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1. 迪文小说网 > 同?#35828;?#32654; > 第一侯 > 第三十四章 杀贼不可拦
          不再有高厚城墙为屏障,不再居高临下占先天之利,而是行兵列阵,正面相逢,刀对刀枪对枪,你死?#19968;睢?br />
          方二举着弓弩,重弓上撘了三箭,准备随时击落要动手的兵士。

          重重的脚步声震动?#35828;?#38754;,一队队民壮穿着铠甲握着刀枪随着令旗集结。

          毕竟是第一?#25105;罷剑?#38598;结的民壮们虽然脚步不乱,但脸上都?#34892;?#26408;然,眼中也藏不住惧怕。

          为了安抚民心,城门前的事从不隐瞒,县衙的差役们就是负责公告消息的,张小千将这边发生的事传到城里,自己就拔出?#35828;?#35201;出城?#25569;健?br />
          躲在家门后的民众不少人都奔出来,看这些集结出城的壮士,总有亲人在其中,便响起哭声。

          此一去可还能平?#19981;?#36716;?

          直到这时候大?#20063;?#24819;起他们为?#35009;?#24403;民壮,是为?#35828;?#25239;山贼土匪,但现在外边的不是山贼土匪,而是官兵,?#20154;?#20204;训练时间久的真正的官兵。

          怎么能真的打过官兵?

          “不去了,我们不去了。”人?#35946;?#21709;起不少喊声,有父母妻子跑出来拦亲人。

          虽?#24187;?#26377;民壮真的离开队列,但行进的队伍还是被打乱了,被拉住的民壮神情?#34892;?#33579;然不知所措。

          “山贼要打,乱兵也要打,我们当民壮练这么久不都是为了保护家人吗?”有苍老又沉厚的声音在街上响起。

          众人回头看到?#34892;?#26085;子没见的主簿大人不知?#35009;?#26102;候从县?#32654;?#36208;出来了。

          ?#29616;?#31807;穿着官袍带着官帽神情肃穆,自从县令不在了,他就是窦县民众心中最大的父母官,见到他,民众也突然想起来,过?#22235;?#22909;像还没有见过主簿大人,都是武少夫人?#25512;?#20182;官吏在忙碌,顿时莫名的心一慌。

          “那些人说只要官府开了城门出城解释清楚,就没事了。”有民众躲躲闪闪喊道。

          确切的说那些人说官府和武少夫人出城就没事了,随着伤亡的民壮越来越多,真实的流血死伤让不少民众心里有了抱怨以及侥幸。

          主簿大人看向说话的那边:“乱兵的话你们也信?丰城乱兵闹事的时候,官府也打开了城门还把他们请进了县衙,结果他们杀了官员们烧了县衙并没有收手,冲出去杀了无辜的丝毫没有防备的民众,兽心已起,你们谁敢保证自己是侥幸能逃出一命的人?”

          这件事民众们都知道了,乱兵如果真进城打杀,他们这些手无寸铁的怎么敢保证自己就能逃出生天,先前那些窃窃私语的都安静下来。

          “可是,他们万一不是乱兵。”又有人喊道。

          这也是民众们的疑虑,随着被围城这种猜测也越来越多。

          主簿冷笑:“我大夏的官兵是做?#35009;?#30340;?护国?#35009;瘢?#20174;来没有那一支兵马会用自己守护的百姓来做要挟!”

          民众悚然回神。

          “你们可听过官府判过的一个案子?两母争子,官府便让她们二?#35828;?#22330;夺子,谁夺到手了就是谁的,?#20389;父?#33258;拉着孩子的胳膊抢夺,听到孩子喊痛,便有一母立刻松手,谁人是真母?”主簿环视众人,不待有人回答,伸手指向城外,“此时那城外的兵马攻城不?#33579;?#23601;将百姓驱?#20808;?#29275;羊,当场宰杀做要挟,而城墙上依托城池本无忧的兵马,见到百姓被驱逐宰杀立刻下令出城相救,你们说,谁是真心呵护民众的真官兵!”

