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1.     楚青语脸色一白,吓得身子微微颤?#35835;?#20004;下,再也顾不上其他,连忙道:“我去……我去!”她甚至忘了自称妾身。

          不远处的丫鬟连翘也看到了这一幕,也?#38738;?#33509;寒蝉,身躯如筛糠般颤抖着,脑海里浮现一句话:知人知面不知心。

          慕祐昌看着楚青语那受惊的样子,就像是在看一个胡闹的孩子般,安抚道:“语儿,本宫看到你的脸色不太好,你早些回府吧,好好歇歇……”

          话语间,一个小內侍赶着朱轮车过来了,慕祐昌亲自搀扶楚青语上了马车,同时道:“你先回府吧。本宫还?#34892;?#20107;,今天就不回去了。”

          楚青语停顿了一下,就若无其事地进了马车。

          当马车的帘子落下时,她的脸色整个变了,眼神混乱如麻,翻动着异常复杂的情绪,忐忑,?#20081;桑?#19981;安,焦虑……

          最近的这几个月,慕祐昌对她越来越冷淡,经常外出,夜不归宿,刚开始她以为他养了外室,但很快又觉得不对,因为他的身上没有脂粉香……而且,他是?#39318;樱?#24819;要纳几个女人都行,犯不着养外室。

          楚青语心里有一个声音告诉她哪里不太对劲,这是一种女性的?#26412;酰?#35753;她的心不上不下……

          外面传来了清亮的马蹄声,楚青语忍不住挑开窗帘,朝窗外望去,慕祐昌?#20011;?#31574;马飞驰到前方二十来丈外,马蹄飞扬,渐行渐远……

          她就这么看着他,而他毫无所觉,没有回头。

          随着车夫的挥鞭声,朱轮车也开始往前驰动,慢慢地加速,规律的马蹄声与车轱辘声回荡在耳边。

          慕祐昌的身形早已看不到了,可是楚青语还呆滞地望着他离开的方向,思绪翻涌,她忍不住想到了前世,想到了成家表哥。

          上一世,表哥?#36523;?#26976;虽然有姨娘也有通房,但是大多数的时候,表哥都是陪着自己的,自己说?#35009;矗?#34920;哥也会慎重对待,而现在,她却几乎日日独守空房。

          慕祐昌的心里没有她,有的只是她这个人所代表的价值与利益。

          她是不是错了?!

          这个念头忍不住浮现在楚青语的心头,她放下了窗帘,神情怔怔,像是在发呆,又像是入?#22235;?#38556;。

          坐在她对面的连翘担忧地看着自家主子,欲?#26434;种埂?#37117;说女子嫁人是第二次投胎,无论二?#39318;?#27583;下到底如何,自家主子也不可能?#25237;首?#21644;离……

          朱轮车在马儿的?#24187;?#22768;一路飞驰,把翠微湖远远地?#33258;?#20102;后?#21073;?#26397;着京城的方向而去。

          当朱轮车从西城门进城,?#20011;?#22826;阳西斜了,京中的街道上还是那么热闹繁荣,喧哗声此起彼伏地传入马车?#23567;?br />
          连翘试探地开口道:“主子,前面就是川息街了,要不要奴婢给您去买些您最?#19981;?#21507;的金丝蜜枣?#20426;?br />
          川息街……楚青语眨了眨眼,原本恍惚的眼神又有了焦点,她挑帘朝外看去,外面的街道很是熟悉,她知道这是大宇街,就临着川息街,前世表哥回府时,时常会亲自去街上一家名?#23567;?#37329;玉满堂”的点心铺子排队,因为她最?#19981;?#36825;家铺子卖的玫瑰蜜饯。

          “停车。”楚青语下意识地脱口道,声音略显尖锐。

          赶车的小內侍吓了一跳,连忙停下了马车。

          “连翘,你去前面的‘金玉满堂’买些玫瑰蜜饯来。”楚青语吩咐道。

          “是,主子。”连翘连忙领命,匆匆地下了朱轮车。

          朱轮车停在了?#30452;擼?#36830;翘?#35805;?#30415;茶就回来了,除了玫瑰蜜饯,她还买了玫瑰花饼、玫瑰花茶和玫瑰花露。

          朱轮车就开始徐徐地沿着大宇街往前,?#36842;?#37324;的楚青语近乎急?#24515;?#20102;些玫瑰蜜饯送入口中,双目微瞠目,明明是用?#20146;?#36807;的蜜饯,可是她却觉得?#34892;?#33510;涩。

