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1. 迪文小说 > 武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二百九十八章 传缴而定
          道观

          处于一个小山丘上,带着幽静,附近的人有时会上香,门前种着数颗大树,随着春天的到来而新叶繁茂,登岗眺望,十里尽收眼底。

          此时雨天?#31456;?#19979;,时不时听着春雷响起,围墙青砖上长着不少的青苔和草,一缕暗光照入,一个小姑娘在入静中缓?#21644;?#20986;,只觉神清目明,不过她并没有欢喜之色。

          齐爱果睁开了眼睛,喃喃:“到了第十重,修行越来越慢了,师父费尽心思给我创造条件,也效果不大。”

          “师父说只有福地洞天才有灵气,现在我们转化的只是人体内产生,只是我最近感觉,空气有了一股灵气?”

          ?#26263;?#26159;这灵气似乎吸取不了,而且给我的感觉不好。”齐爱果眼中疑惑,不知道为?#35009;?#27985;身打了一个冷颤。

          ?#26263;危 ?#23627;檐有水滴在瓦片上汇聚落下,打在青石板,外面凉风带着水汽吹进了房间之?#23567;?br />
          “第十重了,我马上就可以开天门了,?#36879;仙?#37027;恶贼的境界了。”齐爱果略略透了一口气,只是一想到这恶贼,眼中已有了泪水,又出现了自己在草丛瑟瑟抖,母亲被倭寇所杀,还有父亲为裴子云所杀一刻。

          齐爱果到窗前,忍着突然涌来的悲伤,眼泪就要掉下来,这时手上的响铃响起,齐爱果一惊,取剑暗中观察。

          响铃上灵光闪过,化成了人影,齐爱果顿?#26412;退?#20102;口气:“师父!”

          对面的老道人见了齐爱果,就带着慈祥的笑意:“爱果,掌门答应为师要求,准许你进入璇机洞,你已十重,?#38405;?#36164;质,在璇机洞中,想必只需要半年,天门就要大开。”

          齐爱果听老道?#35828;?#35805;,先一喜,紧接略一想,就看向了师父:“师父,原本不是说不许,怎你出去一趟就许了?”

          说到这里,眼泪就掉了下来:“是不是我?#20384;?#20102;师傅,师傅为了我去执行危险的任务?”

          齐爱果眼睛红红,猜到了可能。

          老道人没有想到齐爱果这样机敏,只在蛛丝马迹之间就猜出了可能,笑着:“爱果,你这样灵慧,想必来日成就要远比为师大多了,为师真是欣慰。”

          见着齐爱果落泪,他怅怅叹着,心里酸楚:“痴儿,我只有你一个徒弟,我不为?#22235;?#20026;了谁?”

          说着老道人凝看着影象内的少女,虽简单裳裙,但眉如春?#21073;?#20856;雅恬静,肌肤欺霜赛雪,难掩丽姿,心里暗叹:“这样的丽质还罢了,虽是顶尖,也未必冒师门大不?#31119;?#27605;?#21476;?#20154;那样多。”

          “可是这进步太快了,二三年就要开天门了,这样深厚的元阴元气,要是当了鼎炉,获益就非常大。”

          “我老了,不能不为她考虑周全。”

          当下柔声说着:“不要哭了,晋升天门是关键,只要你开了天门,就是真传弟子,?#38405;?#36164;质,掌门一定会将你护住你,到时谁都不敢打你的注意。”

          “是,师父!”齐爱果说,重重点,她知道有几个师兄甚至师叔都窥探着自己的身子。

          “爱果,你立刻去找掌门,房内有师父为你准备的法器,还有我已安排了食宿,你入了璇机洞,不到一年,或开天门,谁叫也不要出来。”老道人吩咐的说着,神色很凝重。

          “师父!”齐爱果应着,担忧看着老道人。

          老道人伸手想在齐爱果的脑袋上揉了揉,?#21482;?#24794;现这仅仅是影象,叹着:“去吧,没事,这任务不是很难。”

