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1. 迪文小说网 > 同?#35828;?#32654; > 第一侯 > 第五十二章 意义不分事小
          这一次光州知府和观察使都在窦县留宿,陪同京城来的天使。

          “我们窦县虽然小,也有好些热闹呢。”主簿大人热情的待客。

          知府观察使天使等官员们已经看过了窦县的酒缸粥缸,在祝通的带领下去商人那里看了可以四面流如泉水的酒缸,还有摆放如山的烟花,高大的戏台。

          以往有事没事武少夫人高兴了就放烟花唱大戏,还让一个很厉害的杂耍人上去变戏法,酒啊肉啊?#35009;?#30340;更是随便吃喝。

          如今得到了皇帝的赏赐这天大的喜事,真不知道该怎么庆贺,主簿想象不出来,也很期待,各路的商人也都蜂拥而来,给安德忠送生日礼物武少夫人一掷千金,这给皇帝谢恩真不知道?#35009;?#25165;能入她的眼。

          但让所有人意外的是武少夫人没有邀请大家喝酒吃肉,?#35009;?#26377;放整夜不熄的烟花,更没有购买天下奇珍。

          “兵乱不是?#35009;春?#20107;,我宁愿不要这些赏赐,只希望兵乱从未发生过。”李明楼给主簿解释,“还有陛下才经过了大难,这些事真不能欢庆。”

          主簿大人恍然又惭愧:“少夫人考虑周到。”

          李明楼当然考虑周?#21073;?#29616;在有了圣旨,她的身份已经不容置疑,有朝廷认可了功劳,还有个刚一飞冲天的丈夫,不管是在窦县还是淮南道她做事不会有人阻拦了,至少这一段不会,她不需要再靠着金钱开路了。

          钱要花的有意义。

          “我可不是?#19968;?#38065;的人。”送走了主簿,李明楼继续跟瞎眼妇人玩游戏,对元吉说道。

          站在一旁的金桔失笑,看着李明楼将小玉钩握在手心里,连玩游戏用的小钩子都是上好的玉,小姐还真是不随便花钱的人。

          “夫人该你猜了。”她提醒。

          瞎眼妇人便握住李明楼刚握住的手,温婉一笑:“这里。”

          金桔懊恼跺脚:“夫人又猜对了。”提起一?#21592;?#30475;向镜子,镜子里她的脸上画了好几道,很是滑稽,不过这一次不用再向自己脸上画,“小姐,我要给你画咯。”

          李明楼笑着微微仰头,将遮面掀起一角,露出下巴一块白腻的肌肤,金桔还没提笔,妇人伸手在桌上的砚台沾了一点过来,她眼盲看不?#21073;?#26412;要落在遮面上,李明楼便迎上,让她的指头落在脸上。

          白腻的肌肤上一点黑墨,闪闪亮。

          金桔哈哈笑,妇人虽然看不到也温婉一笑。

          这一幕被一旁的画师飞快的记录下来,然后与先前的画一起装好,再次?#23665;?#21517;带着十个仆从素?#24405;?#39532;,跟随来宣旨的太监们去往京城。

          “姜大兄弟!”

          还没到城门前,久候的军汉就大笑着迎上?#21834;?br />
          姜名不待马停稳就跳下来,与军汉抱在一起,拍肩大笑:“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们这是隔了几个秋?”

          “不止我盼着你们,都将大人也盼着呢。”军?#21644;?#30528;他的手,“走走,快回家去。”

          一众人在路边民众指点惊讶中向城中疾驰。

          前边兵士如狼似虎,行人纷纷躲避,京城的城门现在有兵将把守,?#21916;?#36827;出的人群,但看到这群兵马过来,不但不上前喝止,反而将拥挤的民众们驱散。

          军汉带着姜名一干人飞驰过城门,听身后传来议论。

          “这谁啊?”

          “竟然连城门守卫都不查。”

          “罗?#19979;穡俊?br />
          “罗氏现在也不行啊,这是武都将。”

          “人家可是拿着刀破了城门进来的,谁敢拦?”

          人群中有冷嘲有热讽有不屑,中厚听了?#22919;?#19981;在意,趁着守卫还没开?#24049;?#26597;,跟着溜了进去。

          外边的议论武?#27426;?#26356;不在意,见过姜名寒暄?#22919;?#20415;让他去歇息,自有军汉陪着应酬热酒热菜招待,武?#27426;?#21017;看着厅内悬挂起来的两卷大画。

          画真人大小,栩栩如生,刚进门的老胡吓了一跳。

          “?#19968;?#20197;为真人坐着呢。”他喊道,惊讶又好奇的贴上前,?#36136;?#25351;戳像画面,“怎么画的这么像,这桌上摆的是葫芦?葫芦上面是?#35009;矗?#34632;蝈吗?大冬天的竟然还有蝈蝈?”

          他的大呼小叫充斥屋子,被?#21592;?#30340;人拎住揪开:“别用你的手戳坏了画。”

          老胡这才站直身子,啧啧称奇:“原来婶子日常?#19981;?#29609;啊,这是玩?#35009;?#21602;?#23458;?#33080;上画画?”