          连她自己也不知道那种苦涩是自唇舌中而来,还是自心?#20303;?br />
          她咽下嘴里的蜜饯,又端起茶杯浅啜了几口茶水,当嘴里的蜜饯余味被茶水冲散后,她又恢复了冷静,整个人又振作了起来。

          某些回忆中的味道也许不过是被?#19988;?#25152;美化罢了,前世终究是前世,她?#20011;?#27809;得选择了。

          重活一世,她一定要成为人上人,她一定要让祖父祖母让所有人……尤其是让封炎看到她楚青语决不比楚青辞差!

          “把这蜜饯丢了吧。”楚青语冷冷地说道,眼神冰冷如铁。

          ?#21834;?#36830;翘傻眼了,赶紧应声,把那个?#30333;?#29611;瑰蜜饯的匣子收了起来,她总觉地主子似乎变了……

          当下了决心后,楚青语就彻?#30528;?#19979;?#22235;?#20123;不必要的尊严,开始思量着要送?#35009;?#19996;西去?#22235;?#23478;。

          于是,次日一早,二?#39318;?#24220;的礼就送到了?#22235;?#24220;,门房惶惶,不敢收,赶紧派婆子去湛清院禀报大姑娘。

          然而,?#22235;?#32429;以?#30333;?#29238;不在,不?#30097;?#25910;”为由拒了。

          门房婆子哪里敢劝大姑娘,得了令后,就匆匆地又走了。

          当天黄昏,?#22235;?#23466;回来后,?#22235;?#32429;特意随?#22235;?#32495;一起去见了?#22235;?#23466;,把这事说了。

          “纭姐儿,这件事你做得没错。”?#22235;?#23466;满意地看着长孙女,慢悠悠地捋着胡须道,再次感慨自打长孙女掌家后,他真是少了不少麻?#24120;?#26356;省了不少心。

          ?#22235;?#32429;微微一笑,?#30333;?#29238;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22235;?#23466;抬手去端身前的茶盅,以茶盖轻轻拂去茶汤上的浮叶。

          他们?#22235;?#23478;是大?#39318;?#30340;外家,这就意味着,他们和大?#39318;?#26159;绑在一起的,?#22235;?#23478;自然要尽量避免和别的?#39318;?#26377;?#35009;?#29916;葛。

          只不过……

          “二?#39318;?#24220;为?#35009;?#20250;突然送来礼来呢?#20426;倍四?#23466;喃喃自语,近乎无声。

          饶是?#22235;?#23466;再聪明,也弄?#24187;?#30333;这其中的理由。

          ?#22235;?#32495;从?#22235;?#23466;的唇形变化隐约猜出他在疑惑?#35009;矗?#33041;海中自然而然地浮现某种妖艳绝伦的面庞,然后默默?#39740;?#24515;道:她?#35009;?#20063;不知道。

          ?#22235;?#23466;浅啜了一口热茶,自?#39318;?#31572;:“难道他是想要搅和混水……”

          ?#21834;?#36825;一次,?#22235;?#32495;一不小心就听到了?#22235;?#23466;的低语,心道:祖父,您想太多了。

          想到岑隐,?#22235;劇车?#26159;记起另一件事来,她昨天只顾着蹴鞠?#28909;?#23436;全忘了约封炎和岑隐来试听她的“鸣玉”。

          她可怜的“鸣玉”,宝琴蒙?#23613;?br />
          ?#22235;?#32495;的思绪一不小心就魂飞天外了。

          ?#22235;?#23466;没注意?#22235;劇常?#30475;着手里的茶盅眯了眯眼,自顾自地喃喃道:“他肯定不安好心。”

          ?#22235;?#32429;深以为然地微微点头。

          ?#22235;?#23466;想着慕祐昌也折腾不出?#35009;?#24186;蛾子,对这个?#20365;庖裁?#20877;纠结,无论如何,只要他们?#22235;炯也?#25509;招,饶是慕祐昌心思再多,也无从下手。

          ?#22235;?#23466;又浅啜了一口杯中的龙井茶,想起了另一件事来,话锋一转:“皇上今天在早朝后,把我叫去了御书房,说是他决定九月南巡,届时我肯定是要随驾的……”

