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1. 迪文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唐朝工科生 > 第八十五章 螃蟹相
          依旧当年“群英会”,?#19978;?#27809;有诸葛亮……

          老张内心默默地吐着槽,满堂的热闹,这时候要来了“男主角”的话,他们这帮王八蛋,那当真都是反派啊。

          一个个都是?#35009;?#29399;屁玩意儿啊。

          高坐中央的是长孙无忌,阴人无数、毫无节操。

          分隔两边而坐的,不是毫无廉耻的?#20848;?#35946;门,就是不择手段的后起之秀。

          便是靠近门口觥筹交错的,也多是凑了不知道人情,猫进来阿谀奉承的杂碎。

          里里外外,只有端盘子的那些个,还算是像个人。

          嘬了一口酒,老张正想着这满屋子居然挑不出一个好人来,却闻着一股螃蟹的油香味。

          顿时来了精神。

          不是只有海蟹才?#23567;?#40644;油蟹”,实际上河蟹中也是有万中无一的极品“黄油蟹”,把蟹壳揭开,哪怕是蟹肉里头,都是满满的油脂。

          那种红彤彤咸蛋黄打碎了洒在豆腐上的视觉冲击,最是能激发?#35828;?#21619;蕾。

          “嚯……”

          老张才不管这光景来的人打了?#35009;?#20027;意,有螃蟹吃,那其他的都可以放一旁,不急,不急啊。

          “嚯——”

          打开小小的笼屉,一只巨大的螃蟹出现在了老张的面?#21834;?#34429;然这只螃蟹还没有张德的那张老脸大,但一斤富余的份量,让张德大为兴奋。

          卧槽!螃蟹王!不!螃蟹大帝!

          蟹八件?

          我去你的吧!

          直接上手,揭开螃蟹盖,里面的汤汁还是温热的,趁热凑到嘴边把蟹壳中的汁水吸得一干二净。

          此时?#27492;?#34809;壳已经清爽,其实不然,还有一层厚厚的膏满溢填充在了蟹壳的所有凹槽?#23567;?br />
          ?#28909;?#21507;螃蟹莽一些的,直接把蟹壳敲碎,就会发现,这时候那些黄澄澄带着金黄汁水的蟹膏,其实就像是被塞到?#22235;?#20855;中开模,上面裹了一层薄薄的金褐色薄膜。

          这是一块完整?#21307;?#23454;的蟹膏,口感绵软鲜香,入口香?#37117;?#20026;浓烈,鲜头充足不说,略微咀嚼,就能发现这美味竟然会有回甘,简?#26412;?#26159;美食中的香茗,别致又不着痕迹。

          去了螃蟹鳃,头脑心脏一并揭了,这是一只大公蟹,白腻?#20504;?#26690;花猪?#36879;?#30340;绝品就夹杂在两块巨大的蟹身之间。

          老张两辈子吃这玩意就没用过工具,筷子戳?不存在的。

          张开血盆大口就是一口猛嘬,最上品的不会粘稠到让你觉得有阻塞,而是会有一种入口即化的错觉,实?#20160;?#27809;有化开,而是“啪”的一下炸裂。一颗颗一粒粒的感觉,搅合着疯狂分泌的唾?#28023;?#19968;股脑儿划过食道,进入肠胃。

          爽!

          过瘾!

          专注吃蟹的老张根本没发现不少人都在盯着他,实在是他吃蟹时候的动静,跟之前的“霸气绝伦”全然不同,画风不在一个频道上,顿时给人一?#21482;?#35806;的错觉。

          连长孙无忌都愣住了,?#20415;?#24867;地看张德居然饶有趣味地伸出舌头舔着嘴?#21073;?#28982;后无比细致地顺着螃蟹的纹理掰开蟹肉。

          蟹肉如雪,甘甜滑弹,只为这一份美味,老张就觉得不虚此行,值当了。

          长孙无忌一直以为,没?#35009;?#19996;西可以吸引张德,现在看来,大抵上错了。这张操之,终究还是有?#35828;?#21619;道,不是畜生嘛。

          坐得不远的棣州刺史王中的眼睛一亮,看老领导吃得这么专注这么开心,他心中?#34507;导?#19979;看来张公喜食螃蟹,不知海蟹如何?#22771;一?#36716;时候打听一番,若不爱海蟹,这河蟹就是难办一些,好在棣州沟渠也是清爽,少不得要养上一些。