          民众寂然无声,忽的有人哭了,那些抓着亲人民壮的民众的手或者松开或者无力垂下。

          “我知道,不出城我们窦县也不会有事。”主簿大人放软了声音,“这些天你们也都看到了,我们有城?#21073;?#25105;们的民壮们又能击?#27515;?#25915;城的乱兵,他们束手无策只能叫骂。”

          是啊是啊,四周的民众们含泪点头,虽然有伤亡,但城池无忧,县里发了公告了,粮食也够吃一两个月,这些乱兵怎么会守一两个月,到时候他们就散了。

          “诸位乡亲啊,那外边受苦的也是我们的乡亲啊。”主簿含泪,“我们怎能见死不救?如果我大夏人人畏怯自保,将来?#35009;?#26377;人会来救我们。”

          “这乱兵不是只有这些人。”走过来在一旁看着的李明楼开口说道,“说是能守一两个月是韩大人按照口粮计算的,并不是说外边的乱兵攻打我们需要两个月。”

          这是?#35009;?#24847;?#21450;。?#27665;众们响起窃窃私语。

          “意思就是我们能守住一日两日三日,靠的一是城?#21073;?#20108;是勇气,如果没有了勇气,单靠城墙是守不住城池的。”李明楼说道,“我们越畏惧,外边的乱兵越士气大盛,来的人马也越来越多,而他们越盛越多,我们越畏惧,?#22681;?#19979;来会发生?#35009;矗?#25105;不敢保证。”

          “那我们要怎么做?”一个民众喊道。

          “当然是破掉对方的勇气。”李明楼道,“把他们打退打怕,让他们逃走不敢来犯,这才是真正的守城。”

          ?#27036;?#21439;的好汉们。”元吉上前,“还记得我刚来?#22791;?#20320;们说的话吗?我们能让你们杀的了山贼守护妻儿父母,现在到了检验的时刻了,乱兵已经不是兵,就如同山贼,我们不需要害怕他们,我们依旧能战胜他们,现在他们是贼,我们是兵。”

          他的身上已经穿好了铠甲,将手中的长刀举起。

          “杀贼!”

          伴着他这一声喊,列队的民壮纷纷举起兵器高呼。

          “杀贼!”

          “杀贼!”

          一声高过一声,声音越来越大,如浪滚滚。

          元吉一马当先向城门而去,张小千握着刀要跟着,却被赶到一边。

          “张小千,你不是民壮。”将官道。

          张小千大?#20445;骸?#25105;也在民壮营练过。”

          将官摇头:“这次出城的民壮都是精挑细选的。”

          意思就是他不行,张小千又急?#20013;?#24700;,列队走过的民壮们听到了大声哄笑,街上紧张忧伤悲愤的气氛被冲淡。

          “他爹,你别怕,你到时厉害点,你越怕越打不过人家。”原先想要留下亲?#35828;?#27665;众已经松开了手,?#35828;?#20102;一旁依依不舍的叮嘱。

          队伍里的民壮声音响亮:“放心吧,我不怕。”

          一队队民壮穿过街道城门,在外城墙那边平坦的空地上随着令旗列出了方队。

          李明楼再次回到城墙上,这一次主簿大人也走了?#20384;礎?br />
          “多谢大人了。”李明楼对他施礼。

          虽然她掌控了窦县,但论起安定民心,还是这位土地爷最?#34892;А?br />
          自从被围城以后,李明楼没有再关着县?#32654;?#30340;主簿等人,但他们?#35009;?#26377;出来,依旧在县?#32654;?#21917;茶下棋看书,接到消息说主簿大人带着那?#29238;?#23448;员走出来时,元吉还?#34892;?#25285;心他们要?#27809;?#29053;动?#35009;礎?br />
          没想到是来鼓舞安定人心的。

          那?#29238;?#23448;员没有跟着来城?#21073;?#24050;经散开混入县?#32654;錚?#36319;其他官吏一样忙碌去了,其他官吏?#35009;?#26377;丝毫的疑问?#25237;?#30475;两眼,就好像他们一直都在一般。

          主簿扶着城墙眯眼看向远处,越过矮围墙可以看到跪地的民众,那个被砍死的老者尸首无人理会,哭声喊声求救声不绝,在他们后边的兵马列队充耳不?#29275;?#25163;中的弓弩对准这些民众。

          “没想?#21073;?#30495;如武少夫?#22235;?#25152;说的,世道乱了。”他说道,?#25300;一?#20102;这么久了,竟然在大?#30446;?#21040;了这般场?#21834;!?br />
          李明楼道:“我倒是想这些不如我所说,只是,我说了也不算,主簿大人,你将来看到的,只会比这个更?#25671;!?br />
          内城门打开的时候,外围墙这边的安德忠兵马已经察觉?#21073;?#19968;阵骚动揣测后,看到一队兵马越过围墙走出来。

          一开始看到这些兵马齐大用嗤声,他可没有被他们身上穿的兵服吓?#21073;?#36825;些都是民壮而已。

          这是害怕终于出城认罪了吧,但兵马越来越多,还行进成阵,他的脸色变得不可置信。

          这些民壮?#35757;?#26159;要跟他对战吗?

          他们是不是疯了?