          符影消去,老道人看着窗外远处,细雨落下,久久没有说话。

          大雨落下,暗昏色下一队队士兵穿着蓑衣冒雨前进,这时自不可能谈上军阵,但也前后?#34892;頡?br />
          一处骑兵护卫之处,裴子云也穿着蓑?#32533;?#39532;冒雨前进。

          这时一骑伏在马背上,老道控马,轻跃错开各种凹凸,?#24525;?#27877;水过来了,及到百?#21073;?#32763;身下马,靠近了,见是一个队正,身材彪悍,看上去二十五六岁,神情冷漠沉静,跪禀:“真人,前面怀柔县受到了缴文,立刻打了白旗?#30423;耍?#21439;令迎接,等待真人驾临。”

          斥候队正大声禀告,这些人人数不多,却意志坚定冰?#24598;?#37239;,善于马术。

          “好,传令下去,加前进,我们在怀柔县吃晚饭。”裴子?#21697;?#21648;,跟随的陈永也凑了上去:“真人,现在我军?#21561;剑?#23601;传缴而?#25285;?#36825;实是真人之威。”

          “这是朝廷之威。”裴子云叹着,这并不是虚言,传缴而?#25285;?#21333;靠自己一万兵?#34892;?#21193;强,但朝廷威严,只是一次大胜,立刻就显示无疑。

          怀柔县

          倾盆大雨劈啪而下,裴子云领军到了城门前,就见着城门大开,县令和守将都是伏跪在城洞下。

          县令低着脑袋,跪行几步高呼:?#30333;?#33251;惶恐,为贼人所裹挟,自是有罪,唯望天使垂怜悯。”

          县令双手举印,这将?#23454;叮?#37117;是惶恐。

          雨?#20919;?#27813;沥,不少水花溅在了面前县令脸上,看着县令这模样,裴子云笑了笑:“你们为贼人裹挟,不肯守土而死,自是有罪。”

          见着下面两人身体一颤,却没有反抗,?#20013;?#30528;:?#26263;?#20320;们能暗通朝廷,反戈内应,也算一小功,你等可戴罪立功。”

          “谢天使。”

          听?#25490;?#23376;云的话,县令眼泪流出,和雨水混和,分不清楚泪水雨水,只是重重拜了下去。

          “起来吧,我军一万,在雨中?#20185;媯?#31918;草不必你支出,但别的你却要安置。”

          这县令起身,精神抖擞:“真人放心,县内本有军营,虽一万人挤了许多,但临时住还可以安置。”

          “?#19968;?#20196;民工民妇烧水作饭,大军一入,别的下官不能,一个饭团却总有,而且湿的衣服,请交给我们,连夜浆洗了,明天只要一个好天,就能干了。”

          大军入城,骑兵直接奔向县衙,赶在了裴子云前,就内?#39063;?#26597;,等裴子云入内,一切都安排了。

          裴子云进去,见满院寂静,廊下侍立十几个亲兵,都是自己的亲兵,已经布了?#32769;擼?#20960;个侍女提着小?#23601;八?#19978;了?#20154;?#20063;蹑手蹑脚,几乎不闻声息。

          裴子云入内,见着大?#23601;?#24050;注满了?#20154;?#36825;是古代?#19995;?#30340;方?#21073;?#24403;下脱了湿衣洗了,穿新衣出来。

          雨水渐渐小了,水花在瓦片上不断滴落,落在地面。

          一个道官上前,向?#25490;?#23376;云行礼:“真人,远安郡总有七县,现在传来消息,真人传缴,立刻有五县?#30423;耍?#30495;是虎威也。”

          听到这话,裴子云踱了几?#21073;?#21629;着:“都是一郡内,相隔最多就是几天的路程,命已降的?#26102;?#21069;来会合。”

          这时县令过来:“真人,宴会已备好了,还请入宴。”

