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1. 迪文小说网 > 同?#35828;?#32654; > 第一侯 > 第十一章 给元吉的吩咐
          左氏自然赞同丈夫,但长辈也要哄着:“刚出了事,老夫人留她们是应该的,若不然传出去也不好看。”

          “仙儿可以在家里留些日子。”李奉常道,“玉哥儿不能留,剑南道那边不能离开人,大哥不在了,玉哥儿是唯一的儿子,必须当起家。”

          让一个十岁的孩子当家是?#34892;?#33618;唐。

          “那些兵真的只认玉哥儿?”左氏压低声,“不是朝廷的兵马吗?”

          “项云是这样说的。”李奉常道,“我去了之后也能感受到。”

          李奉安是突然出事的,李家的兄弟们没能见到最后一面,不过他得以在剑南道住了一个月,以往也曾经来过,但很少逗留这么久,而且这一次作为李奉安的亲眷,亲?#36234;?#35302;到李奉安的权利日常,李奉常非常受震动。

          “这剑南道,是大哥的。”他说道。

          这话大逆不道了,左氏心惊肉跳,纵然室内只有他们夫妻二人,也忍不住左右看。

          李奉常也知道自己的话不妥,轻咳一声:“总之现在西南不稳,夷人叛?#20063;?#24179;复,剑南道至关重要,虽然年纪小,但作为大哥的儿子,玉哥儿在是能稳定人心的,至少那些生意需要主?#20197;凇!?br />
          左氏立刻打起了精神。

          李奉安几乎不回家,?#24187;?#24180;送来给李老夫人养老的钱,这养老的钱到底有多少,都被李老夫人捏在手里,儿子媳妇们?#35009;?#19981;清楚,但只看李家大宅的扩建,李老夫人大方阔气的养着家里的孩子们,?#20185;?#19979;下大大小小吃穿用度就可以猜测出数目绝对不小。

          他们一直认为李奉安大权在握得到好处敛取的财富,朝廷命官不便于做生意,李奉安也并没有让弟兄们去剑南道协助经营产业,大家只在江陵府经营着家传的产业。

          直到这一次李家兄弟亲自去了剑南道,才知道李奉安不仅手握节度使大权,还手握金山银?#21073;?#20182;掌控着剑南道的金矿盐矿以及一大批商队。

          ?#31361;?#26446;家孝敬李老夫人的不过是?#25490;?#19968;毛。

          李奉安不在了,他的财富可还在,属于他的儿子,也属于李家。

          ?#35828;?#20107;关重大,不能以孩童论之。

          左氏点头:“?#19968;?#21149;慰母亲的。”

          李奉常并不在意,李明玉是一定不能离开剑南道的,稳定人心,稳定家业是必要的,更关键的是项云提议要做的事。

          如果能成,李?#20197;?#21073;南道就能继续稳了。

          李奉常深吸一口气,有酥麻的感觉从脊背蔓延,是李家,甚至是他李奉常。

          “歇息吧。”他说道。

          大哥不在了,大房以及整个李家就由他们二房担起了,这可是重担,左氏精神抖擞的服侍李奉常歇息。

          李明玉的到来安抚了整个李家,家里的气氛变得更加平和,李明玉一天都在李老夫人身边享受着祖母的宠爱,晚饭的时候带着李老夫人送来的饭菜回到李明楼的院子。

          “好好吃饭好好养身子,别的事不用担心,这是你的家,家里有祖母叔叔们呢。”她?#32654;?#26126;玉捎话,“你想怎样就怎样。”

          李明楼回?#26149;?#27809;有见李老夫人,李老夫人在这里守了一天只能离开。

          李老夫人对待晚?#35009;?#37117;很宠溺,孙子孙女重孙女也都很亲近她,除了李明楼。

          李明楼回家住后并没有大家想象的目无尊长,她跟着姐妹们晨昏定省,只是不爱说话,也很少跟大家一起玩,在李老夫人跟前也并不撒娇,这难免显得疏离。

          疏离不像一家人,像是客人。

          不过没有人指责她。

          指责?#35009;?#26377;用啊,万一李明楼不高兴收拾东西?#22949;?#20102;。

          别的女孩子们日常出去逛街都很难,更别提离?#39029;?#36208;,但李明楼很容易,有钱有人说走就能走,而且就算李奉常知道了,也绝不会怪罪她,只会对李家的人不满。

          李老夫人早就知道儿子的脾气,表面孝道规矩?#35009;?#30340;别想压他。

          儿子养出的女儿自然也是这般。

          那就随他去。

          金桔摆好饭菜站在门外守着,屋子里姐弟二人对坐吃饭。

          李明楼还裹着头?#24120;?#21482;嘴边的遮盖松开一条便于张合吃饭,灯下看起来?#34892;?#21523;人。

          李明玉当然不会害怕,看自己的姐姐就像以前一样。

          “姐姐,我要听祖母和叔叔们的话吗?”李明玉问,今天亲近家里人是姐姐让他去做的。

          李明楼摇头:“你亲近他们,不要听他们的话。”

          亲近和听话是两回事。

          这对于十岁的李明玉来说也并不难理解:“我知道了,我继续听元吉的话。”

          这是李奉安临死前安排的,对元吉说把两个孩子托付给他,对李明楼姐弟说要听元吉的话。

          以前李明楼没想太多,现在看就很明白,李奉安信任的是元吉,不是李家的人,虽然一个是下人,一个是血?#20303;?br />
          李明楼握着筷子,她应该相信父亲,但又?#34892;?#33579;然,她嫁去太原府也是父亲的安排,然而她和弟弟死在了项氏手里。

          父亲看错了项氏,那元吉呢?

          不能判断他是不是真的可信任,因为他死的太早了,或者这也是为?#35009;?#20182;会早死?

          元吉的死太突然也太意外。

          李明楼坐直了身子喊了声金桔。

          金桔立刻推门进来了。

          “去把元吉叫来。”李明楼吩咐她。

          虽然内外院有别,但金桔没有受到阻拦,元吉很快就被带过来了。

          金桔让元吉停在阶下,刚要进去请示,李明楼在内说让元吉进来。

          这可是除了李明玉外,李明楼见的第一个外人,不过,?#38750;?#30340;说,元吉才是李明楼的自己人,李家的人反而是外人,金桔应声是推开了门。

          元吉走进去看向坐在桌前的李明楼,没有惊慌?#35009;?#26377;悲伤神情低下头平静的等候吩咐。

          “小宝要马上回剑南道。”李明楼说道。

          李明玉?#34892;?#24778;讶,他以为今天姐姐让他亲近李家的人,是要他在李家多留一些日子。

          元吉神情更加平静,正如他所料大小姐精神很冷静,并不像今天李家上下已经传遍的,李明楼是因为害怕胆小不想去太原府惶惶跑回来的,更有李明玉对李老夫人哭,李老夫人怒骂三子,要留两个孩子在家住。

          “明日就能走。”他说道。

          李明楼看着他道:“你的手下有没有人能掌握剑南道?”

          元吉抬起头,神情微微惊?#21462;?br />
          “你如果不回去,能否做到剑南道还在掌控中?”李明楼问道。
      88赛马玩法

      <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1. 安徽十一选五来彩彩票 期六合彩特码资料 极速快乐十分钟走势图 2018牛牛精品视频在线观看 基诺开奖号码是多少 网易彩票100 篮球规则走步视频 体坛网双色球基本走势图 南粤36选7开奖记录 宁夏11选5最新开奖 2元彩票带连线走势图 双色球彩票 双色球17099期红球杀码 云南快乐10分开奖号 香港赛马会青苹果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