          天光已经放亮,越过围墙走出来的民壮越来越多,随着令旗,走出来的民壮?#19979;?#25955;开拉长,站在对面可以清楚?#30446;?#21040;这是一个外方内圆的阵型,这种阵型,进可攻退可守,正是野外对战的阵型。

          齐大用忽的爆发出大笑,将身边举着盾牌相护的卫兵一把推开,举起适才被箭矢击中的大刀。

          “他们要死,便让他们如愿!”他厉声高呼,再看向窦县的城池,愤怒激动让他的脸变?#38376;?#26354;,“踏着他们的死尸,将窦县鸡犬不留!”

          伴着他的一声号令,兵马齐动,地面震动,丝毫没有给窦县民壮们说话或者喘息的机会。

          ?#21543;洹!?#26041;阵内的一声号令。

          手握弓弩的民壮们?#36127;?#26159;下意识的射出了箭矢,箭矢如雨扑向来人,让最前方的乱兵跌下马。

          “快逃。”民壮们齐声高喊。

          这箭矢不是要阻止对面的袭来,而是为那些被抓的百姓求的生机,百姓们纷纷向两边逃去,能不能逃掉就看各自的运气了,努力是已经努力过了,余下的就只能看命了。

          一波箭矢过后,双方的距离已经不适合弓弩了,距离越来越近三十步二十步

          “长枪!进攻!”指挥的大旗发出号令。

          外围的盾兵闪开蹲下,手握长枪的民壮冲了出来,在冲出来的那一刻,先前的紧张畏惧全都没有了,只余下木然,脚不是自己的,是跟随旁边的同伴一起走,手不是自己的,是跟随旁边的同伴一起挥动。

          同进同退!

          同进同退!

          不死不惧!

          前方的城池隐隐可见,大路上一队官兵迎来。

          “站住!你们?#35009;?#20154;!”他们厉声高呼。?#25300;?#20196;不?#20204;?#36827;。”

          喊声被对面的马蹄声?#26538;?#35065;着兵服的人马没有丝毫的?#24597;?#36895;度,越来越近,可以看清为首的是个年轻人,寒风让他的脸更白唇更红。

          “振武军,奉旨进京。”武鸦儿喊道。

          前方的将官露出震惊的神情:“荒唐!振武军?#23545;?#28448;?#20445;?#24590;么会来这里。”

          武鸦儿身后一个兵士刷拉将军旗举起来,黑旗红纹振武二字龙飞凤舞,的确是振武军的旗帜,将官的脸色震惊?#30452;?#24187;,将手中的刀挥动:“旗帜不能说明?#35009;矗?#25343;你们的令牌来,无令不得”

          他的话没有说完,越来越近的武鸦儿抬手一扬,手中的刀飞过来,正中这将官的面门,将官一声?#21307;?#36300;下马。

          这一变故太突然,对面的官兵们躁动,武鸦儿已经到了跟前,马上俯身长手一探将长刀从?#22681;?#23448;身上拔出来,再起身刀横扫,这里的官兵顿时如?#31455;?#20498;下一片

          在他身后紧随的数百兵士恍若饿狼,他们从出现到近前再到过去速度没有半点减缓,一眨眼就冲过这群拦路的兵马,如狂风扫过冬日?#30446;?#26641;,叶落一片光?#21644;骸?br />
          ?#25300;?#40486;,我们要一直这样吗?距离京城越来越近了。”老韩喊道。

          京城天子脚下规矩大,他们真的要这样谁拦就杀谁吗?#31354;?#21487;不是在漠北啊。

          武鸦儿视线看着前?#21073;骸盎实?#24050;经有圣旨命十二卫军护驾,所以只要是询问索要命令查问的都是叛贼,当然要杀。”

          皇命最大,谁拦他谁就是叛贼,叛贼皆可杀,谁也别想拦住他,谁也休想拦住他。

          他将染血的刀插回背后的刀鞘,溢出的血染红了兵服,道:“振武军,杀贼。”

          身后随众齐声高呼,他们的声调拉长如同狼嚎,又低沉沙哑恍若?#24187;?br />
          “杀贼!”

          “杀贼!”

          (三千八,今天没有二更,不要等?#21486;?/div>
      88赛马玩法

      <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1. 体彩p5技巧 福建22选5走势 上海时时乐2码 河北福彩好运彩3开奖结果 广东十一选五012路答案 德州扑克桌子多少钱 南粤36选7开奖广东 福建11选五前三走势图 龙虎和 广西淘宝快3走势图表 北京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混合过关投注 彩客网双色球 北京快乐8可以控制吗 查看白小姐一肖一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