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1. 迪文小说网 > 同?#35828;?#32654; > 第一侯 > 第六章 相见的姐弟
          这是李明楼十年里第四次见到李明玉。

          她十三岁到太原府再?#35009;?#26377;离开,李明玉在剑南道,十年内有调遣北征西?#21073;?#21482;来太原府探望过她一次。

          那一年李明玉十七岁,距离姐弟二人分开已经过去了七年,稚童已经长成了少年郎,他是在去征战的路上,那天下着大雨,雨水冲刷着他的甲衣,少年拨开雨雾冲到了她的面前。

          李明楼看到他的第一眼不是想到了父亲,是想到?#22235;?#20146;。

          她们姐弟二人都长的像母亲。

          因为军务在身不能多停留,李明玉匆匆来匆匆去,第二次再见就是成亲。

          三年时光褪去了少年气息,年轻人是专门来送亲的,没有披甲带刀,穿着锦衣华服,肤色如同声音一般,恍若风沙打磨过的石头,粗糙又坚韧。

          “姐,你打扮的好看点,一会儿我来背你。”他露出白白的牙齿笑嘻嘻。

          她没有等到他来背自己,而是见到了他的尸体,那是她们的第三次见面。

          她没想到第四次见面这么快。

          李明楼伸手捧住李明玉的脸,借着廊下的灯仔细看。

          “小宝。”她唤他的小名。

          李家的人都称呼李明玉为玉哥儿,不过她给他起的小名是小宝,李明玉不足月难产,生下来大老鼠一般,她是看着这个大老鼠一点点长大的,在两地分隔的十年,他们虽然不能见面,书信却是月月往来,互相是对方最亲的人。

          她看着他长大,又看着他死去,真是令人心痛。

          李明玉没有感受到姐姐的悲痛欢喜,被捧着脸抬起?#20998;?#21518;,稚童露出惊讶的神情。

          “姐姐!你怎么了?”他喊道。

          他知道李明楼半路失踪?#36879;下?#22868;来,路上消息不断传递,李明楼踏入家门后的状况还没来得及送到他手上,人已经赶到了。

          抬头看到眼前包括头脸都包裹住的人李明玉吓坏了。

          “我没事。”李明楼忙按住他的肩头,柔声说道,“你不要怕。”

          这样子怎么叫没事?骗小孩子也骗不了。

          李明玉瞪着眼看着她,却没有继续质问,他知道李明楼在说谎,但相信她有这样做的理由。

          多么聪慧的孩子,这么聪慧的孩子不该那样死去。

          李明楼扶住他的肩头:“是有一点事,但现在没事,?#19968;?#24819;办法解决。”

          李明玉点点头,李明楼牵着他的手进了屋子,唤来金桔。

          金桔进来点亮灯,解下李明玉的披风,给他?#27515;次?#28909;的茶水,李明玉双手捧着一口气喝完了。

          虽然路上被照顾的很好,但日夜不停疾行对于一个十岁的孩子来说还是很艰难,解下披风坐在灯下可以看到他憔悴的面容,眼中残留惊慌,就像一只刚从狼?#35946;?#36867;出来的羊羔。

          已经见到了亲人,夜色已深,明天也很快就要来?#21073;?#36825;时候应该让他去安心的舒服的睡一觉,有话明天睡醒了再说。

          如果是十三岁的李明楼会这样做,二十三岁的李明楼不会,因为明天并不是一定会来。

          金桔将茶水放在桌子上退出去关上门,站在院子里守着。

          “谁送你回来的?”李明楼问道。

          李明玉在椅子上坐直身子:“元吉告诉我姐姐出事的,项叔叔立刻让?#19968;?#26469;,三叔一起陪?#19968;?#26469;了。”

