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1. 迪文小说网 > 同?#35828;?#32654; > 乘龙佳婿 > 第二百八十二章 郎舅(下)
          ?#24187;妹?#31216;赞了一句大哥最好了,次日一大清早,最好的大哥朱廷芳,就带着几个护卫等候在了张家大门口。当吴氏送了牵马的张寿出门时,看到门前这大阵仗,不由得吓了一跳,等问明缘由,她不禁又感动,又惶恐。

          张寿却不想再拖?#20384;?#25289;耽误时间——毕竟,昨天晚上他已经确定,朱大哥是劝不回来的。因此,他只能三言两语?#20843;?#20102;吴氏回去,自己就策马上前与人汇合。

          领教过朱廷芳的不喜多言,他觉得和朱大哥说话实在是有点累,因此接下来的一路上,他?#24598;?#24471;主动搭讪。可没想到国子监渐近的时候,朱廷芳竟是主动开口说道“大后天是黄?#20848;?#26085;,宜乔迁。”

          这句话如果是太夫人笑眯眯说出来的,张寿不会有丝毫奇怪,可此时此刻,朱廷芳面无表情地说出了这样一句话,他只觉得不可?#23478;?#21040;了极点。他忍不住往人脸上瞅了好几眼,这才?#20154;?#19968;声道“大后日国子监有课,我大概腾不出空来。”

          “莹莹会去你家帮忙的。”朱廷?#21152;?#23436;全陈述句的语气说出了这句话,随即又补充道,“而且祖母已经吩咐了,挑二三十个人帮忙。你家行李家什不多,听说张园那儿也一直在整理打扫,但刚刚搬进去,人手恐怕不够用。阿六虽然不知?#26469;?#21738;找了不少人,但还是不够。”

          张寿不得不承认,朱廷芳这番话没说错。住宅犹如公园是很多?#35828;?#26790;想,但是,很多人都没考虑到一个问题,那就是……好的环境是需要人手打理的,尤其是一片园林全都属于你家的这种情况!果然,接下来,朱廷芳给他报出了一连串数字。

          “当初庐王别院在册的男女仆人,总共一百零五人。洒扫十二人,园丁八人,大厨房八人,小厨房四人,马夫八人,浣洗八人,那座无题之?#32654;?#20282;候的小厮四人……”

          “停停!”没等朱廷芳报出那些让人心惊肉跳的数字,张寿就直?#30001;?#25163;制止了朱廷芳,随即头疼地揉了揉眉心,“看来我之前是没有想错,这样一座宅院,穷京官就算接下来,也绝对承担不起。”

          ?#20843;檔妹?#38169;。”朱廷芳露出?#35828;?#28129;的笑容,?#20843;?#20197;,你之?#20843;?#35201;推迟婚期,告诉莹莹?#37117;?#22827;妻百事哀,这话才是打动爹的关键。当初睿宗?#23454;?#36824;是藩王的时候,太后虽说是王妃,祖父身为指挥使,但其实家道已然中落,祖母和爹都是知道过日子艰难的人。”

          ?#20843;?#20197;,在你还未真正有足够的身家之前,希望你不要拒绝我家的好意。”

          张寿顿时苦笑“想来皇上把这座庐王别院给我,也是觉?#22969;?#24180;在上头投入的钱实在太多了吧?一座宅子如果有人住,每年投入的钱也许还有限,但如果没人住,那腐朽之快,常人大概很难想像。光是每年花在修缮和维护上的钱,就是一个很大的数字。”

          “这其实就是流水不腐,户枢不蠹的道理。”朱廷芳点?#35828;?#22836;,可就在这时候,张寿却说出了另一番出乎他意料的话。

          “这座别院那么大,确?#31561;?#20047;人手,但阿六并不止找?#22235;?#20040;一点人。”

          “我之前已经给融水村的杨老倌捎了信,村中但凡六岁以上,十岁以下,不能干多少农活的孩子。四十五岁以上,六十岁以下,体力不够耕田,但还可以做一些力所能及事情的老人。带着子女,耕地艰难,织?#21152;?#38480;的寡妇,如若愿意,都可以到京城张园来做事。”

          说到这里,张寿见朱廷芳微微一?#25285;?#20182;虽然不至于小心眼到觉得扳回一?#29301;?#20294;能够出乎这位朱大哥意?#24076;?#20182;还是不禁呵呵一笑。

          “村中都是赵国公府的佃户,要种的田地很多,而且他们也很珍惜这些土地,所?#38405;?#20123;壮劳力我当然不能带走。而且,改种水稻的他?#29301;?#22914;今收成很不错。妇人们放蚕织?#30591;?#21738;怕不能说立刻就得到小?#25285;?#26085;子也已经渐渐好过了。”

          “相对而言,那些年幼的孩子,年迈的老人,?#25042;?#25903;撑门户还要拉扯孩子的寡妇,很需要一份工作。就和我当初给萧成介绍?#22235;?#26679;一份在国子监当杂役的工作一样,这会让他们觉得自己还有价?#25285;?#32780;不是单纯接受施舍。”

