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1. 迪文小说网 > 同?#35828;?#32654; > 第一侯 > 第三十六章 望宫门能解衣
          京城有很多热闹,不管是白天黑夜,但那都是繁花似锦欢声笑语。

          ?#21307;?#21422;杀,马蹄震动,马儿?#24187;?br />
          不管是平民百姓还是豪商权贵都躲在家宅里瑟瑟发抖,脚下似乎在地动,下一刻天翻地覆。

          这是京城啊,大夏的京城,怎么会突然就天翻了?

          当然也有胆子大的,一间宅院门后墙上屋顶上都有人趴伏,紧张激动又眼睛亮亮的盯着街上奔驰过的兵马,对战的兵马。

          就好像闻到了血腥的猛兽,身子绷紧,爪子探出在瓦片上门板上抓出咯吱咯吱声。

          “厚爷,我们动不动手?”有人实在忍不住低声问。

          蹲在门后恨不得把头挤出去看的中厚舔了舔嘴?#21073;骸?#36718;不到我们啊,只能看看过瘾了。”

          “咱们人手是不多,但分一杯羹不成问题。”那人不?#24066;摹?br />
          中厚盯着一个嗷嗷叫着一脚踢碎一人头颅的官兵,啧啧:“这些漠北来的兵真是跟野兽打交道太久了,不把?#35828;?#20154;看啊。”

          中厚想着在梁振家门外见过的那几个男人,没想到这么快就又见了,当初青天白日天下太平不能打架,现在可是能奉旨打架呢。

          “不能动,大小姐提前说过,让我们在京城不要动,发生?#35009;?#20107;都不动。”他咬牙按下满心的痒痒。

          有一个看起来有点阴柔的男人从房上探身半悬:“大小姐为?#35009;?#20250;这样叮嘱呢?她提前知道京城会发生?#35009;?#20107;吗?那为?#35009;?#19981;告诉我们?否则现在在京城出风头就不是这群漠北?#36947;?#20102;。”

          ?#36879;?#26159;他们剑南道。

          他倒是没想那么多,不过好像中五说过一句?#35009;矗?#20013;厚努力的想了想:“大小姐说真正的风光不在京城。”

          京城从来没有过这种风光。

          跪在宫城前的官员们面色惨白,虽然这些日子京城到处都是兵马,马蹄奔驰巡逻,地面的震动也日夜不停,这震动是在他们身边,掌控中,是他们的底气,是对?#33125;说?#23041;慑。

          但此时的震动则不同,?#21486;?#28145;,重,似乎整个京城都在颤抖。

          有浑身带血的兵士大喊大叫:“有兵马攻城。”

          ?#23454;?#30340;圣旨被全海派出的死士官兵送了出去,发往天下各处,但也仅仅如此,很快他就封锁了京城,京城附近的府道也早在掌控中,他们环绕京城,守住四面八?#21073;?#19988;不说远处的卫军赶不过来,赶过来也进不来。

          为?#35009;?#36825;才一眨眼就有兵马来了?#30475;?#24449;不可置信:“吴章呢?”

          “吴都督被杀了。”兵士喊出更吓?#35828;幕啊?br />
          吴章怎么就被杀了?#30475;?#24449;?#34892;?#19981;知道说?#35009;春茫?#36825;个精挑细选的有野心有手段的最合适的人,火刚烧起来,东风就被?#24471;?#20102;。

          “京城城墙高厚,不用担心,把兵马都调去守得住。”一个官员喊道。

          崔征面色铁青却抬手制止:“城墙高厚不用担心,让兵马先攻宫城,解救陛下当先。”

          只要攻破?#22070;?#22478;,拿下了全海,得到了陛下,不管是死是活,这些兵马就算是攻进来?#35009;?#26377;用了。

          一时间传令向四面城门去的兵马们回来,传令似乎很快,刚说了就见一方有兵马奔来。

          “啊呀不对。?#22868;?#22312;一起翘首以盼的官员们中有人大喊,伸手指着

          最前方的兵丁们在奔跑,拖着?#21486;?#36523;后有兵跑的更快,?#33125;?#34382;狼一般弹跳,三下两下就到了前?#21073;?#25163;中的刀如爪子一?#21073;?#21069;边奔跑的兵士的头就掉了

          官员口中余下的话便都变成了啊啊的惊?#23567;?br />
          街道上滚落的人头越来越多,跳跃而来的兵士也越来越多,他们或者踏着人头,或者贴着墙壁,甚至屋檐上盘踞蹲跃,一只接一只。

          城门,?#36824;?#30772;了,这么快。

          京城的城门!京城的城墙啊!大夏京城的城门,崔征第一次知道原来是这样脆弱不堪,他面色白又青,看着视线里跃起落下落下跃起的兵马,酷寒的冬日里他们乱发破袄染血狰狞,像跳骚,像蝗虫。

          到底是?#35009;?#20853;马?

