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1. 迪文小说网 > 同?#35828;?#32654; > 第一侯 > 第十一章 大公子磨刀
          虽然这语气很让人想立刻?#36879;?#20182;打一架,但能够在武少夫人面前将向玲打趴下更有吸引力,所有的人都等待这一天。

          消息传来有更多的人?#20384;矗?#21738;怕没有给向虬髯递挑战书,也准备到时候直接上去把向虬髯打趴下。

          比武的场地定在了军营外不远的一处荒丘上,商人和民众聚集的地方是不?#24066;?#20182;们这些人斗殴的。

          因为在军营附近并没有修建房屋,商户也不?#24066;?#26469;这里,这里被修整过,荒草简单的清除,凹凸不平的地面也简单的铺垫,坐在荒丘上一眼扫过,感觉四周都是平地,可列队可跑马可行军布阵,李明楼微微一笑。

          “好啊。”她的视线收回,看向虬髯,声音?#34892;?#19981;解,“只是这么多人,你一个人打岂不是吃亏?”

          李明楼裹在厚重的外袍下,脸也藏在大大的斗篷里,还有一个寸步不离的男人撑着黑伞投下一片阴影,没有人知道她长?#35009;?#26679;子,这幅打扮总让人觉得是沧桑的老太婆。

          但声音表?#35835;?#22905;的年纪,是个小姑娘呢。

          小姑娘在表达关心,向虬髯朗声笑,矮下身:“少夫人,比试不仅仅是一个个的对打,我向虬髯?#28909;?#26159;绝世之才,便有无数的本事,我可以与他们比刀枪剑戟,比骑马射箭,比举重大力。”

          他站起来将宝刀举起挥动。

          “这些比试,都无人能胜过我。”

          荒丘并不太大,又来了很多人,除了?#26149;?#21521;虬髯打架的,窦县很多民众也都来了,这可是聚众打架啊,日常可看不到这些。

          人很多但并不嘈杂混乱,大家都看着荒丘上的武少夫人,竖着耳朵听她和向虬髯说话,听到这向虬髯的豪言,大家顿时都鼓噪,有叫骂声还有兵器敲打代替叫骂,先前的安静一扫而光,那种对战的热烈气氛也掀了起来。

          向虬髯才不在乎,将自己华丽的外袍脱下,露出**的?#20185;恚?#23485;阔的肩膀,结实的肌肉在落日的余晖中?#20102;?#30528;古铜的光芒,人群中响起女子们的笑?#23567;?br />
          向虬髯?#35828;?#36339;进前方的平地上,有他自己认不清也记不住的随从将一张大弓抬过来,向虬髯轻松的抓住举在身前:“谁敢与我比射箭!”

          蹭蹭蹭的四周蹦进来十几个人,年龄不等身材不等,衣着或者华丽或者褴褛,也学着向虬髯的样子把上衣脱了,这些都是游侠儿,不管相貌如何,练武的身材都很匀称好看,四周的喊声更大了,?#40723;?#36824;没拉开,火把就都点了起来,将这边的场地照的白亮。

          早有商人安排好了一切,十几个靶子竖起,还有人请来了军营里受?#35828;?#27531;兵做裁判,每人发十只箭,向虬髯一马当先,将箭射了出去,其他人也随之动作。

          他们站着射箭,躺着射箭,骑?#24597;?#23556;箭,蒙着眼射箭,翻着跟头射箭,五花八门?#39663;阅?#20986;本事手段,不管?#35009;?#21160;作,向虬髯都跟着做,将荒丘掀起了一阵又一阵的喧闹。

          半个窦县,包括新城的人似乎都聚集在这里了。

          军营和民壮营也听到了这热闹,向虬髯的事大家也都知道了。

          “很多人都不来军营了。”

          “军营里又吃苦也得不到武少夫人赠与的珍宝。”

          对珍宝的向往是?#35828;?#26412;能,站在围栏后民壮们议论着,不时的响起你想去啊的质问,以及我是想去可是我没本事的坦然。

          “能认识到自己没本事去不了,也是本事。”

          泥瓦匠等一群军官也在后边看热闹,并没有斥责大家。

          “不过我们也并不是就不如他们。”

          这话把大家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为?#35009;矗?#25105;们的确不如啊,打架肯定打不过。”