          “而且,就和我让半?#25945;?#37027;些监生教萧成一样,以后等小齐他们回来,还可以在张园教点其他的孩子。说实话,教孩子这种事,最磨砺一个?#35828;哪?#24615;,他们不得不硬着头皮去温?#20843;?#23398;,而孩子们也可以有人启蒙,可以说两全其美。”

          “我当初就在融水村教过那些孩子,但也只是教导一些唐诗和简单的文字,教他们背九九歌,学简单的算数。很?#19978;В?#23567;齐和小呆两个人算学天赋很不错,在经史上的天赋却相当一般。可哪怕村里没有神童,走不了科举,但小孩子读书识字很必要。”

          朱廷芳终于真正体会?#21073;?#20026;?#35009;?#38500;了朱莹之外,祖母也好,继母也罢,全都对张寿充满了好?#23567;?#19968;个总是能为别?#35828;?#26410;来多考虑那么一会儿的人,自然而然会赢得不少敬意。他想了想,最终点点头道“也好,我家就先借给你那些人应应急,也顺便帮你训练一下人。”

          常年居住在乡下的农家子们骤然来到京?#29301;?#22312;深宅大院中做事,张寿知道这样的转变不是那么容易的,而且也确实需要培训。因此,他当然不会拒绝朱廷芳这样的好意。

          至于融水村的这些佃户中间,是不是从最初开始就被朱?#19968;?#32773;别家埋入了钉子,他其实也完全无所谓。他不是?#35009;?#38452;谋家,?#35009;?#26377;努力向上爬当一个权臣的迫切愿望,最大的心愿无非就是所知所学能够用上,所以压根不在意?#23454;?#21448;或者朱家的人打探?#35009;礎?br />
          最有价值的是他的头脑,而?#37070;?#20174;来没有读心术,自然也就不可能弄清楚他的所思所想。

          昨天国子监大门口闹出了如此绝大的风波,顺天府衙的差役们虽说最终并没有派上用场——每个人都不觉得他们的哨子起了多大作用,但谁都怕那位绝无仅有以国公出任顺天府尹的顶头大上?#31455;?#32618;,所以这天一大早,?#20174;?#32504;缪的捕头林老虎就亲自带着几个人守在了这里。

          于是,当林老虎看到张寿那一行人,他第一时间就浑身?#20004;簦?#24515;里想起?#35828;?#19979;不少小吏和差役私底下谈论过的一个话题。

          都说红颜祸水……这位张博士,那是不是该说蓝颜祸水?自从?#35828;?#20102;京?#29301;?#36825;闹出了多少事情?想当初太祖?#23454;?#20462;缮?#26412;?#22478;那会儿,为?#35009;捶且?#25226;国子监放在距离顺天府衙这么近的地方呢?他们这些捕快简直是天生背锅啊!

          心中无限凄苦,林老虎脸上却不敢流露出分毫。毕竟,他这个捕头在外头固然是挺威风的,实则却连最低的九品官都算不上,面对张寿这样一个绝对算是特例的正六品国子博士,赵国公府未来佳婿,当然?#38376;?#36275;小心。

          尤其是当他发现张寿身边那位被刀?#21776;?#22351;了几分面相的年轻公?#21448;?#21518;,更是大吃一惊。尽管朱廷芳从前并不是招摇过市的性子,甚至还不如朱二广为人知,但之前人归来之后的风波不小,他不但自己记住,还吩咐下头捕快全都记住朱廷芳如今的最大特点——刀疤。

          昨天监生散尽之后,见到朱廷芳时,他和下头捕快就没有一个因认不出人惹出事情的!

          此时此刻,林老虎一溜小跑迎了上去,满脸堆笑打招呼道“大公子这是顺路送张博士到国子监么?”

          林老虎自以为自己这?#20843;?#24471;极其得体,然而,他得到的回答却仍旧让他目瞪口呆。因为朱廷芳看了他一眼,用极其平淡?#30446;?#27668;说道“不是顺路送。反正我闲?#27425;?#20107;,这些天会每日过来接送,?#35009;?#24471;顺天府衙太忙。”

          使劲吞了一口?#20492;?#30340;林老虎差点想跪了。要是京城这些贵介子弟都有朱廷芳这样不麻?#20056;?#22825;府衙的意识,他?#19988;?#23569;多少事?可是,别说对于未来妹夫,就是真正的姐夫或妹夫,有几个大舅哥小舅子会如此周到地亲?#36234;?#36865;?

