个月以上才能下地。

          。
      88赛马玩法

      <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1. 公式规律一尾 新时时彩和值 买彩票的好处与坏处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中国足彩七星彩走势图 韩国快乐8开奖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任六 福建福彩 014期平特肖 海南体彩论坛4十1 23号双色球开奖号码 香港赛马会赛马会资料大全 大上海时时彩代理 排列五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 威廉足球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