          “相爷小心。”

          “保护相爷。”

          宫门前的兵马们陷入慌乱,一面迎敌一面将百官们围护。

          前方再无人头可断,这群兵马从四面的街道上汇集,原本看似杂乱无章前进后退,左摇?#37326;冢?#22914;同展开煽动的鹰翼向宫城前围拢,忽而鹰腹探出?#34903;?#29226;子,将迎过来的官兵踏倒。

          聚集在一起的官员们?#33125;?#22833;去母鸡呵护的鸡崽,发出杂乱的叫声。

          “天子脚下,天日昭昭,叛逆之贼啊。”

          其间也有尖声的叫骂,还有官员一头冲上?#21834;?br />
          “臣无能,唯有一死。”

          崔征站在其中虽?#24187;?#33394;铁青,并没有慌乱失态,当然?#35009;?#26377;冲出去迎敌,只是看着围拢的兵马。

          一部分兵马将他们围住,并没有向对待虫子一般嘴爪乱啄,一部分则到了宫门前,大旗呼?#24598;?#30340;摆动。

          “振武军,奉圣旨护驾。”

          “振武军,救驾来迟。”

          “开宫门,振武军救驾。”

          相比于整个京城的山摇地动,皇宫里海上孤岛一般安静,这里有一重重的宫殿宫门隔绝了外界的惨烈声响。

          不过站在宫城最高的塔楼上可以看到这些惨烈的场面。

          “不是河南道宣武道京城附近所有任何道的兵马?”全海白净的面皮更加白,声音尖细的问。

          前来报信的将官点头:“是振武军,漠北,朔方的振武军。”

          “为?#35009;?#26159;朔?#21073;?#26388;方那么?#21486;?#20026;?#35009;?#19981;是剑南道?”全海不信。

          他以为剑南道会是最先来到的,毕竟已经走了一些时日朔方的振武军是怎么跑出来的?是不是崔征骗他呢?让吴章的人假扮的?

          他可不信!

          “公公,看起来是真的,他们把京城的那些兵马都杀了。”将官想?#36276;?#21040;的场面,不由再次心颤。

          那些兵马在城中?#33125;?#39295;狼,又?#33125;?#24694;鬼,太可怕了。

          “振武军的武都尉在城门前,崔宰相等人河南道的兵都被他们抓住了,还举着吴章的首级。”又有人跑?#26149;啊?br />
          全海脸色变幻一刻,一咬牙:“咱家去看看。”

          在一群兵马的护卫下全海出现在宫墙上,没有探头?#26412;?#38395;到了浓烈的血腥气,再探头一看,就见看宫门外死尸横?#25314;?#23828;征等人在一片死尸血污?#33125;?#21516;待宰的羔羊,再向远处看,街道上还有奔跑的兵马,在?#25151;?#20853;马

          “开宫门。”

          全海探头还没看清城门下的人,已经有人看到他们大声?#21834;?br />
          全海的视线落在这个年轻人身上,年轻人正用一双血手将黑乱的头发束扎在?#38498;螅?#38706;出孱白的面容,面容上溅着几滴血,不显得脏污,反而红的如朱玉莹亮。

          “我是振武军武?#27426;?#22857;旨来护驾。”武?#27426;?#27809;有激动?#35009;?#26377;表忠心,看着这太监跟看脚下的死尸没?#35009;?#21306;别,?#20843;?#25377;我见陛下,谁就反贼,你们不开宫门,我就要攻城了。”

          嗬,这年轻人真是吓人,全海看左右:“你们认得他吗?”

          左右的将官们都摇头:?#25353;?#26410;见过,京城附近的兵马中没有见过这号人物。”

          “我听过这个名字,的确是振武军的。”有一个?#35828;潰?#25454;说是梁振的私生子,在振武军飞扬?#21709;琛!?br />
          梁振啊,全海心稍微放松,对陛下来说梁振比崔征这些人可信多了。

          “?#35009;此?#29983;子,梁振那么丑怎么会有这?#26149;?#30475;的儿子。”全海撇嘴,再看武?#27426;?#25196;声,“陛下由我们护着,圣旨是陛下让咱家传出去的,不过,咱家不敢信你,你要是真是护驾的,你就?#26029;录?#34915;兵器一个人进宫来。”

          这宫城里的兵马,与崔征调来的占据京城的河南道兵马不相上下,所以才形成了对峙。

          一个人?#37117;?#19981;带兵器进去,泥牛入海,翻不了天。

          武?#27426;?#27809;有说话,束扎好头发的双手顺势往下一滑,?#35946;?#25199;开甲衣,身子一甩下马,背上的长刀同时落地,他向迈?#21073;?#21448;解开棉袍,棉袍扔在地上,身上只剩下薄里衣,迈步不停,解衣不停,待站到城门前,已经是赤身裸体。

          城门上城门下的人?#34647;?#26080;声,看着日光下结实的身躯。

          “这样的?#37117;住?#22478;门上将官愕然。

          乡下人真实在。
      88赛马玩法

      <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1. 11选5赚钱技巧 辽宁35选7乐透型 mlb正品棒球帽 内蒙古时时彩平台 中超直播车 香港赛马会高手心水资料 加拿大快乐8开奖同步 pk10杀一码图解 彩经网双色球杀码定胆 内蒙古11选5前二直选 辽宁11选5购 三的太湖字谜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 内蒙古时时彩票 3d字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