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1. 迪文小说 > 武侠修真 > 神木挠不尽 > 第一章 十杀
          太玄大?#21073;?#26497;南之地,有山名炎火,方圆三百里,山顶?#19968;?#29066;熊,终年不散。www.83kxs.com

          一道流光以极快的速度自北方而来,朝一处幽深的山谷急射而去,无数或明或暗的光点紧随其后,仿佛被捅了老巢的马蜂,不要命地追击着罪魁祸首,势要将之碎尸万段!

          “唔……”破损的飞舟已经用到了尽头,还未落地便瞬间化为粉末,莫天寥结结实实地摔在?#35828;?#19978;,慌忙蜷起身子打了个滚。早已破烂不堪的玄色衣裳,顿时滚了一圈草屑泥浆。

          炎火山顶寸草不生,山腰之下,却是郁郁葱葱,周遭的群山巍峨耸立,直通云霄。此处乃是两座高山之间的峡谷,地面平坦,长满了翠绿的青草,只有谷中央生了一棵合抱粗的矮树,显得十分突兀。

          莫天寥喘了口气,朝着那棵矮树艰难地挪了挪身子,双腿使不上力气,便用双手撑着,靠着树干勉强坐直了身体。

          他已经奔逃了三十九日,周身灵宝尽皆损毁,身体也已经是强弩之末。试着运转一下筋脉中残存的真元,丹田顿时传来一阵灼痛,猛地呛出一口血来。

          作为成名已久的魔道炼器大师,莫天寥已经许久不曾这般狼狈过了。他不过是突发奇想,用了些奇异的材料炼器,没想到开炉之?#26412;?#24341;发了天象,导致整个修真界都知道煅天尊者即将练成一柄足以毁天灭地的神器。

          “喵?#20800; ?#19968;声稚嫩的叫声?#26377;?#21475;传来,破烂的玄色丝衣里探出一只白色的爪子,左右挠了挠,发?#32456;?#19981;是惯常探头的领口,而是今日?#32511;?#30340;一个破洞,顿时生气地又挠了一爪子。只听“刺啦”一声,原本只是破了个小洞的外衫,彻底裂了个大口子。

          煅天尊者最后一件随身灵宝,毁于猫爪……

          “大爷,你主人我就剩这一件蔽体的衣裳了,就不能让我死得体面点吗?#20426;?#33707;天寥抹了一?#28814;?#35282;,无奈地低头,看着那白色的毛团?#26377;?#24320;?#30446;?#23376;中钻出来,嫌弃地甩了甩沾上草屑的爪子。

          那是一只十分好看的白色小猫,如雪的毛毛里没有一点杂色,圆圆的大眼睛宛若一对浅色琉璃,美不胜收。

          小猫?#33258;?#33707;天寥胸口,静静地看了?#27492;?#21407;本英俊的面容被几道血污遮掩,对于只看皮毛光滑度的猫来说,本就只是能看的?#24120;?#39039;?#21271;?#24471;更丑了。于是直起身子,抬爪,给了他一巴掌。

          莫天寥捉住那只小爪子,亲了一口,“小爪,我……”

          “莫天寥,哪里逃!?#34987;?#26410;等一人一猫临终话别,那些“马蜂”已经到了。

          各式各样的飞剑、飞舟,载着来自不同门派的男男女女,一息之间全部聚集在山谷之?#23567;?br />
          抬手把小猫塞到身后的树洞里,莫天寥懒懒地倚在树干上,冷眼看着众人。这些人中有他的仇人、旧友、属下,有道修,有魔修,还有慈悲为怀的佛修……

          “煅天,莫再做无谓的抵抗,交出神器,我等必不再多做?#21862;!?#38738;云宗的云鹤长老捋了捋雪白的胡须,一脸正气道。

          “云鹤老儿,少在那里假?#24066;剩?#19975;鬼门?#30446;?#39592;老祖桀桀?#20013;?#30528;,抬手祭出一柄黑色小旗,“识相?#26408;?#20132;出神器,给你个痛快,否则,就叫你尝尝这噬魂幡的滋味!”

          枯骨老祖此言一出,离他近的几人?#36861;?#21518;退。

          ?#20848;?#20853;刃,大体分为六等。

          凡间利刃谓之兵器,可供修仙之人使用谓之法器,能以神魂控制谓之宝器,可以灵力温养、越阶斩杀谓之灵器,能以一损百谓之仙器。而传说中可以毁天灭地的神器,?#20004;?#26080;?#35828;?#35265;过,只除?#22235;?#22825;寥还未完全练成的那一柄。

          枯骨老祖手中的噬魂幡,就是一件接近仙器的上品灵器,据说是用一千个冤魂凝练而成,但凡被其吞噬,三魂七魄将被万千恶鬼撕扯,纵然身死也永无解脱之日。

          “噬魂幡……”莫天寥看着那灰黑?#25506;?#30340;小旗,“不过是一件废品。”

          “你说?#35009;矗俊?#26543;骨老祖一惊。

          莫天寥一只手摸在地面那虬结的树根上,指尖微动。“枯骨老儿,你可记得当年求我给你做噬魂幡的时候,都做了些?#35009;矗俊?br />
          听得此言,那枯骨老祖的脸色顿?#21271;?#24471;无比难看。

          当初莫天寥告诉他,这噬魂之物要与人神魂相合,便需要那人四十九个血亲的心头血。他杀了自己所有亲族,还凑不够数,便又杀了自己七个爱妾。熟料,莫天寥拿到那瓶鲜血,只是漫不经心地?#32654;?#30011;了个花纹,言说其实用指尖血也一样的,他只是觉得用心头血画的花更好看罢了。