          跟王中的联袂而来的福州刺史贺兰庆却是一愣张梁丰居然爱吃螃蟹?#31354;?#30528;实好办,福州别的没有,泥蟹硕大无匹,到时候送一些过来。

          所谓“泥蟹”,就是青蟹。和苏州的情况类似,穷苦百姓实在是没菜了,就去海边林子里掏螃蟹洞,肥大螃蟹一年到头都能挖?#21073;?#26681;本没人吃。

          青蟹较之河蟹,两只大钳子满满的都是肉,贞观朝这年月里,也就是流求岛北的庄园,才会拿青蟹当菜,而且全都是半斤以上的规模,普遍都是一斤的大货,也就是两斤的巨物,才会送到管事们的餐盘里。

          而老张非法穿越之前,在海上平台厮混的时候,普遍能吃到的,也就是三两四?#21073;?#19978;了半斤就很稀少,一斤以上的大货,连卖价都跟普通货色不在一个频道上。

          至于两斤的大青蟹,老张那会子吹牛逼,也就见文科生领导搞了一只爽爽,滚去东北之后,就再?#35009;?#26377;吃到过。

          两个国朝地方大员,内心都琢磨着该如?#38395;?#39532;屁,那些个今日前来,想要让张德“主持公道”的,居然都忘了正经事,想着到时候该怎么把螃蟹送到武汉去。

          ?#38469;?#30340;人目瞪口呆,也万万没想到张德爱吃螃蟹到这个地?#21073;?#36825;众目睽睽之下,不说觥筹交错应和一番,怎么地也要来点矜持。

          “知道南人吃螃蟹,可爱吃到这般地步的,倒是没见过。”

          侧着身子,?#22841;?#23561;小声地跟窦大档头如是说道。

          说话间,张德正咬开一只大钳子,吃螃蟹的大钳子有个窍门,活动的一边不必管,那固定不动的一边,咬一个缺口出来,这样捏住活动的一边,就能获得一只完整的蟹钳肉。

          一口塞到嘴里……枪毙自己的老婆也不心疼啊。

          “也难怪。”窦大档头小声地回了一声,“老叔,这张公又不缺金银财帛,若论权势……”

          “?#29275;?#19981;错。”

          “反是这奇珍异馐,倒是合了胃口,人之所欲,终归有上一道。”

          “现在想来,当初遂安殿下?#26434;錚?#35828;是爱吃螃蟹,本以为只是随口之语。如今观之,这爱吃二字,着实贴?#23567;!?br />
          ?#22841;?#23561;此刻虽?#24187;?#35282;还是?#34892;?#38738;肿,可如今有了个大发现,倒是让他不觉得痛,喝着杯中的?#21688;?#37202;,竟是也有滋有味起来。

          “哈,小郎,你家姑丈果然爱吃螃蟹。”

          靠近门口的座位,任希古抚掌轻笑,然后道,“小郎这几日,最好赶紧多备着一些螃蟹吧。”

          “为何?”

          王綝一脸奇怪,正美滋滋地看着自家“姑父”品尝蟹王,对任希古的话,也就是随口反问。

          “因为这螃蟹,要涨价啦。”

          “?#29275;俊?br />
          。
      88赛马玩法

      <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1. 大乐透选号图 超级大乐透后杀号技巧 云南快乐10分分布图 甘肃快三走势图一定牛百度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信息 香港六合彩十佳网站 六场半全场胜负彩开奖 哪些正规网站可以购买彩票 电脑欢乐升级段位 双色球蓝球字迷 北京赛车pk快三11选5 陕西快乐十分走势图表 欧洲快乐赛车开奖结果 中国围棋网 体彩p3天气网天机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