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1. 迪文小说网 > 同人耽美 > 第一侯 > 第三章 家人的猜测
          项九鼎还穿着李家随从的衣衫,衣衫不知是从哪个随从身上扒下来的,不太?#20185;恚?#21448;在外?#20185;?#27809;日没夜的搜寻沾染了污迹,很是狼狈。

          养尊处优的项家九爷穿着没有丝毫的不自在,进门就冲李老夫人跪下了。

          “这都是我的错,是我们不周?#21073;?#25105;愿意到大小姐面前赔罪。”他说道。

          认错认的干脆利索,让屋子里的人都?#34892;?#24847;外。

          刚得到李明楼不见了的消息赶过去的时候,项九鼎并没有一口咬定是项氏的错,而是一头雾水表示不知道发生?#35009;?#20107;。

          ?#36824;?#29616;在来到长?#35009;?#21069;干脆的认错,态度是不错。

          李老夫人虽然还沉着脸,但要斥责的话便缓了缓。

          “项九爷,这事真是太吓人了。”她道,“仙儿的父亲刚出事,她再要有个?#20040;酰?#25105;们这些当长辈的,就没脸活了。”

          项九鼎跪在地上说声是,砰的磕了头,道:“我已经没脸了,见到老夫人叩个头,再对大小姐说声对不起,我这就回去到大伯和六叔面前领罪。”

          “九爷。”李奉常道,“还是等?#26159;?#21040;底?#35009;?#21407;因再走也不迟,就算是认罚,项老太爷和项大人也好明白。”

          左氏道:“仙儿受了伤和惊吓,暂时还不能见人。”

          这是解释留他的原因,项九鼎惊悔羞惭又感激,再次叩头:“我真是罪该万死。”

          虽然糊里糊涂不知道到?#33258;?#20040;回事,万幸人回来了,该问的都问了,该认错的也认错了,接下来就只有再等等了,事情到?#33258;?#20040;回事,只能当事人说的为准。

          现在受惊奔波劳累的人们可以暂时松口气歇息一下。

          “项九爷倒是?#24230;ぁ!?#24038;氏给洗浴过后的李奉常端茶,“可见项家对这门亲事看重。”

          李奉常接过茶喝了口,面色舒展:“项氏现在?#36824;?#26159;空有一个架子,跟我们李家?#32531;茫?#20182;们才是占了大便宜。”

          左氏点头,又皱?#36857;骸安还?#20185;儿是不是不愿意嫁到项家?”

          李奉常断然否认:“这是大哥临终前的提议,她也表明愿意的。”

          左氏道:“毕竟那么远,她年纪又小,心生胆怯悔意也是可以理解。”说完又笑了笑,?#23433;还?#35201;是真是因为如?#35828;?#20063;好办,她虽然年纪小,却是个懂事的孩子,我再好好劝劝她。”

          如果只是李明楼的原因那还真是小事,李奉常面色缓和点点头。

          ?#23433;还?#20063;不能排除其他的人暗地捣鬼。”他转动手中的茶杯,“仙儿怎么突然就心生悔意,是谁给她说了?#35009;礎!?br />
          项家是很想结亲,但项家也不是只有项南年龄适合。

          而且李明楼的亲人除了李家还有她的外祖连家,连家肯定不想李明楼跟项氏结亲。

          “连家不会吧。”左氏道,“自从大嫂去世,连家想要把次女给大哥续弦被拒后,两家就生分了,这些年来往都断了,仙儿的婚事哪里轮到他们插手。”

          李奉常冷笑:“大哥不在了。”

          父亲母亲都不在了,上头的长辈也有资格过问了。

          左氏摇头笑了笑:“是大哥不在了,不是我们李家不在了。”接过李奉常的茶杯,推他去歇息,?#36299;?#19981;要想了,人平?#19981;?#26469;了,待问过仙儿之后再做理论,就算是有人做鬼,揪出来就是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事情发生了解决就是了,不幸中的万幸是在路途中发生的,如果是到了项家再出事更麻烦。