          皇帝在位就快十七年了,一共南巡过三次,一路巡视河工海防、观民察吏、培植士子、阅兵祭陵、减免赋税……

          这是对外的说辞,朝臣其实都心知肚明皇帝南巡的目的更多的是为了游山玩水。

          ?#22235;?#23466;放下了手里的青花瓷茶盅,抬眼看向了?#22235;?#32429;?#25237;四劇常?#21448;道:“四丫头,届时你也和我一块儿去吧。”他其实也想把?#22235;?#32429;带上的,但这一府的糟心事,没有?#22235;?#32429;在,怕是真压不住。

          去哪里?#31354;?#20998;心的?#22235;?#32495;楞了一下,才?#20174;?#20102;过来,祖父的意思是说带她去江南?!

          “好啊好啊!”她双目登?#26412;?#20142;如?#27973;剑?#22905;还从来没去过江南呢,只从文字、图画以及别?#35828;目?#36848;中领略过江南风光。

          看着妹妹那兴奋的小模样,?#22235;?#32429;不由嘴角含笑,伸手揉了揉妹妹柔软的发顶,心里琢磨着,如果要去江南,那么要?#24613;?#30340;东西可不少。距离九月还有三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22235;?#23466;却是?#21152;?#28145;锁,盯着茶汤中慢慢沉下去的茶叶,心也随之一点点地沉了下去。

          皇帝南巡有利有害,甚至于害大于利,过去三下江南花?#20011;?#22823;,每一次出行都要花费四五个月,随驾官员士兵至少三千余人,还有其他用马用车?#20040;?#20197;及雇佣役夫不计其数,可?#21483;?#24072;动众,劳民伤财,三次出巡至少花费千万两白银。

          ?#30475;?#26368;为发愁的就是户部。

          愁的就是银子。

          明明开了海禁,?#25105;?#21046;进行得也很顺利,去年到今春入国库的赋税也多了,但是南境还在打仗,就是在烧银子,皇帝又要再修园林,款待赏赐那些前来朝贺的北地部族,再加上赈灾……银子花起来如流水般。

          这次去江南至少要?#24613;?#19977;百万两银子,他该怎么挪银子呢?

          ?#22235;?#23466;的眉心皱得几乎可以?#20852;?#34442;子,抬手揉了揉眉心。

          而且,江南虽然富饶,但之前三次接驾也损耗不少,更有地?#28966;?#21519;借机敲诈百?#30504;斜?#31169;囊,以致民间怨声载道。

          ?#22235;?#23466;越想越愁,今早在御书房里,他曾试探性地跟皇帝说了一句国库银子不够,皇帝立刻就不高兴了,觉得自己成天哭穷。

          哎,这两年皇帝的脾气越来越大了!

          ?#22235;?#23466;忍不住就叹了口气。

          ?#22235;?#32495;闻声朝?#22235;?#23466;望去,看?#22235;?#23466;那忧心忡忡的样子,大概也知道他在烦恼些?#35009;础?br />
          大盛国库贫瘠早不是一年半年的事了,开放海禁只是开源,不节流的话,也改变不了现状。

          ?#22235;?#32495;抿了抿?#21073;?#32819;边浮现了祖父楚老太爷对皇帝南巡的?#20848;郟?#19968;共六个字——

          作无益,害有益。

          ?#30333;?#29238;莫要太心急。”?#22235;?#32495;笑眯眯地安慰?#22235;?#23466;道,“九月时,夏?#23433;?#19981;多?#20384;?#20102;,应该可以?#36234;?#29123;眉之急。”

          恐怕还远远不?#35805; 6四?#23466;在心里算了算,就听?#22235;?#32495;语锋一转:?#30333;?#29238;,皇上南巡,岑公子应该是会留京吧?#20426;?br />
          “十有八九。”?#22235;?#23466;捋着胡须点?#35828;?#22836;,眸子?#32435;睿?#20957;重如墨。

          皇帝最近越来越多疑了,肯定不放心让任何一位?#39318;?#30417;国,所以这一?#25991;?#24033;肯定也是和之前罢朝时一样,由司礼监主政。

          ?#22235;?#32495;并不意外,勾?#21483;?#20102;,歪着螓首看着?#22235;?#23466;,“?#28909;?#22914;此,祖父不如去请教一下岑公子。”