          裴子云不再说话,一挥手,径直去了。

          校尉以上都跟着,见着虽临时入住,巡哨半点不苟且,每隔十步都有亲兵?#21561;?#20267;立,不由满意,?#25191;?#20102;一处,见一个大厅和一片厢房,总有十间,都亮着灯,已经有着厨子和丫鬟忙着布菜。

          校尉按照官阶入厢房,大厅自是只有五品以上将军才能进去,叮当作响入内,县令引着安席,解说:“真人上次训示,说郡县迎接不得奢侈,下官自当从命,且县内困囤,有多余的粮草都给郡内贼兵征了,还请诸位将军谅解。”

          话是这样说,其实看上去,烤猪、回锅肉、牛肉,虽算不?#20185;?#20360;,但香气四溢勾人口涎,裴子云端坐,周围坐陈永还有将军,县令也陪坐。

          “诸位将军辛苦了,总算是救赎怀柔县与水火?#23567;!毕?#20196;敬酒。

          将军正要?#26432;?#35060;子云伸手压了一下:?#20843;?#32988;了一场,可危机还未解除,只能?#28909;?#26479;,不许多喝,谁耽误了军务,军法处置。”

          “是!”将军都应着,裴子云脸上才露出了笑意:“诸位将军大口吃肉,我们这些日子征?#21073;?#22909;久没有这样的宴了。”

          “是,真人!”只许?#28909;?#26479;,就是三杯下肚,将军们松弛起来,他们连绵征?#21073;?#24179;素就是肉干?#36879;闪福?#36830;着多日连一口适意的饭?#35009;?#24471;吃上了。

          今?#29031;?#19968;?#25302;?#35301;筹交错间人人大快朵颐,陈永酒足饭饱,就问:“真人,现在诸县纷纷响应,反戈与我们汇集,是不是攻打郡城?”

          裴子云想了想,说:“和计划一样,起兵把余下二县打下来,再集中郡城,又有着二万兵,这郡城内才七八千,老兵才几百,我真不相信还有董满这样死硬反贼抵抗到底。”

          “到时,说不定就有内应反戈,把郡交了出来。”裴子云说到这里,又吩咐的说着:“?#27809;?#26377;一段时间,先派人和郡内联?#36842;隆!?br />
          “是!?#26412;?#26377;人起身匆忙传令,就在这时,一个道人上前,面色似乎有点焦急,靠近?#35828;?#35821;。

          “?#35009;矗?#25932;将三千向保阳县移动,快?#25191;?#20445;阳县,保阳县县令请松云门弟子迁移到县里去保护?”

          裴子云皱?#36857;?#25972;个宴会顿时冷场了,?#20102;?#33391;久,裴子云一转脸对着陈永:“你节制军队,按计划把余下二县打下来,再打郡城,我去下保阳县。”

          “请真人带上精兵。?#32972;?#27704;连忙站起来说着:“真人是一军主将,这安全还是必须保证。”

          裴子云只略一思虑,摆了摆手:“不必,济北侯这时出兵保阳县,无非想要牵制我军,若我随他的心意动了,就要陷入?#27426;?#25105;带骑兵八百快进快出,杀个措手不及,也绰绰有余了。”

          裴子云说着,起身上了马奔入雨?#23567;?br />
          县令面面相觑,良久才问:“请恕下官?#24187;?#30333;,这保阳县是?#35009;?#37325;地?”

          “保阳县不是重地,但真?#35828;?#27597;亲和家族都在其?#23567;!背?#27704;回答,见宴吃的差不多了,喊着:“来人,回营去。”
      88赛马玩法

      <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1. 2011彩票走势图 开三肖中特准 双色球1月26日历史记录 辽宁11选5预测分析大师 篮球让分胜负 新疆18选7历史数据 七乐彩开奖直播 安徽十一选五软件 曾道人官方网站挂挂图 福利双色球红球技术计算 棒球发射机 中国竞彩网几窜几 河北快3走势图彩经网 中国福彩票中心 福彩3d走势图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