          这件事,成了枯骨老祖难以逾越的心魔,以至于他的修为百年来都难得寸进。

          “如此性情乖戾之人,若是拥有神器,我修真界危已。”青云宗的长老连声嗟叹,名门正派的道修们?#36861;?#39060;首。

          魔道中人虽然不屑青云宗的论调,但也赞同这个说法,魔道一直是一盘散沙各自为尊,若莫天寥有了神器,以他那喜怒无常的性子,届时谁都别想有好日子过。

          面目?#32676;?#30340;佛修高颂佛号:“尊者,你自裁吧。”

          感觉到背后树洞里那只不停挠他的小爪子,莫天?#28909;?#19981;住露出些许笑意:“?#20848;?#20185;器不足一手之数,尔等可曾真的见过?#20426;?br />
          众人心中生出几分不好的预感,这煅天尊者被他们追杀了一个多月,因其手中的灵器无数,使得他们伤亡惨重,如今好不容易?#26408;?#23453;物将之逼到这?#22675;?#20043;中,难道还有?#35009;春?#25307;?

          果不其然,还未等众人做出?#20174;Γ?#20004;侧暗色的?#25413;?#31361;然光芒大盛,原本青葱的草地骤然变成了血红的尖刺,无数宝光自地缝中冲天而起,刹那间地动山摇!

          “来者皆是?#20572;?#22909;叫诸位看看,?#24322;?#22825;尊者的巅峰之作。”莫天寥依?#34923;?#25042;地倚在树干上,笑得云淡风轻,仿佛只是邀请众人来家里喝杯茶。

          “啊——?#21271;?#20809;所到之处,无坚不摧,瞬间将几个修士劈?#35059;?#38654;。

          “煅天,快住手!”青云宗的长老?#20174;?#36807;来,祭出飞剑快速跃至半空中,修为高的人?#36861;?#25928;仿,修为不济慢了些许的都死了个透彻。

          还未等空中的人松口气,但闻“嗡”地一声,自两侧?#25413;?#39030;端,结成了一道光幕,宛若一个巨大的锅倒扣下来,绝了所有?#35828;?#21435;路,然后,开始以不紧不慢的速度不?#40092;章!?br />
          “糟了,一旦触及那光穹,我等?#19981;帷被?#22836;看看地面上的残肢断臂,众人心中?#26408;?#24807;难以言说。

          “此物,名为十杀谷,上品仙器,十死无生。”莫天?#28909;挠行?#21619;地介绍着他的得意之作,所谓十杀,就是但凡谷中所有的一切都会杀灭,不论身份,不论修为,最后就连仙器本身?#19981;?#25439;毁殆尽,可谓同归于尽的极品好物。

          “煅天,你这个疯子!”

          “尊者饶命,我等是受人挑唆才做出?#35828;群?#28034;事的!”

          “尊者……”

          “煅天……”

          谩骂、求饶、哭叫,随着越发浓重的血舞漫天飞舞。

          莫天寥向下滑了滑,转头,将脸堵在那只有拳头大小的树洞上。这树洞,便是十杀谷唯一的生门,原是?#32654;?#25918;遗书的,如今,刚好能放下他的猫。

          亲了一口里面的毛脑袋,莫天寥小声道:“好在你我?#20004;?#36824;未签订血契,以后我不在了,你要好?#27809;?#30528;,莫教人捉了去……学着自己捉鱼吃,别因为?#24052;婢投?#32922;子……”

          絮絮叨叨的声音越来越小,早在三日前,莫天寥就已经受了致命的重伤,此刻再也撑不住,缓缓阖上了双目。

          “咪?#20426;?#30333;色的小猫抬爪拍了?#20035;?#30340;?#24120;?#24448;常那个被他推醒?#31361;?#31505;着蹭他的蠢货,却没有再凑过来,依?#23665;?#32039;闭着眼。

          天穹上的光罩越来越近,再过一会儿,这傻不拉几的?#19968;鏌不?#34987;斩?#35059;?#27819;,小猫焦急地推了推莫天寥的鼻子,见他不动,试探着凑过去,舔了一口。喂,本座已经舔你了,还敢继续装睡就要挨揍了!喂!

          期待中的?#25417;?#24182;没有到来,有的,只是越来越刺目的光芒。

          “轰!”一声巨响过后,整个山谷化为废墟,山石倾倒,寸草不生,残肢遍地,血流成河。唯有一棵光?#21644;?#30340;矮树,屹立不倒。

          以后,你就是我猫了,跟我姓……

          呦呵,这么漂亮?#35895;?#26159;个小公猫……

          又挠我,你以后就叫莫小爪,哎呦,疼疼疼……

          小爪大爷,?#26434;?#20102;,给我亲一口,哎呦,疼疼疼……

          “喵呜……喵呜……”稚嫩的声音在空旷的山谷中久久回荡,那个会厚着脸皮凑过来给他挠的人,已经不在了。
      88赛马玩法

      <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dl id="uip1w"><ins id="uip1w"><thead id="uip1w"></thead></ins></dl>

        1. 吉林快3和值走势一定牛 山东11选5杀号软件手机版本 河北快三走势图奖结果 竞彩足球计算器 福建快3走势图开奖结果 一波中特不夸张 北京pk10一天开奖时间 国际象棋小游戏 足彩进球彩预测 云南11选5开奖查询今天开奖结果 粤11选5任选5技巧视频 重庆快乐10分软件 波叔一波中特彩图网址 河北十一选五任三技巧 开心电子游艺机械