          泥瓦匠队长道:“我们一个人打不过他们一个,四十个一百个就可以,这是武少夫人说过的话,向虬髯也承认了。”

          向虬髯的事已经传遍了,他怎么见到武少夫人,与武少夫?#35828;?#23545;话一字一句也都传开了,民壮们都知道。

          “这是以少胜多,算不得多荣耀?#20254;!?#26377;民壮喊道。

          “战场对战生死之间,要的是胜利,难道你一个人遇到山贼的时候,还要与山贼讲公平吗?”有一个队长也立刻喊道。

          那倒也是,民壮们点点头低声议论,生死之间可不论这个。

          “还有,我认为我们?#20154;?#20204;更厉害。”又一个队长说道。

          咿?#31354;?#20010;还有?#35009;?#36947;理?大家收回了视线看过来。

          “他们是为了他们自己荣耀,而我们是为了窦县的民众。”那队长挺胸仰头大声说道,“我们不是为了金银珍宝,武少夫?#35828;?#36190;誉而辛苦训练,是为了保护窦县的民众,我们?#25954;?#25343;出的不是自己的功夫,而是我们的性命,这世上还有比舍命为他人更厉害的吗?”

          “没有!”民壮们忍不住高喊,浑身发麻眼睛发直。

          他们原来从没想过自己原来这么厉害,再一想他们做的事的确是这样,至于为了吃粥吃肉喝酒舍不?#32654;?#24320;的事都被忽略了。

          队长们对大家摆摆手:“他们有他们的热闹,我们有我们的荣光,大家继续看热闹?#20254;!?br />
          民壮们便欢欢喜喜的继续看只能听到的热闹,比起先前情绪更轻?#26705;?#36824;有人靠着听猜测现在比试的是?#35009;矗?#32988;负又如何。

          队长们完成了任务?#37027;?#30340;退开了。

          泥瓦匠走到一顶营帐附近时看到几个人影,他立刻认得是那几个偷吃老鼠的?#19968;錚?#19981;过这一次他们没有偷吃老鼠,而是在列队走?#21073;?#20859;伤几日缺了训练,走不?#27809;?#26159;要受罚挨打,越来越落后在这民壮营就真的只能吃一日三餐粥了。

          不知?#35009;?#26102;候起,一日三餐粥饱腹已经不能满足大家了,当肚子吃饱了以后就想要点别的,?#28909;?#31359;上兵服,?#28909;?#25346;上甲长的腰牌,手下带着一群人来回跑,再?#28909;?#24403;了旅帅跟着淮南道来的祝大将军去城外巡查,沿途民众纷纷高呼。

          那几个人影身子一瘸一拐,但走的很认真,泥瓦匠想了想从一边绕开了没有去打扰,他并不?#20992;?#36132;能,这几个民壮虽然粗?#24120;?#20294;他能看得出来他们是真有本事,好好训?#25151;?#23450;会出头,?#22791;?#30002;长,尤其是那个叫大黑的已经当上甲长男人,泥瓦匠觉得他甚至能?#22791;?#26053;帅。

          荒丘台下,篝火和火把照耀的如同白昼,五个几乎赤身**男人凶狠的厮打在一起,忽的五个男人向外跌去,被他们围攻的向虬髯腰间只剩下一块遮羞布,抖动着肌肉站直身子发出虎啸。

          四周响起了更大的呼啸,还有无数的绢丝绢花向台上抛去,这也是商人们准备好的。

          向虬髯就披着这些绢丝绢花举着双手围着那战胜的五人转了一圈,然后向荒丘上坐着的李明楼跑去。

          李明楼拿起?#31080;?#20280;出手递过来,向虬髯在她前方跪坐双手接过,抬手浇在自?#21644;?#19978;。

          荒丘下又是一阵欢呼。

          老胡看的咽了口口水,拍武鸦儿:“大黑,这真是骄奢淫逸啊。”

          武鸦儿在人?#35946;?#25260;着?#25151;?#21069;方。
      88赛马玩法

      <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1. 辽35历史开奖 中国足彩网竞猜足球 广西好运快3开奖结果 平码二中二赔率 搜狐彩票彩吧论坛 快三最容易中奖的打法 123彩 欢乐十三水免费作弊器 梅西总进球数和场次 微信彩票电话 东方6十1走势图带连线 重庆时时彩官方开奖 彩库宝典2019 黑龙江11选五幸运开奖结果 31选7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