          ?#22235;?#23466;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捋着胡须的手也停顿了下来,神色间露出一抹若有所思。

          他倒是没往这个方向想过,说不准会有意外的收获也不定。

          ?#22235;?#23466;凝重的心情稍稍松快了些。

          ?#22235;?#32495;提点了一句后,笑得更可爱了,不再说朝事,兴致勃勃地盯着?#22235;?#23466;问:?#30333;?#29238;,江南好玩吗?#20426;?br />
          ?#22235;?#23466;也曾陪着皇帝两下江南,说起江?#20384;?#22914;数家珍,说江南风光秀丽,水天一碧,说西湖“水光潋滟晴方好”,说烟雨楼台听春雨,说起?#23665;?#28216;览长江……

          ?#22235;?#32495;听得聚精会神,眸子如寒星般璀璨生辉,心里惋惜地叹了口气:去江南是好,可若不是伴驾,会更好。

          至于?#22235;?#32429;的心神早就跑?#35835;耍?#22312;心里至少给出行列了七八张单子,单子上的物品还在?#20013;?#19981;断地增加。

          皇帝九?#20081;?#21335;巡的事并不是?#35009;?#31192;密,?#30475;问?#39550;南巡,京中不少宗室勋贵和文武大臣都会伴驾出行,于是乎,京里?#20185;?#19979;下也开始?#24613;?#20102;起来。

          更有不少?#34892;?#20154;在等着,皇帝这一次会命谁来监国理政。

          六月初十,皇帝定下了九月初一出?#23567;?br />
          京中也随着这道诏书变得愈发热闹了,尤其是京中的那些铺子一个个客来客往,不少府邸都忙忙碌碌地为出行采购相应用品,那些掌柜的都赚?#38376;?#28385;钵满。

          这才短短几日,?#22235;?#32429;就?#20011;?#20026;出行?#24613;?#20102;三辆马车的东西,可是根据她列好的单子,这才是其中的一半而已。

          ?#22235;?#32495;很想说,还缺?#35009;?#30340;话,路上也可?#26376;?#30340;,可是看着姐姐兴致高昂的样子,还是没说出口。

          反正,姐姐高兴就好。

          ?#22235;?#32495;跟?#22235;?#32429;一起用了午膳后,就出门去了章府,目的当然是为了探望章?#21834;?br />
          楚氏也在府?#23567;?br />
          楚氏?#36828;四?#32495;的印象不错,觉得?#22235;?#23478;的这个小姑娘?#21283;?#28789;巧得很,知道小姑娘特意来瞧女儿,便亲自带她去了章岚的院子。

          见?#22235;?#32495;与女儿处得好,楚氏也?#34892;?#19982;她亲近,一边走,一边与她说着话:“岚姐儿也想亲自来迎你,不过她刚痊愈,不能吹风,我让她在屋子里等你。”

          “这些天可把岚姐儿闷坏了,昨天她知道你要来看她,兴奋得大半晚都没睡着。”

          “不过这些话,你可别跟她说,这丫头啊,最爱面子了。”

          楚氏笑盈盈地对着?#22235;?#32495;眨了眨眼,两人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36335;?#26377;了一个小秘密般。

          “章二夫人,您放心,我的嘴最?#24944;?#20102;。”?#22235;?#32495;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笑容璀璨。

          一瞬间,?#22235;?#32495;?#34892;?#24653;惚,感觉自己似乎回到了过去,就好像她还是楚青辞,在楚家与姑母一起说说笑笑。

          话语间,章岚的院子出现在前方。

          章岚早就知道?#22235;?#32495;到了,在堂屋里等着?#22235;?#32495;和楚氏。

          彼?#24605;?#20102;礼后,?#22235;?#32495;上下打量起章岚来,章岚看着清减了一圈,一头?#25381;?#33324;的青丝简单地挽了一个纂儿,鬓角戴着两朵碧玉珠花,身上穿了一件柳色暗纹绣玉兰褙子,下头搭配一条翠绿的百褶裙,看来优雅而不失清爽。