          ?#21592;?#30340;?#23601;?#25343;着笔,脸上画的横七竖?#32781;?#36825;个武少夫人遮挡着脸,但露出的一角被瞎眼妇人伸手点墨。

          武?#27426;?#36947;:?#23433;?#38057;。”

          藏钩是?#35009;?#19996;西?老胡不解,武?#27426;裁?#26377;再解释,视线在画面上流连,看着母亲观赏赏赐,看着母亲试戴珠宝,看着母亲玩乐说笑,他的嘴角微扬。

          “这个武少夫人还真是?#34892;?#20102;。”?#21592;?#30340;男人说道,“乌鸦,看来他们迫切要和我们合作。”

          武?#27426;?#28857;点头。

          “?#28909;?#22914;?#32781;?#20044;鸦你也表达一下诚心。”另一个男人说道。

          诚心不是已经表达了?圣旨还不够吗?

          这个男人笑了:“一看你就没成亲不懂这个。”他对着画作抬了抬下巴,“诚心有时候更体现在小事上。”

          武?#27426;?#30473;?#20998;?#20102;皱:“?#28909;紓俊?br />
          “?#28909;?#20889;家信。”那男人笑道。

          武?#27426;?#36824;没说话,老胡大呼小叫:“都不知道她是人是鬼,写?#35009;?#23478;信,怎么写!”

          “那现在不就是为了让她相信,乌鸦相信她是雀儿是自己的未婚妻吗?”男人解释,“当然是怎么给雀儿写就怎么给她写。”

          这样啊,武?#27426;?#27809;有反对,沉默思索。

          成亲的男人知道这个年轻人思索?#35009;矗?#22079;嘿一笑:“很简单,就说些无关紧要的日常琐事就行了,吃的?#35009;?#39277;,看到?#35009;?#39118;景,朝廷里有?#35009;?#26032;鲜事,越啰嗦越好。”

          其他的男人都笑了:“贾三,你就是这样糊弄你媳妇的?”

          武?#27426;?#35270;线再次看向宽大的长长的画卷上,盲眼的妇人没有看他,专注的轻松的坐着笑着享受着,不管?#35009;?#26102;候,视线都始?#31456;?#22312;那个被衣袍面?#27490;?#20303;的女子身上。

          她能让娘这样信赖依赖

          ?#28909;?#22905;有诚心,那么他也有诚心,将来她死了,他会替她养她的兵,守她的地盘,保留她武少夫?#35828;?#36523;份,让她生前身后一样风风光光。

          武?#27426;?#36208;到桌案?#30333;?#19979;来,提起笔:“贾三,你说我写。”

          李明楼看着摆在桌面上的信?#34892;?#24847;外。

          “这是?#35009;矗俊?#22905;问。

          小姐难得有不认识的东西,金桔忙笑:“这是姑爷写的家信。”

          元吉看了她一眼,金桔吐吐舌头笑嘻嘻走开了,李明楼也笑了笑,她当然听到了姜名递上信说的话,只是,姑爷,家信

          没想到今生今世没有项?#24076;?#22905;还能收到了姑爷写的家信。

          李明楼打开信看着更是笑起来:“他不是真把我当雀儿了吧?”

          将信递给元吉。

          元吉从另一个角?#28982;?#31572;问题:“是武?#27426;?#30340;笔记,姜名看到了他桌子的日常文书。”然后才低头看信的内容,不自觉的也笑了,“或许是为了让你相信他相信你是雀儿。”

          这话虽然绕口,道理大家都懂。

          李明楼手拄头:“难道我看起?#26149;萇德穡俊?br />
          元吉道:“要想让别人相信自己先要相信。”将信还给李明楼,又?#38057;?#19968;句,“写的挺好的。”

          “元吉叔,你今天话有点多啊。”李明楼两根手指捏过信晃呀晃,“那我身为妻子要给他回信了。”

          元吉道:“小姐让人写也一样。”

          李明楼看着手里的信,为了让别人相信自己?#35748;?#20449;这种事,项南不也做过,想到前世那些信跟这个内容差不多,当?#26412;?#24471;琐碎亲切情真,现在再看空乏苍?#31069;?#37027;些内容,换做任何一个收信人都?#35270;茫?#21999;

          这不是挺合适,项南那一世写的信终于有了?#35270;?#30340;人和时候,也算不浪费她还记得很多内容。

          李明楼将信放下坐直身子:“我自己写。”对元吉一笑,“元吉叔,一会儿你看看我写的好不好。”

          像小孩子?#26102;齲?#20803;吉再次笑了,眼神柔和些许,大小姐从小就没有玩伴,这个武?#27426;?#24403;个玩伴也好。

          他在一旁?#24515;?#30475;李明楼将信给金桔让去读给瞎眼妇人,那边读信,这边她写信,寒尽春来,室内比以往?#35009;?#20142;些许,让?#35828;?#24515;情也跟着明亮。