          元吉,李明楼记得他,但并没有太多来往,毕竟有父亲在不需要她做任何事。

          李明楼默然片刻,收回思绪,元吉是父亲最得力的助手亲信,父亲临终前将他们姐弟托付与他。

          是托付而不是吩咐。

          ?#19978;?#20182;死的很早,今年年底还是明年年初?当时李明玉在信里详细说了这件事,表达了伤心和不安。

          熟悉的人离世总是让人不安,李明楼为了安慰他将跟着自己的三个亲信送回了剑南道。

          然后这件事就过去了,经历过最熟悉最亲的父亲离世,对于李明楼来说其他人的离开没有?#35009;?#19981;能接受。

          但现在再看,感觉就不一样了,元吉这个人不一样,他的死也不一样。

          李明玉回答的简单又清楚,元吉是第一个知道消息的,不是通过李家,护送她的兵马听从他命令,父亲有兵马掌握在他的手里。

          元吉没有和三叔或者谁商议,把消息直接告诉了李明玉,他只?#20384;?#26126;玉,只听从李明玉的决定。

          而且他这样做也是认为李明楼很重要,重要的人出事了,一定要告诉另一个重要的人。

          “元吉做的很好。”李明楼点点头。

          李明玉脸上浮现笑:“元吉说的没错,姐姐果然不会怪我。”

          李明楼抚摸他的头:“你担心我的生死,不顾自己的生死,你对我这?#26149;茫?#25105;怎么会怪你。”

          李明玉的行为是?#34892;?#21361;险,作为姐姐要教训他不要涉险,但是不涉险也会死。

          她们姐弟二人死就一起死,就如同得知他的死讯,她拒绝了下人的相劝逃亡,义无反顾的奔向前院。

          现在,活也要一起活。

          “项叔叔也说我这样做很好。”李明玉高兴的说道,“他听到消息就让?#19968;?#26469;,还说服了三叔。”

          李明楼的脸被黑?#21450;?#35065;遮挡,口鼻眼睛只露出缝隙,李明玉看不到她的脸,不知道她的神情,但放在他头上的?#36136;?#20102;回去。

          “不要叫他叔叔。”李明楼说道。

          李明玉抬起头看着她,眼中闪着惊讶。

          李明楼停顿一下:“要叫项大人。”

          李明玉眨了眨眼,小声道:“姐姐,你是不是不想嫁去项大人家?”不待李明楼说话,他挺直了身子,手一拍扶手,“不想嫁就不嫁咯。”

          最后的语调拉长,轻松又有趣。

          李明楼微微闭眼,有眼泪滑落打湿了脸上的黑布,李明玉这动作语气学的父亲。

          她当然不想嫁,也不会去嫁,只是

          似乎用了很大的力气,李明楼睁开眼,看着摆出大人姿态的李明玉。

          “我不想。”她说道。

          李明玉再次一拍扶手:“不嫁咯”

          这一次语调还没扬起,坐在他身旁的李明楼口中发出嘶嘶的声音,身子向一边歪去,手抬起按住肩头。

          “姐姐。”李明玉跳起来,“你怎么了?”

          哗啦声响,跳起来的李明玉撞到桌子,摆在上面的茶杯落地碎裂,门外的金桔跑了进来,看着李明玉搀扶李明楼,她?#35009;?#25600;扶住另一边。

          “我没事。”李明楼说,手按着肩头坐直身子,然后看到站在身边的两人露出惊恐的神情。

          他们的视线落在她抬起的胳膊上,袖子滑落露出肌肤,灯光下?#23562;?#30340;肌肤上一片片红色的溃?#20040;?#30446;。
      88赛马玩法

      <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1. 吉林快三表格图片 湖北11选5遗漏前三直 江苏快3预测万 香港内部透码联系人 pk10赛车群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今天 中国体育彩票足球胜平负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图 彩票开奖查询内蒙古十一选五 查一下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足彩胜负彩玩法介绍 中国福利彩票1.26 羽毛球假动作 福彩快3开奖号码 澳洲幸运十开奖软件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