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1. 迪文小说 > 网游竞技 > 唐朝工科生 > 第二十八章 感慨
          “操之,老夫跟秦大郎也算投缘,不若让他跟老夫学习律令算了。”

          听说秦怀道挨了一顿好揍,孙伏伽毕竟也是给同行小哥送出一条“正义”披风的,本着“君子相交淡如水”的风格,拿个国公之子过来灌灌水,也是非常有逼格的事情。谁谁谁家儿子就是看在老夫的学术造诣,才拜入老夫门下的啊。

          《海贼法典》都被孙师兄琢磨出来了,老张心想秦怀道一时半会儿也未必放弃下海厮混,索性先接触一下业务,也不至于“厌学情绪”太高而自暴自弃。

          于是老张就同意了孙师兄的要求,然后给秦琼派了一封信过去,把事情说了一通,秦琼很快就回了消息,表示大郎你随便弄,儿子只要不死还有生育能力,一切都OK。

          很爽快,很令人满意。

          “往后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知道吗?”

          领着秦怀道给孙师兄送了礼,不算拜师,青春期的青少年要面子,来的时候跟孙师兄装逼要“征服大海”,结果大海还没看见呢,就先被人给“征服”了,这多尴尬?

          孙师兄到底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状元,双商在线,绝口不提“正义”披风洗干净了没有,只说将来学好了法律,下海才能更加技术精湛。

          被打成猪头的秦怀道只好点头唯唯,生怕被老张摁住了又是一顿?#26469;頡?br />
          “师兄,这小子,就拜托给师兄了。”

          “老夫?#32536;本?#24515;尽力。”

          作为曾经的“正义使者”,位?#23567;?#20844;卿”之一的“大?#23567;保?#23385;师兄来了武?#28023;?#32769;张?#36879;?#37197;了一个“山头”。

          闻风而动的荆楚贤才一听说曾经的大理寺卿驾?#21073;?#24515;情是非常激动的,毕竟,天天看工科狗撒欢,身心是有挫折的。

          有这么一个“山头”,拜入门下,将来武汉地方律令,还不是皆出此间?而?#21307;?#28246;传言前大理寺卿孙伏伽跟江汉观察使乃是同门师兄弟,都是拜在人形书库吴县男爵陆德明门下。

          当然了,有人说这俩不过是学习先进的弹棉花姿势,压根就没有文学造诣上的进阶,要不然怎么就没见他们两个写诗作赋装逼?

          一般人接触不到这些,但晓?#32654;?#24352;跟孙伏伽?#19978;?#30340;,都知道这一回江汉观察使府,怕不是真要大动干戈。

          当然这个“干戈”,只跟律令文牍有关,倒是和土木营造不搭界。

          心知肚明的人自然是没有声张,偷?#24471;?#25720;地给孙伏伽送上大礼,一看孙状元居然老婆都带了出来,心想这女郎是不怎?#26149;?#36865;了,但武汉胭脂水粉也是相当有名气啊,于是夫人外交再度上线。

          孙夫人原本还带着点忐忑的,来了武汉之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结果老公统一她出去参加妇女联欢晚会之后,就一发不可收?#21834;?br />
          沉迷败?#20063;?#33021;自拔……

          “这些个蛟皮包有个甚么用?你又不爱走动,还能自己背着个包不成?”

          “你懂甚么,这是上等蛟皮,是当年武汉‘杀蛟大会’的?#23596;錚?#25196;子江中一等一的‘霸主’,能得这块皮,你可知道多么来之不易?你看这里,乃是汉阳第一制皮?#23665;?#30340;烫印,这烫印也是?#35828;茫?#20320;?#19978;?#24471;,这烫印文体,乃是出自曹夫子之手!”

          孙夫人说到这里整个人都激动了,“天下第一大儒的手笔,全天下最多只有二十个这样的蛟皮包,除了入贡的十只,也就说整个在野的数量,也只有十个!”

          “十个!”

          加重了音量,孙夫人看着老公,用非常让孙状元惊恐的眼神郑重说道,“而我,就有一个!”

          ?#21834;?br />
          孙师兄想了想,自己要是有曹夫子的《音训正本》手稿,大概也会藏起来吧。千金万金都不换,?#19978;А?#27809;?#23567;?br />
          来了武汉就去拜访了人瑞曹宪,见面的时候,曹夫子还在琢磨红烧肉为?#35009;?#21487;以这么绵柔软糯入口即化,实在是太好吃了。曹夫子还感慨自己生的太早,可能死的也会太早,妈的红烧肉少吃九十多年……亏了。

          自然孙状元风中凌乱,总觉得哪里不对。

          武汉的气氛……怪怪的。

          “那这个呢?#31354;?#20010;能穿出去?”

          “你懂甚么?#31354;?#26159;穿出去的吗?#31354;?#26159;‘?#25490;?#25991;会’才有的套装,哎?#21073;?#35828;?#22235;?#20063;不懂。”孙夫人一脸的嫌弃,然后又小声道,“你猜我在文会上,看到了谁?”

          “还能有谁?武汉能有甚么?#25490;!?br />
          “啧,淮南公主和遂安公主呢。”

          “嗯?”

          孙师兄一愣,“嗯?!”

          眼珠子一鼓:“话可不能乱说!”

          “呸!我乱说甚么,这豹皮?#24471;保?#23601;是公主送我的。对了,阿郎,你觉得这两个公主……怎么会在武汉的?不是说……那个甚么去了么?”

          “老夫不知道,老夫没听说过,老夫不懂……”

          孙师兄忽然感觉怕怕的,自己这个师弟有多么疯狂,他是见识过的。当然了,可能他见识少,师弟?#35009;?#35753;他见过真正疯狂的。

          “你以后少去胡混,这些衣服饰品昂贵的厉害,老夫又不是在京城,哪能让你这般开销。”

          “又不要你出钱,你急个甚么?你那个大理寺卿当的受气,还不如找来武汉呢。”

          言罢,孙夫人又小声道,“我听公主说,江夏临江的高堤有个别墅,新修的大宅,已经落成,公主问我,是?#23567;?#23385;府’还是‘孙宅’。”

          “大宅能有多大?比京城的还大?”

          孙师兄甚是无感。

          “比京城的房子大五倍,还?#23567;?#25105;把双契都?#32654;?#20102;,你签个字摁个手印。”

          “嗯?”

          孙状元一脸懵逼,老夫在搞学术工作的时候,你个婆娘在外面到底搞了?#35009;?#39740;?

          看着老婆送来的红白双契,孙伏伽整个人都不好了。

          带着点怨气,孙伏伽跑去“学生”秦怀道那里讲课,顺口一提师弟府上公主数量的问题,然后秦怀道?#23436;读?#36215;来,到底有多少个公主,秦怀道其实还漏算了一个在江阴的,但已经让孙师兄?#34892;?#21702;嗦了。

          本以为张师弟跟公主鬼混也就有一个两个……

          “唉……”

          孙师兄一声叹息,心中?#36842;?#30528;?#32654;?#23110;还是多收几个包包多收几个物业吧,万一将来死全家,也好先留点东西传下去。
      88赛马玩法

      <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1. 吉林11选5定位走势图 贵州11选5直三遗漏数据 上海天天彩选四开奖号 1一49全年公式规律2019 天津快乐十分在哪能买 海南七星彩走势图长条 黑龙江22选5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软件 捕鱼达人破解版 11选5分析软件 极速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17175牛牛游戏 澳门博彩字谜 内蒙古时时彩专家 河北快3豹子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