          章岚的脸颊光洁如玉,泛着健康的红晕,这代表着她的?#24674;⒁丫?#22909;了。

          ?#22235;劇彻?#20102;勾?#21073;?#24573;然笑意又僵住了,注意到章岚?#21494;?#39699;角的?#24674;?#19978;留下了一点?#29730;?#22823;小的?#35805;獺?br />
          ?#22235;?#32495;目光微凝地盯着那个小小的?#35805;獺?br />
          留下了?#35805;蹋?#37027;就说明这里曾被抓破过……

          ?#22235;?#32495;皱了皱眉,楚氏也注意到了?#22235;?#32495;的异状,顺着她的目光看向女儿额角的?#35805;蹋?#24448;?#30333;?#20102;两?#21073;?#25260;手往她的额角抚了抚,提议道:“岚姐儿,你还是把鬓角的头发放下来,剪个刘海,把这个?#35805;?#36974;一遮。”

          “母亲,不妨事的。”章岚不以为然地笑了笑。才这么点?#35805;?#19981;碍事的,这要是剪个刘海,那岂不是显得小孩子气了?

          章岚的心中不禁浮现自?#27627;?#30528;齐刘海的样子,越想越觉得绝对不能剪。

          ?#21834;?#26970;氏动动脚趾头,就知道女儿在想?#35009;矗?#24515;里?#34892;?#19968;?#38405;丫。?#27597;女俩的目光在半空中碰撞在一起,彼此胶着着,谁也不肯退让。

          楚氏笑眯眯地说道:“娘来帮你剪。”

          娘,你别闹了!章岚用眼神说,嘴里说的是:“母亲,父亲说了不许您?#30473;?#23376;的。”上?#25991;?#20146;拿了剪子的后果就是剪破了她自己的?#31181;浮?br />
          楚氏从容应对:“那就让?#22235;舅墓?#23064;帮你剪好了。”

          ?#21834;?#31456;?#30333;?#24052;张张合合,想要委婉推了,就听?#22235;?#32495;一唱一和地说道:“章二夫人,我的手艺很好的,上次我姐姐在皇觉寺不小心被?#30415;?#20123;头发,就是我给她剪的头发,梳的头。”

          在两双灼灼的眼眸下,章岚根本无力反抗,莫名地就在圈椅上坐下了,解开了她的发髻,由着?#22235;?#32495;在头上忙忙碌?#25285;?#20808;剪了刘海,又给她梳了个新发髻。

          当章岚看着丫鬟?#31181;?#30340;铜镜时,小脸上勉强笑着,却是掩不住其中的欲哭无泪。

          不是说?#22235;?#32495;梳得不好,她梳得太好了,自己头上的发髻是在双平髻的基础上加以改良,与青色的?#30475;?#19968;起编了一缕缕的小辫子,缠在发髻里,就像是她头上缠了绿萝似的,衬得她的娃娃脸愈发粉雕玉琢了。

          真可爱啊。?#22235;?#32495;与楚氏交换了一个心有戚戚焉的眼神。

          心满意足的楚氏借口还有内务要处理,把这屋子留给了这对可爱的小姑娘。

          章岚连忙请?#22235;?#32495;坐下,又让丫鬟奉茶,跟着郑重其事地对着?#22235;?#32495;福了福,?#34385;?#36947;:“?#22235;舅墓?#23064;,上次我身子抱恙不得已爽约,还请姑娘海涵。”

          看着可爱的小表妹?#19988;?#20570;出端庄严肃的样子,?#22235;?#32495;心里就是一阵忍俊不禁,努力地忍着笑,神情轻快地挥了挥手道:“小事一桩,姑娘不必介怀。”

          ?#22235;?#32495;叹了口气,似是不经意地说着:?#30333;?#36817;出痘的人可真多,之前蹴鞠?#28909;?#23601;因为锦绣县主的表?#32654;?#22993;娘出痘而?#24736;?#20102;一次。”

          “我上次跟你说过,我四月时也出痘了,那时候可难受了,我姐姐担心得不得了,一直守在我榻边,跟着我瘦了一圈。姐姐说,?#20848;?#26159;她带我去戏班看戏时染上的。”

          说着,?#22235;?#32495;好奇地凑过去问章岚:“章五姑娘,你可是在女学染上的?#20426;?br />
          ?#22235;?#32495;问了,章岚就想了想,“不是女学,五月下旬女学休沐……?#24444;?#31639;日子,她应该是在五月二十日左右染的?#24674;ⅲ?#32780;且,?#32728;?#25105;从?#22235;炯一?#26469;后就没再外出了。”