          赵国公府对张寿的重视简直是非同一般!非同一般到他简?#26412;?#24471;张寿是不是人家赵国公失散已久的亲生儿子……

          当然,如?#22235;?#22836;,林老虎也就是只敢在心里稍微转一转。

          于是,他看到张寿笑着和朱廷芳拱手告别,随即又对他?#25512;?#20182;几个差役颔首打了招呼,甚至还开口说了一句你们辛苦之后,他赶紧赔笑说不辛苦。目送朱廷芳带着护卫们离去,张寿也进了国子监,他忍不住轻轻吸了一口气,?#36842;?#26377;朱廷芳接送,他们的任务确实要轻一点。

          可他万万没想?#21073;?#20182;们几个只不过在那?#21697;?#19979;头站了不一会儿,里头竟然一个岁的童子跑了出来,却是径直奔向了他们。想到三?#39318;?#21644;四?#39318;?#23601;在这国子监里读书,不认识那两位的他顿时头皮发麻,尤其是听到那一句可是林捕头之后,他几乎本能地想要屈膝行礼。

          “可是林捕头吗?我是半?#25945;?#30340;杂役萧成。张博?#21683;?#25105;送这个给你们。”

          萧成没注意到林老虎的?#25945;?#19968;本正经地把一个布?#23452;?#25163;送到了这位捕头面前,这才学着大人?#20154;?#20102;一声“张博士说,这几天各位在此巡逻,辛苦了,拿去买点酒喝。”

          他说着就再次小大人似的拱了拱手,随即压根不等林老虎说?#35009;矗?#36716;身就一溜烟跑了。直到他走后,几个捕快才围了过来,其中一个大胆探头,见那布囊里赫然是几个银角子,顿时喜形于色“这可够打好几顿酒喝了,张博士?#20154;?#22823;舅哥大方啊!”

          话音?#31456;洌?#26519;老虎就狠狠瞪过去一眼“咱们一年到头,?#36879;?#23478;打交道的次数也不少,赵国公府算是出手大方的了,你们还在背后?#27490;荊?#20111;心吗?还要人家朱大公子亲自发赏钱给你?#29301;?#36825;才心满意足?”

          一句?#20843;?#24471;其余几人讪讪不敢作声,他才没好气地把布囊里的银角子全都?#24853;?#20102;出来,每人分了一个,眼见大家终于心平气和了,他这才低低嘱咐了一句。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不说其他的,去两个人?#26149;?#37027;位杨博士,免得他醒过来之后上窜下跳又?#36136;裁?#24186;蛾子。”林老虎点了两个人去杨家,这才继续说道,“这国子监大门口再闹事?#30446;?#33021;性不大,你们都回去换了便衣。在附近各家?#20056;?#37202;肆蹲一蹲,听一听……”

          两个两个给人分派了任务,林老虎最终孤零零地站在太学?#21697;?#19979;头,却是叹了一口气。

          之前王大头在顺天府衙的时候,赵国公府先后送来过两个姓朱的。虽说全都是快刀斩乱麻地乱棍一顿,让人吃过皮肉之苦后?#25237;?#20102;出去,但结果却不同。

          朱宇到现在还拖着两条被打烂的腿在街口乞讨为生,之前那个漫长的寒冷的冬天,人竟然硬挺了下来。

          至于朱公权,身为幕僚却卖主,这严格意义上和奴仆卖主不同,顶多是丢掉这个饭碗,日后无法再以?#22235;?#29983;而已,可赵国公府告他的是挪用贪污府中钱粮。

          这就不是一般的污点,而是罪行了。

          王大头看在朱公权是读书?#35828;?#38754;子上,准其填补亏空,于是,朱公权几乎是倾其所有,曾经贪的钱,收的钱,人不得不拿出多年积?#30591;?#19968;股脑儿全都赔补了进去,最终还是挨了十小板才得以脱身。为此,据说人在?#21482;世?#24320;京城之后,就病死在了半路上。

          可看看人家兵部陆尚书,明明才是真正的指使者,可照旧岿然不动!

          支使了萧成去打赏了林老虎等人,张寿这一天上午在半?#25945;?#19978;课时,?#36335;?#19997;毫没有受到昨日事件的影响。而他的淡定,再加上杨?#24187;?#24050;然病假在家,自然而然就让昨天亲眼见证那一幕的不少学生们觉得,半?#25945;?#20998;班乃是大势所趋。

          而当张寿中午时分走出半?#25945;?#26102;,就只见陆三郎正精神抖擞地站在门外?#20154;?#19981;?#20154;?#24320;口,陆小胖子就挺直腰杆,神气活现地说“小先生,事情办成了!”

          他说着就冲张寿挤了挤眼睛,低低一笑“我昨晚平生第一次吓唬我爹,感觉好极了!”

          。
      88赛马玩法

      <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1. 老时时彩怎么样 广西快乐十分十分视频 白小姐三肖中特期期准 广西快3彩控 年特码资料大全 168重庆时时彩开奖结果 福彩中心 梭哈老头表情包 大乐透历史上的126期 广州市体育彩票官网 辽宁十一选五专家杀号 排球扣球如何头 河北十一选五任三技巧 凯斯娱乐城佣金 广东福彩36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