          李奉常点点头,临去歇息前再叮嘱一句:“大哥过世,现在看似已经平稳了,但外边和家里还是暗潮汹涌,你要多注意。”

          ?#28909;?#26446;明楼去太原府的意外。

          这绝不会是意外。

          左氏道声知道了催促李奉常歇息。

          李家大宅里暂时安静下来,来往的下人们皆小心翼翼,唯恐惊扰了才受了惊吓忧思疲惫的这些人,但孩子们的所在没这么多?#24605;傘?br />
          大宅西边有单独的院落,修建的亭台楼阁小桥流水精美纤巧,炎夏午后莺声燕语萦绕其内。

          溪水边?#23601;?#20204;挽着袖子提着裙角嬉?#32602;?#21478;一边小亭子里坐着三个少女钓鱼。

          ?#36824;?#22905;们的心思并没有在水中的鱼上。

          “四叔说大小姐半路折回来是为了一对儿鸟。”李明冉坐直身子眼睛亮亮的说道。

          她是李奉常的小女儿,年纪小一些,一说话总是忍不住抬手?#28982;?#20284;乎这样就有力气,也能让别人都注意到她。

          “不是四叔说的。”倚着亭子围栏的李明琪是李奉耀的小女儿,轻声细语纠正指点,“那是祖母在讽刺四叔,反驳大小姐怎么会为了一对儿鸟跑回来。”

          “但对于大小姐来说,为了一对儿鸟跑回来也不是不可能。”盘膝坐在亭子上盯着鱼竿的是李奉景的大女儿李明华,?#26085;?#20004;人岁数都大一些,说话也大气,“房子她都能从剑南道搬过来,还有?#35009;?#20107;大惊小怪的。”

          这是李明楼的一件趣事。

          李明楼三岁时母亲连?#20185;?#20135;李明玉亡故,李奉安决定亲自照看?#20248;?#23432;孝期满后便将李明楼姐弟带去任地,一直到前年才把二人送回来。

          送回来的不仅是姐弟二人,还有随行拉了三十辆大车的家当,当这些家当卸下堆积摆放后,赫然就是一间被拆解的屋子,震惊了整个李家,也成了江陵府从未有过的稀罕事。

          拆解一间屋子多麻烦还是小事,运送过来的花费才是令人咋舌,而这么做只有一个原因,李明楼择席。

          就因为一句择席,便可?#36234;?#19968;间屋子搬过来,那为了留在家里的一对儿鹦鹉半途转回倒是显得正常。

          李明冉现在还是听?#35009;?#23601;是?#35009;?#30340;年纪,闻言点头:“我觉得大小姐就是为了一对儿鸟回来的。”

          李明华并不在意这个:“要是为了一对儿鸟倒是小事,就怕大小姐是不想嫁去项家。”

          “她不想嫁?”李明琪坐直了身子,“她为?#35009;?#19981;想嫁?项家,挺好的啊。”

          除了距离远一点,?#36824;?#23233;人就是离家,只要娘家得力,远近又有?#35009;?#35201;紧。

          李明华转过头,看到李明琪亮亮的双眼,笑了笑:“好吗?对于我们或者其他姑娘来说,是挺好的,但大小姐跟我们不一样。”

          不一样吗?李明琪现在不这么认为了,因为李明楼的爹已经死了,李明楼不是以前的李明楼了。
      88赛马玩法

      <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1. 香港正版单双中特 任选9场19074 11选5漏洞赚千万 极速6合资料走势图 中国福利彩票双色球中奖有效期 北京赛车pk拾平台 12027期大乐透开奖 浙江体彩6+1走势综合图 26选5最新开奖查询 藏宝图猜一生肖 吉林快三跨度和制图 重庆福彩幸运农场 河北二十选五开奖结果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是 14场胜负彩比赛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