          二月寒褪,但风吹来还是生冷。

          裹着?#25918;?#30340;项南打个喷嚏,抬手揉了揉鼻头。

          “项?#24076;?#20320;媳妇又想你了吧。”身后的同伴笑问。

          项南回家一趟成了?#31069;?#20891;营里的同伴们都知道了,新郎官归来总是要被?#32654;?#35828;笑的。

          项南回头看他们一笑没有说?#21834;?br />
          “你也是,急着回来做?#35009;矗?#33931;大人不是给?#22235;?#19977;个月的假期呢。”

          “你看你回来?#36879;仙?#20986;门了。”

          “这么冷的天,去范阳那么远,哪里比得上在家抱着媳妇。”

          同伴们跟上说笑以及抱怨。

          项南只是含笑听着,没有含羞的避开?#35009;?#26377;喝止这些粗俗的嬉笑,越过同伴们看身后,身后有更多的兵马,以及两辆马车。

          ?#30333;?#39532;车的大人们肯定不冷。”有同伴?#27490;尽?br />
          项南道:?#30333;?#39532;车也不舒服。”

          哪怕马车里铺垫厚软,从京城到范阳这么远的路也不会是享受。

          “陛下都已经下旨让十二卫兵回原地了,为?#35009;?#36824;要派人特意往范阳跑一趟。”有兵士低声道。

          “这你就不懂了,安大都督在陛下眼里不一样呗。”有兵士笑道,“这么大的事当然要单独特意再给他说一声。”

          安康山备受恩宠是事实,有一次听说安康山病了,皇帝和贵妃?#21476;?#20351;者去问候呢。

          但其实这一次不是,项南在一旁听着,来之前他的上司蒋大人已经告诉他了,首先这件事不是皇帝的意思,而是崔征崔相爷,再者不是去说说退兵回原地的事,而是要请安康山进京。

          后边的马车里四个官员,两个是陪同安康山进京,两个则是去范阳代替安康山做节度使。

          “如今暗潮汹涌,那武?#27426;?#22312;京城跋扈囤积重兵,崔相爷信任的也只有我们了。”蒋大人对他叮嘱,“你此次带兵前去,一部分护送安康山回京,一部分护送两位大人去范阳,范阳那边也是龙潭虎穴啊。”

          朝廷的官员不以为然,但?#26434;?#20182;们这些官将来说,范阳那边的动静很是让人心惊胆?#21073;?#34429;然自从推行节度使以来,各地的卫兵已经基本都被掌握在节度使手中,但私兵的程度不同,最深不可测的一个是仗着皇帝宠信的范阳安康?#21073;?#19968;个则是天高皇帝远蜀道难的剑南道。

          说到剑南道蒋大人也对项南打趣?#22919;洹?br />
          “虽然大家都笑你的小舅子是娃娃节度使,剑南道养兵真的很有手段。”他又诚恳叮嘱,“能学一二必然受益,你聪慧机敏又一身好功夫,以后更是?#24052;?#26080;量?#30149;!?br />
          每个人都认为攀上剑南道就?#24052;?#26080;量吗?离开了剑南道就一事无成吗?项南自嘲一笑,原本蒋大?#35828;?#23433;排是让他护送安康山进京,但他主动要护送朝廷的大人去范阳。

          范阳是龙潭虎穴,他闯一闯又如何?

          “啊呀那你要一年多不能回去见你的新妻子了。”蒋大人惊讶。

          听?#36842;?#20154;一般,当然,更重要的是她是剑南道的大小姐。

          “如今世道不稳,陛下险遭危难,正是用得着我等兵马的时候。”项南道,“不?#22812;几?#30343;恩。”

          做了剑南道的女婿果然不一样,蒋大人哈哈笑着同意了他的请求。

          “项统领,前方是范阳兵驻地。”有斥候疾驰而来,带来新的消息打断了项南的出神。

          项南肃容抬手对后做了几个?#36136;疲?#21407;本说笑的兵士们也立刻?#25351;?#20102;肃重,整齐了队列,通告了马车里的大人们,一行兵马如长龙向前,越过山丘便看到一片营地矗立在冰冻的大地上。

          项南站在山丘高处俯瞰。

          “范阳的兵马真不少。”他低声自言?#26434;鎩?br />
          营地?#21183;?#25307;展,兵马奔驰而出,一辆大?#24403;?#20108;十个壮仆拉着缓缓而来,一座肉山不待停稳便下车。

          两边粗壮的侍从搀扶不及,肉山跌滚在地上,散乱了衣衫发鬓很是狼狈。

          “大人们,你们终于来了。”安康山坐在地上不理仪容,放声大哭,“我的陛下?#36879;?#23064;到底怎么样了?儿臣的心要?#27492;?#20102;。”
      88赛马玩法

      <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1. 贵州11选5开奖公告 真人龙虎斗游戏机秘籍 湖北快3爱彩乐一定牛 新疆时时彩现在开奖号码 广西快乐十分出号原理 东方6十1奖金是多少 3d怎样追号选号 青海快3开奖结果今天走 曾道人特码救世报 打篮球 内蒙古福彩快三 58期家禽野兽 31远7彩票走势图 陕西快乐十分钟版型 博彩e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