          五月十九日,她是直接从?#22235;炯一?#30340;家,中途没去别的地?#21073;?#20063;就是说,她很有可能是在家里染上水痘的。

          章岚不禁眉头一动,她是聪明人,立刻就想起了一件事来。

          五月二十日,她接到了?#22235;?#32495;派?#35828;?#26469;的帖子,当晚,针线房送来了?#36718;?#22909;的中衣,让她试试尺寸,针线房的?#22791;?#23376;看起来还很急的样子,她就试了。

          那身中衣大小正合适,那?#22791;?#23376;留下中衣就退下了……

          想到某种可能性,章岚瞳孔微缩,握了握拳,努力冷静了下来,把疑惑暂时压下。

          ?#22235;?#32495;一直在留意章岚脸上的细微变化,见她神情中似是想起?#35009;此?#30340;,?#22235;?#32495;也就没再继续出痘这个话题,改而说起了蹴鞠。

          “章五姑娘,你?#32728;?#27809;能去看蹴鞠?#28909;?#25105;特意买了一个皮鞠?#36879;?#20320;。”?#22235;?#32495;抬手做了个?#36136;疲?#30887;蝉立刻把手里红漆木匣子打开了,匣子里装的是一个桃粉色的皮鞠,颜色粉嫩鲜亮得很。

          章岚还记得那日她去?#22235;?#24220;,?#22235;?#32495;的屋子里堆着一大堆小孩子的玩具,彼时,?#22235;?#32495;还美滋滋地说:?#21834;?#36825;些都是哥哥姐姐为了哄我开心送我的……”

          所以说——

          ?#22235;?#32495;是觉得她是姐姐?!

          想到这一点,章岚的小脸就变得无比的纠结,很想告诉?#22235;?#32495;自己都十四岁了,而?#22235;?#32495;才十二岁而已!

          她们两个,要是论起序齿来,姐姐当然是自?#28023;?br />
          ?#22235;?#32495;看着章岚那张?#36335;?#20250;说话的眼睛,笑得更?#29420;郑?#22905;的小表妹可真是可爱!

          她只作不知,抬?#36136;?#24847;碧蝉把那个皮鞠送到章岚的跟前。

          章岚迟疑地把?#32728;?#31881;色的皮鞠拿在手里,她在?#22235;?#23478;见过小狐狸玩皮鞠,小狐狸身子小归小,玩起皮?#20384;矗?#28789;活极了,想着章岚有几分跃跃欲试,可又觉得和小狐狸一起蹴鞠好像似乎可能不太端庄……

          章岚的小脸更纠结了。

          “章五姑娘,下?#25991;?#21435;我那里的时候,我们和团子一起玩蹴鞠好不好?#20426;倍四?#32495;笑眯眯地说道,“我姐姐还给小八亲?#30452;?#20102;一个藤球,在藤球里放了铃铛,小八每天玩得可开心了!”

          听?#22235;?#32495;说起这番情景,章岚顿时露出向往之色,原本的纠结瞬间就忘得一干二净,连忙点头道:“好啊。”她笑得樱唇弯如上弦月般。

          只是这么看着小表妹可爱的面庞,?#22235;?#32495;就觉得心情畅快,笑得欢快,银铃般的笑声回荡在屋子里。

          六月盛?#27169;?#22825;气正是炎热,屋子里放着一个冰盆,其中一扇窗户敞开了半扇透气,?#32423;?#26377;暖风徐徐地飘进来,夹杂着花木特有的清香。

          气氛?#33821;?#38386;?#30465;?br />
          ?#22235;?#32495;在屋子里呆了半个多时?#21073;?#26041;才告辞,又让章岚好好去歇个午觉。

          章岚派人送走了?#22235;劇常?#20043;后,她让人把母亲楚氏叫了过来,自己则取出?#22235;?#20214;上月新送来的中衣。
      88赛马玩法

      <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1. 湖北快三走势图 下截北京十一选五开奖 新疆十一选五中奖规则 澳洲幸运5直播天天计划 今日云南十一选五预测专家 博彩网 体彩4场进球怎么买 赌场英文 走势图排列5 六合彩固定公式规律 捷报足球比分网即时比分 高频彩导航 电子游艺开户送金币 体彩p5跨度走势图带连线图表 qq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